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每次到售卖糖果的地方,我都会留意一下店员的模样,尤其是年轻女性。

后来我意识到,我在看那个人是不是她。

那个她,是我曾经的来访者。



几年前夏季的一天早上,我刚到工作室楼下,就接到助理的电话,问我到哪儿了,有新来访站在门口,说必须看到活的王老师才肯进去......


等我出了电梯,看到工作室门口站着助理,还有一对母女模样的人。

助理一见我就说:王老师来了。

那对母女立刻望向我,妈妈说:王老师您终于来了,我女儿说必须见到你本人再进去。

女儿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一番:您就是王老师,和照片一模一样。

母女俩和我一起进入房间。

女儿20多岁的样子,长相文静。

妈妈看上去50多岁,有点胖,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这身装扮在盛夏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落座,妈妈就急切地讲述她们为什么找我。

多年前,她和丈夫离婚,她独自养大女儿。

女儿出国留学后,原本一切顺利,但因为某件事情的刺激,导致女儿情绪失控,状态越来越糟,不得不回国治疗。

曾有大夫说女儿是焦虑症,她想给女儿找一个咨询师,女儿不愿意,想自己找老师。

第一次看到我的照片,女儿坚持要找我,于是母女俩千里迢迢来到北京。

她不厌其烦述说自己如何吃尽苦头才把女儿养大,如何辛苦赚钱送女儿出国留学,女儿各方面如何优秀、完美,是她的骄傲和全部希望。

她滔滔不绝说了半个小时,女儿几次想开口都被堵回来。

我对她说:您说的我了解了。还有15分钟,看女儿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她这才停下来,扭头朝向女儿:你想说什么?

女儿说:我想一个人咨询。

妈妈有些愕然:呃,那好吧。你可要好好跟老师讲啊。

第一次咨询结束后,妈妈跟助理说,她和女儿都很满意,想在北京租房咨询,先买100次咨询时段。

助理征求我意见时,我拒绝了。

我认为仅一次咨询,无法确定咨访关系是否匹配,建议她们先买10次咨询时段。

一些从外地来北京咨询的来访者,我一般建议他们回居住地找老师咨询,或者在北京面询后后续视频咨询。

如果在北京租房面询,对来访者和家人的工作、生活都会有影响,对咨询师也会有压力。

助理说妈妈同意了,但提出先买20次时段,我同意了。

#02


第三次咨询,女儿说妈妈租房了,租期半年。

我问会影响妈妈的工作吗,她说:可能会吧。不过我妈说了,为了我,她什么都可以做,她就是为我而活的。

我问她对此怎么看,她说:习惯了。我妈说她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也有人说我妈特别爱我,特别伟大......当然,我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我问她,妈妈伟大的具体表现是什么,为何她的感受和别人的感受不一样。

她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

父母离婚那年,她3岁,刚上幼儿园。

离异后妈妈开了一家小公司,做得比较成功,公司走上正轨后,妈妈把大量时间用来照顾她,吃穿住行全方位照顾。

从幼儿园开始,妈妈就亲自接送她上学放学,时刻陪伴在她身边,她的生活圈子就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

她说她从小就孤独,没有朋友。

小伙伴家庭条件比她家好的,妈妈不许她交往;家庭条件比她家差的,妈妈更不许她交往;甚至连家里的亲戚,妈妈也不想有太多的来往。

妈妈总对她说:世上只有妈妈最可靠。

初中的时候,她曾结交过几个好朋友,也曾相约一起玩耍,一起短途旅行。

后来好朋友开始疏远她,因为她每结交一个朋友,她妈都能找到那个朋友的电话和朋友父母的电话。

一旦找不到她,或晚回家一会儿,她妈就要挨个给朋友或朋友父母打电话,甚至会暗示对方,不要带坏自己的女儿。

越长大,她越有一种感觉,不管自己在什么地方,妈妈都能成功地潜入进去。

这令她非常恐惧,为此她逃避和别人的交往,也拒绝参加一些集体活动。

她长得漂亮,很多男生追她,每次有男生向她表白,她都吓得要死,像躲瘟神一样逃之夭夭。

她害怕男性,认为他们就像妈妈说的,又蠢又坏,一个坏男人会毁掉女人的一生。

她说:出国留学,对我就是解放,我总算到了我妈够不着的地方了。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离开中国,回学校念书。老师,您说我能回去吧?

