|陈敏

来源|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

 

接前文:心理咨询师 | 面对疫情,原来咨询师也会害怕

 

04

 

 

Q4: 对于疫情过后的生活变化,您有什么预见?

 

咨询师邬春华:现在有网络,比起当年的SARS,更易让人进入恐慌的状态。各种繁杂信息没有筛选地被大家吸收,而我们看到的通常又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也是我们最在乎的。但当疫情过去后,有多少人会积累经验,去学习调整自己的生活呢?如果可以从这次的过程中看到自己的需要,无论是生活还是心理,去尝试调整新的模式,那么我们就会成长。但如果疫情过后,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继续破坏自然,违背规律,那么若干年后,我们依然会受到教训。而疫情的防控,也很明确地告诉我们,规则的重要与自律的重要。那么一切过去后,是否会变得更好呢?不知。也许会更兴致勃勃地、更有执行力地、更不顾一切地去生活!

 

咨询师胡涛:疫情后的生活如何变化,这需要参考疫情期的具体情况来做一个简单的推演。首先,就我个人在疫情期间的工作经历,体会最深刻的就是焦虑障碍患者明显增加,包括急性焦虑、惊恐发作、躯体化障碍、广泛性焦虑。究其根源可能有以下几方面原因:其一、中国大众善于用躯体化的方式来处理心理压力和心理冲突,久而久之就会导致神经衰弱,逐渐发展成为抑郁症和焦虑症;二、缺乏良好的情感疏泄渠道,自古中国人就不擅长通过言语表达情绪和情感。古人主要通过礼仪、诗画、酒、茶等方式,但由于传统文化的传承不畅,国人也逐渐缺乏有效的情绪出口;三、以经济发展为核心导向的社会,势必会导致价值观的极端化和高焦虑氛围。对于物质的极端化追求,人心会逐渐远离平静,从而导致心理疾病频发。每一次惨痛的经历,人类才有机会自我反思,去关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我本人也是2003非典疫情的亲历者。疫情过后,老百姓依然会回归本来的生活节奏,继续习惯性地忽视心理健康对于我们人生的重要性。当然,大众对心理疾病虽然有了一些重视,但远远不及应有水平。虽然对于疾病的正确认识更多依赖于国家教育的大力支持,从而让老百姓从根本上提高心理健康意识,但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为自己负责才是应该有的人生态度。关于这个议题还有很多的角度值得我们去思考、讨论和探索。

 

咨询师王怀齐:这次疫情,会让我们更多地审视自己的内心。一方面,很多人久居家中与家人之间爆发出来的冲突和矛盾,会让人更深刻地体会到在关系中存在的问题,感受到彼此的情绪,甚至会发现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对方;另一方面,当人只能呆在家里时,很多社会身份不复存在,很多让人自豪或者有力量的头衔不起作用,即所谓的人格面具被脱落,只剩下原原本本的自己,大家才有机会真正面对自己,看到内心的混乱或者无助,看到自己的黑暗面。

 

(记者:老子说,浊而静之徐清,安以动之徐生。意思是水浑浊时,要使水变清,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被搅动,浑浊的水自然会徐徐澄清。面对混乱,保持从容不迫的精神状态和行为方式,会带来安定。有了安定,人们就会行动起来,慢慢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相信疫情过后,人们会逐渐回归生活正轨的,但宅居时的种种感悟会有忘掉的,也会有记得的。那些记得的一定会给各自的生活带来些许变化。)

 

 

 

05

 

Q5:您觉得这场疫情对于心理咨询行业的影响是什么?

 

咨询师雷复英:我认为没有太大的影响,不会业务暴增,也不会业务暴减。人们的忘性很大,疫情过去之后,其引起的焦虑情绪很快会消散。

 

咨询师王建玉:在疫情阶段,心理安抚是助力,不是主力,疫情之后也一样。只有在咨询师和来访者双方都理解和接纳这一部分,心理咨询才可以在广阔的生活天地里帮助到来访者重建健康心理。我认为,心理咨询行业的健康发展是未来的需要和趋势。

 

咨询师文慧:我觉得这场疫情对心理咨询行业的未来发展是好的。这次心理行业面对疫情中不同群体需要的心理援助,开展得比较有序,有系统的培训、实施和督导,不像2008年汶川地震,在没有专业指导的情况下,一窝蜂地上,反而给灾区的人民蒙上阴影,产生了很糟糕的负效应。国家卫生部的宣传、指导手册,社会新闻的采访、报道,以及心理行业的宣传、心理援助热线和公益咨询,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和接触这个行业,也知道心理咨询可以为我们的生活提供帮助。大家不用害怕和回避,而是可以更好地利用心理咨询,为个人和家庭排忧解难。

 

咨询师王怀齐:我也认同上面几位老师所说的。大家因为疫情发现了自己的内心,爆发了一些情绪问题,会让人更重视心理健康。同时,有人会认为这次疫情让人更依赖网络生活。我倒不这么看,在我认为,大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隔离,才会真正珍惜平时自由自在的生活。那种线下一起说话、一起逛街、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实体验,是那么得重要与珍贵,因为那才是生命的本真。这就像很多来访喜欢线下面对面咨询一样,那种与咨询师相处的真实感是网络无法取代的。所以我相信平淡真实的生活体验会被我们更加重视。

 

(记者:春节休假期间,不少心理咨询师都开始了线上的咨询工作,他们认为,这场疫情过后,将会有更多的人需要心理创伤的干预和修复。加缪在《鼠疫》一书的结尾写道:也许有朝一日,人们又遭厄运,或是再来上一次教训,瘟神会再度发动它的鼠群,驱使它们选中某一座幸福的城市作为它们的葬身之地。我们相信疫情终将过去,但疫情也警醒着我们,这些威胁着人类幸福的东西始终存在。面对共同的困境,我们要做的就是勇敢直面它们,一起去抗争,以顽强的勇气争取美好的生活。而在此过程中,心理咨询将必不可少,且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