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ebp.jpg




你希望能从你的督导中收获什么?在督导的过程中,你能识别出自己最大的需要是什么吗?你对督导的短期、中期、长期目标是什么?回答这些问题非常重要,幸运的是你并不是唯一一个在思考这些问题的人。





PART 01

增强治疗联盟的重要性


2.webp.jpg



心理健康领域的许多研究都已经意识到,无论你采用哪种治疗模型,咨询师和来访者的关系都是治疗能够成功的最为重要的因素。同样的这一点也适用于督导者和被督导者之间的关系。

Keithia Wilson 和Alf Lizzio 在近期的研究中指出,大量的研究证据显示在受督者的职业能力成长阶段,督导关系对受督者有着长期的影响。(Barnett, Doll, and Younggren, 2007, and Milne and Westerman, 2001, both in Wilson & Lizzio, 2009)督导关系可以阻碍也可以促进受督者的成长。此外,我们可以看到督导关系质量本身就是一种基本干预工具,也可以促进督导方法和干预措施的使用。

作为受督者,你很可能觉察到一个信任的、合作的关系可以帮助你在督导的空间中感受到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你可以开放的谈论你的工作,提出你对自己胜任力和局限性的担忧,在你尝试自己的新技术、策略、行为方法时通常感到是被支持的。

为了尽可能恰当的识别督导中的期望、需求、目标,Wilson和Lizzio鼓励督导师和受督者共同合作回答以下四个问题,为双方制造一个有效的工作联盟的背景。

1、 我们应该追求怎样的学习目标?
2、 什么样的学习方法适合我们的督导环境?
3、 哪种类型的督导关系效果最好?
4、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怎样的督导过程?

我们依次考虑以上每一个问题。




PART 02

我们应该追求什么样的督导目标?

3.webp.jpg


当你在督导师的办公室里坐下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是会拿出一份精心准备的问题清单,还是更有可能只是“即兴发挥”,盘算着那一天你应该把时间花在什么上面?诚然,督导可能会被一个不按计划进行的治疗过程所打乱,或者引发了新手咨询师的焦虑。然而,从中期和长期的督导联盟角度来说,你最好确定你大致的总体目标,然后与你的督导师商讨一份如何解决这些目标的初始方案,以实现具体的督导效果


有些目标需要在其它目标之前实现,不同的目标需要的时间长短不同,有些目标甚至不会在督导的过程中出现,直到你的咨询能力进一步的发展才会出现。在开始工作时,你和你的督导师需要共同确定目标,然后在整个督导关系中每隔一段时间确定目标。

有哪些主题和目标是你可以选择的?如果我们回到督导的目的,即提高你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更好的将技术与理论和研究进行整合,为你的来访者提供更高质量的咨询,帮助你有更好的自我反思、自我评估、自我发展能力,可能有以下几个目标可以选择:

1、提高咨询技能
这些可以被定义为咨询师需要在咨询中所做的事情,包括提出请求、反思、角色扮演、面质到支持。这些也被成为“技术能力”,这个领域的目标可以这样表达“我在培训中了解到子人格,我有一个来访者存在内心冲突,他可能会从这个咨询技术中获益,但我没有信心使用好这个技术,你能帮我练习一下吗?这样咨询的时候我就可以使用了。”

2、个案概念化的能力
这些包括你的认知过程,有时还包括无意识的行为,比如识别来访者的关注点,辨别主要的来访者的主要议题,设计干预措施,以及计划未来的咨询。也被称为个案概念能力,这个类型的能力可以帮助你在治疗中实施干预和阐明治疗的原理。

这里的目标可以是这样的:“我知道我的许多老年来访者普遍受到新的老年护理要求的影响,但我真的不理解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理解客户的担忧,我想理解和掌握好整个问题。“当你考虑专业实践的背景、治疗关系、组织动力学时,有些能力可能属于这个范畴。但是一些作者考虑到这些对咨询师的巨大影响,将它们归为单独的一类。

3、个性化技能
这些指的是你的个人特质和你与来访者在咨询中会起到的相互作用,以及你形成治疗师身份的能力。这个范围广泛的范畴包含了许多问题,包括区分来自来访者和你自己的反应,通过对来访者和督导师非防御性的反应,以及处理你的来访者和你自己的情绪。这里可以包括自我调节的技巧:对你的行为进行自我反省并从你的经验中学习的能力。这方面的目标可以是这样的,“每当我的来访者(一对夫妇)的丈夫在咨询中讨论他的妻子在床上有多糟糕,我就会变得非常焦虑和慌张,感觉我不知道如何回应。我想弄清楚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样我才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不同的反应。”