我说:能否回去上学取决于你的状态......之前在国外发生的那件事应该很重要,你愿意讲讲吗?

她使劲摇头:我不愿意讲,不愿意讲。

我温和地说:好的,你可以不讲的。

#03


下一次咨询,她神情沮丧,情绪低落。

前一天晚上,她和妈妈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起因是妈妈要她吃药,她故意拖延了一会儿。

妈妈以为她不吃,急得当场开骂,骂得太难听了,她也回骂过去,两个人都很凶地咒骂对方。

妈妈情绪失控,把她打倒在地,揪住她的头发在地上拖。

她拼命反抗,也把妈妈拽倒在地,母女俩在地上打成一团。

后来她站起来,试图打开大门跑出去,妈妈也站起来,拼死拉住她。

母女俩一个想开门,一个想关门,混乱中,她的头差点被门夹住。

她发出一声惨叫,妈妈才停下来,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跟她道歉。

我听得有些心惊肉跳:这是第一次发生,还是过去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她说:我们经常这样。她骂我,我也骂她。她打我,我也打她。我们都习惯了。

我想象着母女俩打斗的场景,心里有些难过。



她卷起袖子:她经常掐我。您看,这儿还有印迹呢。

她的手臂上,果然有一些伤痕。

她说:我妈脾气暴躁,过去我以为是她养我的压力太大了,后来发现因为我长得像爸爸,我妈挺恨我爸的,她不准我见他。

她说:我对我妈的感情很复杂,有时很恨她,有时又觉得她可怜,除了我,她没有别的亲人,她跟我大姨、小姨也决裂了,她认为她们想贪图她的钱财,怕她们害我们,所以干脆不来往了。

我突然想到妈妈严严实实的装扮,便问她缘由。

她说:我妈有皮肤病,全身多处溃烂,出门必须穿长袖长裤,不然没法见人。

说着说着,她的声音突然变小,开始喃喃自语,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她神情呆滞,眼神发直,我心里一惊,一个念头跳出来:难道她并非焦虑症......

但她很快恢复了之前的神态,还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糖:这是我悄悄从你们这儿拿的。

我说:不用悄悄,放在外面的糖可以直接拿的。

她说:我妈不准我吃糖,她说吃糖会让人变丑。小时候我背着我妈偷吃糖,她还打过我。我喜欢国外的生活,在那里可以天天吃糖。

咨询快结束时,我问她:你现在吃的什么药呢?

她想了想:镇定情绪的药吧,名字忘了。

#04


下一次咨询时,妈妈提出先进咨询室跟我交流几分钟。

她照例裹得严严实实,神情矜持又警觉。

她说她收到女儿导师发来的邮件,询问女儿的近况,还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我问她怎么回应的。

她露出骄傲的神情:我专门跑到一个高档社区拍了照片发给他,跟他说我们条件很好,不需要什么帮助。昨天我女儿知道这件事了,跟我大吵一架,说我背着她跟导师联系。我觉得她情况有点不好,请您开导她一下。

我问女儿吃的什么药,她支支吾吾:稳定情绪的吧,我记不太清了。

女儿进入咨询室,我发现她状态确实不好。

她闷闷地说:我想回去上学。

我:嗯嗯,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愿望。

她说她一天都待不下去了,她感觉自己心里有一头巨兽,随时要跳出来毁天灭地。

我问她发生了什么。

她说昨天又跟妈妈打架了,妈妈掐了她的脖子,她咬伤了妈妈的手。

她认为自己伤害了妈妈,心里很内疚。

我看到她脖子有些发红,对她说:妈妈也伤害了你。

她点点头,突然落泪:我妈总说我是个吸血鬼,其实她才是个鬼。我走到哪儿,她都阴魂不散跟着我,她想要害死我,想要害死我......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突然眼神发直,紧盯着小桌上的笔筒,笔筒里有几支削得尖尖的铅笔。

