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593289381960.jpg

 

——关系——

一个人的婚姻,“是源于同父母间亲密关系的力量在无意识中积极或消极地影响着他们对丈夫或妻子的选择”(荣格,1925)。


这话来自荣格在《作为一种心理关系的婚姻》中提出的观点,所以也可以通过荣格与其母亲的关系来理解荣格的婚姻观。从各种资料看,荣格与其母亲的关系并不是充满温暖和甜蜜的。在认识荣格母亲的邻居口中了解到,荣格母亲是一个其貌不扬、性格不稳定的人(艾伦伯格,1970)。而在荣格自传中的信息看,其母亲是有抑郁的表现的。这样的母亲,很难让荣格发展出对女性稳定又安全的依恋。这个是荣格与女性关系的基调。

1619593660765519.jpg


 ——欲望——

而在情爱观中的欲望部分,提到面对欲望的态度,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与荣格亦师亦友的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是提倡尊重性欲望的,他在其理论中坚称病人“能在性放纵和无条件的禁欲之间选取适中的解决”,还说“要解释精神分析的疗效,一定是由于允许病人实行放纵的性生活了。”


但弗洛伊德的私人医生舒尔茨在其《现代心理学史》中提到:“弗洛伊德虽然强调性在我们情绪生活中的作用,但是他个人对于性却坚持一种否定的态度。他说,性的行动是会使人堕落的,会污损精神和肉体的。1897年,他41岁时,他本人自称已经完全没有性的活动了”(舒尔茨,1981)。


可见弗洛伊德在性方面矛盾的,本身却是压抑的,或许这正是他在理论上不断表达的动力所在。而荣格对欲望的理解是不同的,并不把人的追求局限于性欲望,就如他从小生活在牧师家庭的背景一样,荣格更关注的是灵魂的完整性。而灵魂与性的关系却是被他的一个病人所影响着。

 

荣格遇到的这个病人是弗洛伊德介绍给荣格的一个性成瘾个案。当时荣格被著名的病人萨宾娜疯狂爱上,那时候的边界和设置并没有今天那样的清晰。所以碰到这类问题,都会受困扰。


一开始荣格会向弗洛伊德求助,探索边界和设置的合理性。但当弗洛伊德把病人Otto(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之父汉斯·格罗斯之子奥托·格罗斯)介绍给荣格时,荣格等待解答的困惑没有解开,反而被带偏了。

3.webp.jpg


对于弗洛伊德介绍过来的个案,那时荣格还是很希望在弗洛伊德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特别认真地为奥托提供全方位的治疗,其中也包括荣格的治疗理念——治疗的过程是分析师与来访者同时参与也同时被改变的过程。


奥托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其本人也是非常有才华的,甚至被弗洛伊德认为是当代唯一能与荣格匹敌的天才心理学家。奥托自己也有一套对心理学的理解,那就是对欲望采取一种极端的鼓励和放大,让欲望完全得到满足。认为一夫一妻制是对性的一种压抑,是不利于心理健康的。重要的是奥托就是这样践行自己的观点的,认为病人与分析师各自的性自由可以让移情失去动力。


在那个阶段,减少移情被视为有效治疗的因素。奥托也因此成为人见人爱的浪荡公子哥,加上他自身独特的魅力和感染力,这兄台竟然受到众多名流的倾慕,其中包括后来嫁给劳伦斯的那位《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的原型人物。


奥托的思想作为一种时髦的观点而受一部分人所推崇,包括波伏娃与萨特的关系就有这样的味道。而这些思想的背后正是尼采思想盛行的一个现象,那就是尼采所强调的酒神精神和让生命本能的释放。因为这样,奥托成功地影响着荣格对情欲的态度,婚姻不是性欲的束缚、婚姻之外可以有多重关系,这样的观点不再是一个禁区。


1619593903501181.jpg


 ——婚姻——

关于婚姻,荣格在《作为一种心理关系的婚姻》表达了自己的婚姻的理解:在婚姻关系里面,一方是“主导者”,另一方是“被主导者”。比如,女性擅长情感,而男性擅长精神,但如果在一个关系中,女性的情感主导着这关系,男性就会在情感上依赖对方,那么女性在精神上的需求就无法在关系中得到男方的回应。反过来,如果男性的精神主导着关系,女性就依赖于男性的精神,而男性的情感就没有满足。


荣格认为这是婚姻极限的地方,因为同一时间无法让两者同时满足,而两者的发展需求又是不同步的。往往这会迫使没有得到回应的一方向外张望。而只有在把自己的需求寄托在对方的身上这种幻想破灭后,能接受这种失败,并在自己的内心发展另一边的功能,才能在内心实现属于自己的完整性。


荣格说“如果我们在通常称为‘不忠’的面前,没有崩溃,而是坚信自己对完整渴望的正确性,他在一段时间里就不得不暂时忍受精神分裂的折磨,只有经历内在的碎裂,而非外在的分离,分裂的内心才能得以修复。”(荣格,1925)。


荣格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经历的。荣格与艾玛的关系中,荣格的精神主导着婚姻的关系,艾玛一开始在关系中是被主导的一方,会努力在精神上向荣格靠近。导致荣格无法在情感上获得足够的回应,所以就向外张望。但荣格不会因为这样的张望,而使婚姻分离,而是努力忍受冲突,最后修复自己分裂的部分。

 

影响荣格的情爱观的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对心灵完整性的执着。荣格认为我们的意识自我往往只活出生命的一半,另一半藏在我们的无意识中,是生命的另外一极,两极的联结是炼金过程,其最终产物是阴阳同体,生命才能趋于完整。


1619594011875196.jpg

要如何实现这个过程,荣格深受炼金术的指引。他在研究炼金术中发现,炼金术士所追求的终极理想就是“两极合并”,“神秘合一”,在“长期的秘密中酿制着对立面的合一”。而炼金术士是与女性助手一起工作的,她们被称为“神秘姐妹”。(《荣格心理学与佛学》P33)。所以荣格认为单靠自己是无法达到灵魂的最深处的,只有跟一个“神秘姐妹”联手才行。


荣格会在不同的时期与某个女性走入到灵魂的深处,表面看很容易让人理解为情爱关系。但荣格更多是一种对更高层面具有内在连结的圣婚(Hierosgamos)的向往。这种联结就如日与月的联结,这种深层的联结会促进心灵的转化。


促进这个联结的第一步就是要激活阿尼玛原型,一开始是需要借用投射出去的某个异性,与其建立深层的关系,就如炼金术与秘密姐妹的关系,在其中体验和经历,从而认识并发展内在的阿尼玛。从而达到男性原型与女性原型的联结和平衡。这也成为大家对荣格的争议。这些女性是否有助于荣格的自性化我们不得而知,但荣格的一些研究成果从女性处获得助力是真实的。

所以以上的内容可以让我们从关系上、情欲上和婚姻上理解荣格情爱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