4、职业技能
最后一个主要类别可以与其他类别重叠,但它由知识和遵守道德标准和专业标准等方面组成。此外,它还包括职业行为,如准时赴约,及时完成文书工作,保密,与来访者建立适当的关系,以及职业精神。Lizzio和Wilson(2002)还记录了角色效能、道德判断和个人发展等技能领域。

这方面的督导目标可以是这样的:“我最近发现一个同事正在进行的行为超出了我们的职业行为准则。”“我已经和同事谈过了,她否认做了任何伤害客户的事情,在其他方面她是一个优秀的治疗师。我不知道该如何进行。”(皮尔森,2004;Wilson & Lizzio, 2009年)

注意,尽管这些技能类别为思考督导目标提供了一个合理的框架目标,但这些不包括许多解决问题的技巧:例如,移情的问题或移情的并行过程,在工作场所方面的政策和程序,社会影响、政治条件给来访者问题的解决带来的影响。

即使你确定了你最希望解决的挑战,也设定了适当的目标,你还会想要知道如何能在督导中更好的实现这些目标。

4.webp.jpg

PART 03

什么样的学习方法适合我们的环境?

5.webp.jpg

Wilson和Lizzio(2009)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作为受督者,你如何才能在督导中更有效的学习,或者换句话说:什么样的督导角色最能提高你的咨询经验和个人发展?督导角色可以(应该)包括支持者、挑战者、知识扩展者和资源发现者,描述督导师角色的一个更有用的方法是将督导师描述为教师、辅导员和顾问。你将扮演何种角色——也就是说,你将采用何种学习方式——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你在咨询方面的经验有多少,你的个人学习风格,以及督导的目的。

1、督导师作为老师

   回想你经历的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的培训。你是否还记得,对于成为一名成功的治疗师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你曾有过一种敬畏感(甚至是不知所措)?在那个时候,你无疑会很高兴让你的老师给你提供信息。也许你会很高兴以一种明确的方式告诉你什么做得好,什么做得不好。当督导师就如何解决某个特定问题提供建议时,这种说教式的方法就会出现。这种由教师控制的知识传授方式通常是有益的。它强调学习者(即受督者)对指导和支持的需要(Person, 2004;Wilson & Lizzio, 2009)。

  如果你的督导师在你们的督导关系中处于这个角色,她或她可能会提供答案或指导你如何学习技术、使用干预技术和个案概念化。对你来说,问题在于:这种督导方式对你和你的督导师签订的协议来说是最好的吗?也许你接受的培训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你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治疗师了。也许你关心的问题并不是一个知识或理论就可以解决的,你只需要从一个事件中得到支持。

2、督导师作为治疗师

  在治疗师的角色中,你的督导师会促进你的个人成长,帮助你探索你对与来访者会面中发生的事情的反应。例如,督导师可能会促进受督者反思当她听到来访者诉说家庭暴力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不仅她(治疗师/受督者)同情和关心来访者的感受——以及一个好的“下一步”治疗计划——但与此同时,治疗师/受督者可能会感到羞耻,内疚,和/或尴尬,治疗师错过了来访者正在遭受暴力的一些迹象。作为一名有一定经验的道德治疗师,这位受督者可能会质疑自己的能力,因为她没有发现暴力行为。因此,在与督导师作为治疗师一起工作的背景下,这些反应——虽然是咨询师个人化的,但与治疗的过程相关,因此是可以在督导中处理的(Pearson, 2004;Wilson & Lizzie, 2009)。

  许多督导师发现,当他们的督导师处于促进者或顾问的角色时,他们学得最好。

3、督导师作为顾问

  如果上述场景中的督导师促进了督导中的讨论,并提供了各种选择,那么他或她更多地扮演了顾问的角色。当督导师与受督者合作讨论一个来访者的个案概念化和制定进一步的治疗计划时,督导可以说是利用了一种促进的,而不是说教的方法。如果你已经作为一名新手咨询师练习了一段时间,或者如果你对自主权有很高的需求,你可能更喜欢这种督导风格。


   Wilson和Lizzio(2009)注意到,在一项研究中,毕业的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为了成为心理咨询师而接受已注册的督导师的督导,使用这些促进提高咨询能力的方式有助于减少焦虑,提高了专业和自律能力。同样,对比这些研究生在接受督导前和督导后的咨询,发现督导之后的咨询中,受督者更乐于帮助来访者,能更好的把督导中学到的内容用于咨询的实践中。


   事实上,督导的每一个角色都可能在某个阶段对你有所帮助,最有价值的问题可能是你的督导何时以及如何使用它们。此外,你可能会发现在你的督导中思考理论/实践技术的平衡是有用的。如果督导师没有做到这一点,你当然有权利要求自己重新集中注意力,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那些似乎欠缺的方面。


PART 04

什么样的督导关系最有效?



