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

导语2020的开始有点丧,大多数人一边每天惊心动魄地看着疫情数字的飙升,一边又为突如其来的一个个噩耗时而愤怒时而悲伤。


我们尤其为奉献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感到揪心,我们希望他们都能好好地回来。在这场“战斗”中,已有1716位医务人员确诊,并有6位不幸殉职。而年轻的李文亮医生,作为“吹哨人”,他的经历和离世更是让我们痛心不已。


所以,在这段“非常时期”,我们想用“悲伤”作为主题,让大家认识悲伤,并学会放下悲伤。我们引用了三篇发表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的外国临床心理学家的文章,通过阅读以下文章,我们将学会善待自己和悲伤的人,用健康悲伤逐渐恢复正常生活。










四种不为人知的悲伤


悲伤这个词通常被理解为对死亡的一种反应。但是,这种狭隘的理解并不能涵盖所有产生和触发悲伤的人类经历。以下是我们所经历的与死亡无关的四种悲伤:


1. 身份的丧失:角色或归属的丧失。


例如:

一个正经历离婚的人,觉得失去了“配偶”。

一位乳腺癌幸存者在双乳切除手术后悲伤地失去了女性的尊严。

一个空巢老人,以最直接的方式哀悼失去的父母身份。

失去工作或转行的人会为失去的身份而悲伤。

离开宗教团体的人会感到失去了归属感和社区。


每当一个人失去了最初的身份,他们就会哀悼失去的自我意识。他们的任务是悲伤,他们认为自己是谁,并最终创造一个新的故事,将失去整合到他们的个人叙事。在某些情况下,这会让人感觉某种身份被偷走了,比如离婚让人措手不及,或者乳腺癌幸存者让人措手不及。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悲伤可能会因为在做决定时缺乏控制力而加剧。另一些人则选择摆脱身份,比如转行或离开宗教团体。虽然这听起来比较容易,但这些人仍然可能感到悲伤,因为选择离开这些本身也会让他们感到哀伤,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他们可能觉得没有权利去悲伤和失去自我感,因为这是他们自己做的决定。




2. 失去安全感:身体、情感和心理健康的缺失感。


例如:

身体、情感或性创伤的幸存者在日常生活中挣扎着想获得更多安全感。

遭受驱逐和住房不稳定的家庭没有安全感。

离异家庭的孩子们为失去“完整”家庭的稳定感而痛心(尽管他们可能不会这样表达)。

社区成员遇到暴力,感到不稳定和不安全。

一个人发现伴侣的不忠,可能会在感情上感到不安全。


在基本层面上,我们希望在家里、社区和人际关系中感到安全。失去安全感,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情感上的,都会让一个人的世界感到明显的不安全。即使在没有危险或麻木的情况下,失去安全感的症状可能包括高度警惕。对许多人来说,特别是那些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人,麻木和过度警觉是间歇性发生的。对于创伤、暴力和不稳定的幸存者来说,即使情况稳定下来,内心的安全感也很难恢复。除了从创伤中恢复,个体还肩负着哀悼失去的安全感并学会重建安全感的任务。


3.失去自主权:失去管理自己生活和事务的能力。


例如:

一个患有退行性疾病的人,他为身体或认知能力的丧失而悲伤。

为自己的衰老而悲伤的老年人,他不再能够照顾自己(这可能与作为社会贡献一员的身份认同感的丧失有关)。

一个在经济上遇到挫折的人,当他们依靠别人的帮助时,会感到失去了自主性。


这种类型的悲伤直击每个人管理自己身体和生活的核心需求。失去自主性会引发对失去控制感的悲伤,以及维持自我意识的挣扎。在疾病和残疾的情况下,失去自主权(通常是失去身份)影响着他们迈出的每一步。新形式的衰退使得他们失去的独立性和运作能力,进而产生了悲哀。一个遭受严重经济挫折的人可能也会有同样的失落感,表现为他们的选择在减少,同时还有一种失败或绝望的感觉。他们的任务是哀悼这些失去,并重新认识他们。



4. 失去梦想或期望:处理希望和梦想没有实现。


例如:

与不孕不育作斗争的人或夫妇。

努力在“现实世界”中找到自己位置的优等生。

一个人的职业轨迹不能反映他们的期望。

这个人的社区在政治上转向了他不想要的方向。


这种类型的悲伤以一种深深的迷失感为特征。我们大多数人在生活中都有一个愿景,那就是我们的生活将如何展开,我们期望世界如何运转。当生活中的事情违背了我们的期望时,一个人会感到深深的悲伤和不公平。一个人或一对夫妇努力想要怀孕,一个学生努力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有所成就,他们可能会体验到一种失败感,这种失败感会加重悲伤的过程。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在和别人比较自己的过程和结果。预料之中的政治转变可能会导致人们失去对假定的现实和对稳定的感觉,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了解世界的运作方式。


将“悲伤”这个词恢复到适当的位置


失去身份,失去安全感,失去自主性,失去期望,都是悲伤的理由。悲伤和哀悼作为一个框架,可以帮助我们每个人用我们给予哀悼者的温柔来度过一个时刻的混乱。哀悼者得到同情,并有权愤怒,悲伤,麻木,迷失方向,逐渐愈合。“悲痛”这个词既准确地描述了这一过程的内在现实,又使这一过程对我们自己和他人合法化和具体化。


当许多人带着悲伤和哀悼经历人生的挫折和悲剧时,许多人觉得他们没有资格得到这个词。


所以我给你许可。


你可以悲伤。


你可以哀悼。


你的失去是真实的。








我们应该如何应对悲伤


当一个人悲伤的时候,他们有什么办法来应对工作、为人父母和配偶带来的额外压力呢?


我有很多想法!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很重要,这样他们就会在你悲伤的时候支持你。告诉他们你需要他们做什么,因为他们不知道。当我深爱的父亲去世时,我告诉我的配偶,我希望他不要再试图“修复”我的悲伤,而是在我崩溃的时候紧紧地拥抱我。我告诉我的孩子们,当“妈妈有时间”的时候,不要担心,而是来一个大大的熊抱。直到今天,他们仍然注意这个要求,我爱它!告诉你的朋友和家人你到底需要他们什么,当你的需要改变的时候告诉他们(毫无疑问他们会的),永远不要期望他们读懂你的想法,因为他们一定会失败。


寻求并接受帮助。把你的故事讲给那些愿意听的人。如果你必须找一个专业人士来听,那就去吧!在悲伤的时候去见辅导员也会获得一种力量。试着不要把求助看作是一个弱点,你会从中受益的!



让自己休息一下——悲伤是很难的!


这需要大量的精神能量,有时其他的事情会被忽略或遗忘。会犯一些错误,这时尽量不要苛求自己,也不要怪自己。相反,你应该对自己和那些悲伤的人好一点。


给自己一点时间——再多一点!


悲伤可能在六个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后依然没有结束。对许多人来说,悲伤需要很长时间平复,过程很艰难。不要听任何人试图告诉你如何或多长时间可以停止悲伤。伟大的爱常常伴随巨大的悲痛。你可以深深地悲伤,同时也可以学会如何再次茁壮成长。花点时间尊重痛苦,也花点时间寻找美丽和快乐。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会慢慢减轻。


在预期死亡(即长期患病)与意外死亡之间,悲伤有何不同?


突然死亡,被认为是可以避免的,或者创伤性的死亡尤其难以治愈,因为它们特别难以理解。如果你所爱的人的死亡对你造成了任何创伤,不要犹豫,去寻求专业的支持或团体。对爱人和朋友来说,在这种情况下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是一种挑战,所以专业的帮助可以真正改变这些抱怨者。指导对于帮助这些悲伤的人愈合往往是必要的。


因为目睹你深爱的人的痛苦或衰退所带来的创伤,一个预期中的死亡也可能是具有挑战性的。而且,仅仅因为我们知道某人生病了,并不总是意味着他们知道自己将会死去——所以即使在长期患病之后,人们也常常会感到措手不及。再次——没有人能告诉你如何治愈,所以你可以花点时间去寻找在不加重你痛苦的前提下,愿意深入倾听你的人,获得他们的支持。







健康悲伤的四个任务


心理学家威廉-沃登在他的《悲伤咨询和悲伤治疗:心理健康从业者手册》一书中概述了健康悲伤的四个任务。沃登对库伯勒-罗斯悲伤阶段模型持批评态度,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持有此态度的人。由于一些问题,许多研究人员、心理学家和临床医生正在抛弃这个模型。沃尔登不相信悲伤是一个人所经历的消极阶段。相反,沃尔登赋予哀悼者积极参与四项任务的权力。