我心头一紧,感觉她并非焦虑症那么简单,她可能有精神病性的问题。

几分钟后,她又恢复了正常的神态。跟上次一样,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那次咨询结束后,我请助理转告她妈妈,请她单独来咨询一次。

我想从妈妈那里了解真相,没想到两天后,妈妈突然给助理打电话,说发生了突发事件,她和女儿离开北京回老家了,走得匆忙,连租的房子都没来得及退。

母女俩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谜团。

我时常想起她们,也曾让助理跟妈妈联系,想和她交流一下,妈妈以太忙为由拒绝了。



#05


一个月后,女儿预约了电话咨询。

她说上次离开北京,是因为又和妈妈发生冲突,动静太大,邻居报警,110都来了。

她说:我妈差点掐死我,我也差点砍死她。

我想象着那个场面,有些不寒而栗。

她说:我不想离开北京,我妈把我骗回来的,她说我姥姥病了。我再忍忍,好在很快就要出国啦。

我问:你现在的状态,能出国吗?

她说:没问题啊。我已经开始准备手续了。

咨询结束后,我让助理联系她妈妈,请她单独咨询一次。

妈妈答应了,但始终不能确定时间。

女儿继续电话咨询。

从她的讲述里,我拼凑起她的生活状态——她在补习功课,妈妈在筹备钱、出国机票已订好,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

但我心里仍有隐隐的不安。

出国前一周,女儿预约了咨询。

我有些期待那次咨询,想再次确认她的状态。

但后来她取消了咨询,说事情太多,等到了国外再约。

#06


没想到,很快我就见到她了。

助理说她预约了我的面询,我很惊讶,因为按出国时间算,她应该在国外了。

我再三跟助理确认,助理说她的确预约了面询。

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一个人,拖着一只硕大的行李箱。

那一刻我猜到了什么,她的第一句话也证实了我的猜测:我被遣返回来了。

她说都怪飞行时间过长,让她憋得难受,烦躁不堪,在飞机上出现了一些失控的言行,引起了机组人员的注意。

下飞机后,她被带去一个小房间接受问询,有人问了她一些问题,结果她人还没出机场,就直接返回了中国。

她很委屈,又有些愤愤不平,觉得自己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

回国后,她一直跟学校联系,希望解决这件事情。

我问:你妈妈知道你回来吗?

她摇头:除了你,谁都不知道我回来了。

我惊讶:你一直一个人在北京?

她说:是的。我能照顾好自己。这次来,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说到这儿她停顿了一下,目光热切地望着我。

我鼓励她说下去。

她说:是这样的,您能否出具一份咨询报告,证明我现在完全正常。这份报告对我很重要,决定我能不能回去上学。

我看着她的眼睛,看到她眼睛里的期待和忧虑。

那一刻,我真的好想帮她。

但我还是实话实说:很抱歉,我不能为你出具完全正常的报告。我有一个建议,你先去医院做一个检查诊断。

她差点从沙发上站起来:我没有问题,为什么去医院。您一定要帮我,上不了学,我的人生就完了。

我说: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如果只是焦虑症的话,采取用药和心理咨询的方式,也许可以继续上学。我想建议你去医院做一个检查诊断,如果没事,那很好。如果真有什么问题,就积极治疗。你还年轻,及时治疗的话,效果会很好。等你状态稳定后,完全可以正常上学,正常生活。

她惊恐地看着我:您是让我去精神病院吗?不,我决不......求您了,求您帮帮我。

我说:我现在说的就是在帮你。

她眼露凶光: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很善良,所以才选了你,没想到你根本不善良。

我说:你从哪儿看出来我很善良?

她恶狠狠地说:照片上啊。当初我第一眼看到你的照片,看到你的眼睛,就觉得你很善良,所以选了你。

我说:如果你认为的善良是让我说谎,抱歉我做不到。

她站起来,作势要拉开房门,我对她说:我们还有5分钟,你先不要走。希望你能继续咨询,任何方式都可以。

她气呼呼地说:以后再说吧。

我说:能否留下你的联系电话?