6.webp.jpg

三个词可以描述一种理想的督导关系:支持、挑战和开放。

 1、支持 

     我们可以讨论支持的程度,作为接受督导的你能在督导的互动中感到胜任和被肯定。作为受督者,你职业成长和发展的最大机会是在一段健康的关系中,在这段关系中你体验到核心的罗杰斯式的移情、一致和非占有性的温暖。假设你的督导师是一致和透明的,对你说出他或她的看法、见解和反应,你就可以带着一种信任感在这段关系中探讨你的咨询问题。当然,反过来也是正确的。

    如果你觉得自己受到了批评,你会小心翼翼地待在“安全”的领域,只拿出你做得最好的部分,而不会暴露那些你可能效率较低或完全没有帮助(更不用说可能给来访者带来伤害性)的部分。当你感到被重视时,你可以冒险探索未知,知道督导师的回应会给你带来尊重和诚实,即使你不得不面对自己未修复的或其他有局限性的领域,而这些部分如果不处理可能会影响你和来访者之间的工作(McEvoy, 1998;Wilson & Lizzio, 2009)。

2、挑战  

    就像你在健身房通过挑战举重来增强肌肉一样,你的“心理咨询能力肌肉”也需要在你在督导的“锻炼”中受到挑战。我们可以把挑战指的是,在你与督导师的互动中你感到被拉伸的程度——也许被要求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事情。首先,虽然咨询关系涉及与两个人的互动,其中来访者的问题是关注的焦点,但督导与咨询既相似又不同。虽然它们之间也有相似之处,即督导的重点也是来访者,但这两者是不同的。第二,咨询是一个二元关系:只有两个人,咨询师和来访者。而督导是三元关系,受督者、来访者、督导师。督导首先是为督导关系提供容器,再加上一个为来访者提供的容器。

   因为督导——甚至就其名称而言——暗示着角色的不平等,本质上存在权力差异;简单地说,负有“督导”责任的人——即督导师——比寻求督导的人(即受督者)更有经验。你专注于来访者,而督导的关注范围更广,专注于来访者、你作为受督者的经验,以及督导师与受督者之间的关系(McEvoy, 1998;Wilson & Lizzio, 2009)。支持与挑战之间的平衡对于“经营这段关系”至关重要。

3、开放

  第三个关键因素是开放性,你认为你的督导师在多大程度上对你的背景、局限性和观点不带有防御性,能开放性的对待。在支持和挑战之间取得一个可行的平衡,对于你的来访者和你作为被督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你需要足够的挑战来刺激发展,需要足够的支持来使你能够对学习机会做出适当的反应,而不是因为恐惧而退缩,或感到羞愧。督导师的工作就是为你留下安全发展的空间,暴露你的弱点和长处。另一方面,你的责任是积极地利用这段关系来表达你的恐惧、困难和顾虑,并去犯错和冒险。虽然督导产生有效结果需要双方都为此负责,但是随着你的经验和信心的增长,责任更多地转移到你身上 (McEvoy, 1998)。

   

总而言之,当你决定要建立什么样的督导关系时,支持、挑战和开放这三个因素会导致以下三个问题:

  1. 什么样的支持会有帮助,什么样的支持会适得其反?

2. 什么样的挑战是你们最看重的,什么样的挑战会适得其反?


3. 什么类型和程度的开放将是最有帮助的(Wilson & Lizzio, 2009)。


PART 05

我们希望建立什么样的督导过程?



7.webp.jpg


在最初的督导中,你要问的第四个关键问题是,你希望建立什么样的督导流程?这将为以后的督导定下基调。建议你仔细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1. 目的。你主要关心的是你的职业发展,还是你想保障你的咨询质量和责任?

2. 边界管理。你需要和你的督导师讨论哪些边界问题?这可能包括保密和双重关系等问题。

3. 准备。需要做哪些准备,以及准备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你会带录音或录像吗?你会做逐字稿和咨询报告吗?谁来为每次督导确定主题?

4. 反馈。你如何知道你的督导过程是好的?换句话说,你将如何评价和审查整个督导过程?(Wilson & Lizzio, 2009)。

对你和你的督导师进行批判性的自我反思,会让你对自己喜欢的督导方式有更准确的认识。对你来说有这些问题需要考虑:

1. 你愿意在多大程度上为自己的督导过程负责?

  2. 你对自己不同的学习需求和偏好有多么的清楚?比如学习目标和咨询关系?

  3. 你会如何继续接受教育,从而提高自己的能力?

  4. 你希望有什么样的咨询协议?
  5. 对于正在进行的督导,你如何让你的督导知道你想讨论可能的工作方式的改变?
  6. 在你的咨询和督导中,你会用怎样的过程持续的重现审视你的个人发展和咨询目标实现?(Wilson & Lizzio,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