当面临失去时,你被迫在两种选择中做出抉择。你可能会因为失去了什么而陷入绝望,希望已经改变的永远不会改变。或者你可以沉浸在悲伤中,这样你就能适应并继续前进。沃登希望你能采取一个健康的悲伤模式,希望它能让哀悼者接受失去,适应失去后的生活。




沃登关于悲伤的四个任务是:


1. 接受现实的失去


有些否认是有目的的,因为它能让你慢慢地消化全部的失去。然而,在否定中停留或无所事事是接受的对立面。你必须面对自己的否认,接受失去已经发生的事实。


接受就是对现实的屈服。因此,你必须承认失去,而不是假装它没有发生。你爱的人死了。你的公司放弃了那个职位。你的伴侣拒绝了你的求婚。你不可能通过否认来使失去消失。接受是适应和前进的第一步。


2. 体验悲伤的痛苦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们都害怕在我们的文化中有痛苦的感受。我们吃药,用娱乐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避免不适,但这对我们并没有帮助。逃避只会加重我们的痛苦。


你必须经历你所失去的痛苦。允许这种情绪进入你的意识,并采取适当的步骤来处理这种感觉。您可以与信任的朋友、导师或家庭成员一起应对。


然而,有许多方法来处理语言之外的情感。如果写一首歌,画一幅画,或做一个视频是比较适合你的,那么无论如何,试着去做它们吧。悲伤和痛苦的感觉是自然的。让你不自然的反而是去压抑这些情绪。




3.适应一个“死者”失踪的环境


你的婚姻结束了,你的朋友搬走了,你的工作让你失业了,或者你的爱人去世了,现在的生活已经不一样了。你可能会觉得适应没有爱人的生活是对爱人的背叛,追求另一个目标是对梦想的背叛,和新朋友走得更近是对搬走的朋友的背叛。


这种推理会让人陷入困境。你必须调整和适应新常态,这意味着重新定位和重组你的生活。



4. 在开始新生活的同时,找到与“逝者”的持久联系


即使你的那一部分已经消失,无法弥补,曾经的你仍然是你的一部分。你从逝去的爱人身上感受到的欢乐和温暖将永远伴随着你。试着把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当作一份礼物。与其关注你失去了什么,不如关注你从你所爱的人那里得到了什么。


当梦想破灭时,会有祝福和诅咒。随着梦想的消逝,其他激情也会随之实现。所以,开始新的生活吧,但要把那些珍贵的时刻和记忆作为快乐和力量的源泉,带在身边。你因为认识了你爱的人而变得更加坚强。你们在一起分享了那些岁月,所以你才会变得更好。


拒绝“廉价”的悲伤


完成这四项任务能让你适应新常态,继续生活。但太多的人想要的是不经过艰苦努力就能取得进步。一种“廉价”的悲伤过程根本没有向前推进。忽视和逃避,让你停滞不前。


“廉价”的前进可以巩固你的地位。身体上,你在变老,你的孩子在成长,你居住的地方在改变;但在你的内心,你仍然在那个地方。


然而,悲伤并非没有一线希望。许多人观察到,正是苦难和失去丰富了一个人。


再次引用所罗门王的话,


“忧愁强如喜笑,因为忧愁能感化人。


来自穆斯林神秘传统的苏菲派,神秘的鲁米这样说失去:


“心怀悲伤,然后你才能拥有巨大的快乐。痛哭后,你才能放声大笑。


“伤害你的将会祝福你,黑暗终将成为你的蜡烛。


不容置疑的是,健康的悲伤并不容易。但是生活中什么是容易的呢?人们最珍惜的东西往往是那些需要付出最大代价的东西。


不要让健康的悲伤的代价吓到你,让你远离这四个任务。这四项任务将帮助你走出悲伤,并发现与所罗门王、鲁米和许多其他人一样的洞见——失去和痛苦会加深和丰富你的人生。它们会帮助你更好地欣赏你所拥有的一切。





参考文献:


1、Sarah Epstein MFT, 2019. 4 Types of Grief Nobody Told You About. And why it’s important that we call them grief.

2、Stephanie A. Sarkis Ph.D., 2016,

Navigating Grief: How to Cope

An interview with Lara Krawchuk, MSW, LCSW, MPH.

3、Dan Bates, LMHC, MAML, 2019,

The 4 Tasks of Grieving. Grieving is a healthy response to l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