她没有理我,径直拉开门,拖上行李箱,逃一般地走掉了。

我赶紧让助理联系她妈妈,助理当场打电话,没有人接。

再打,还是无人接听。

我让助理给妈妈短信留言,把女儿回国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请她速和女儿联系,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我怀疑妈妈是否出事了,助理说不可能,她妈还在朋友圈发动态呢。

这个妈妈和女儿,就这样消失不见。



#07


时间飞快,半年过去了。

某天下午,我在咨询室等一位新来访。

咨询时间到了,进来的人,竟然是她。

我万分惊讶,同时又有些开心。

她说:其实我早就想来了,只是一直犹豫。这次预约我用了另一个名字。

原来上次咨询后,她便留在了北京,找了一份卖糖果的工作(她强调说工作环境比较高档,有时还要说外语),她一个人生活,感觉很快乐。

她说:记得您曾问我,在国外上学时发生的那件事情,现在我可以讲了。

那件事情,源于一个男人对她的追求。

那个男人是她喜欢的类型,他向她表白,她答应了,两个人准备第一次正式约会。

从确定约会那天起,她就陷入了很深的纠结。

从小到大,她极少与男性接触,也从未谈过恋爱,所以非常紧张、恐惧,甚至开始失眠

室友劝她不要太当回事,反而加剧了她的恐惧。

连续多天失眠,她状态非常不好。

到了正式约会的那一天,她突然情绪失控,在房间里大吼大叫,摔砸东西,惊动了室友和房东。

后来她被送进了医院。

等她清醒过来,已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有些细节是室友告诉她的。

此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学校要求她休学治疗。

回国后,妈妈没有带她去正规医院诊断治疗,而是到处寻找中医名家,想用中药进行调理。

妈妈跟她说:你只要好好吃药就能好。

我终于理解她妈妈为何隐瞒真相了,她根本不接受女儿精神有问题的现实。

她曾说的女儿不肯吃药,原来是中药。

她说:上次见您以后,我很失望。后来想您的话也许有道理,所以上网去搜了一下,发现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有一些精神病性的问题,但只要不发作,就可以正常工作、生活。我不想去医院治疗,买了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

我正要说话,她马上说:不要问我怎么买到的。反正我已经吃上药了,状态也稳定了。

我说:这些你妈妈知道吗,你们见过面吗?

她冷笑,眼里却泛起泪光:您觉得我会见她,还会让她知道我在哪儿吗?室友告诉我,我妈早就偷偷加了她和其他同学的微信,经常通过她们了解我的情况。室友怕我生气,一直不敢告诉我。我妈太可怕了,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我说:你妈妈找不到你,会不会急坏了?

她突然笑了:我妈肯定恨死我了。出国前,我转走了她很多钱。这些钱加上我自己挣的钱,足够我在北京生活。

我问:以后还计划出国吗?

她说:如果我要出国,我妈就会找到我,我不想被她找到,不想回到过去了。我觉得北京挺好,这是座包容的城市。我在这里,谁也找不到我。

咨询结束时,我问她:能告诉我你住哪儿吗,或者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

她狡黠地一笑:不,我不会告诉你的。需要的时候,我会来找你。

我在窗口目送她的背影远去,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这一切会不会蓄谋已久。

到底我还是不忍心告诉她,她妈妈从未回复,也从未问起过她的消息。

母女俩不约而同做出了相同的选择——她逃离了妈妈,她妈妈也逃离了她。

为何父母付出一切,却把孩子养成了仇人?

有些爱就像湿棉袄,穿着沉,脱了冷。

只有“控制”而缺少“包容”的爱,对于孩子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怎样做到“爱而不伤”,是很多父母必须面对的课题。

本期德瑞姆免费课,特邀李明老师为大家带来关于家庭教育的深度解析。

立即报名

1651821923617441.jpg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