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婚姻出现矛盾,如果还想走下去,就要有所改变。不是你要改变,就是他得改变。那么问题就是,谁改变呢?很多人去参加了自我成长的课程,开始学心理学,然后回去实践。接下来实践的时候发现对方也不怎么配合,越学越委屈,他们会发出一种疑问:

两个人的婚姻,凭什么我改变呢?

是啊。改变从来都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过你改变。对方也许是不知道要改变,也许是不愿意改变,这是他的事。但你要不要通过改变自己来维系婚姻,就是你的选择了。没有人强迫你必须改变,你却可以自己选择改变或不改变。

其实,在婚姻关系里,关于谁改变的问题,遵循着这几个定律。掌握了这几个关系中改变的定律,你就可以自由选择改变或不改变了。无论你选择一个人改变,或不改变,或别的,那都是你的选择。

你有选择的权利,同时也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1616567059500717.jpg

 · 02 · 
定律1:谁更需要关系,谁改变



矛盾的本质就是权利争夺,就是咱俩的关系中谁说了算。你也不想让步,我也不想让步,于是就有了矛盾。矛盾的激情过后,就会陷入冷战阶段。这样的关系如果要继续下去,就必须要有人先妥协、让步。那么,谁来妥协和让步呢?

更需要关系的那个人。

对关系越是需要,就越是难以耐受关系处于冷战状态。那么在关系里更需要的那个人,就会先忍不住做出妥协。相对没那么在意的人,就能耐受的时间更长。这种感觉就是:面对不好吃的食物,谁先去吃呢?一般来说就是那个更饿的人。

先妥协的人,直接导致了另外一个人不必再妥协。后者就实现了权利争夺战的胜利。先妥协的人得到了关系,委屈就会再次上来:为什么总是我?

如果你是先妥协的人,不必感到委屈。你需要知道的是:你想要自尊,也想要关系。但有时候两者不可兼得了。一开始的时候你以为你更想要自尊,随着后来关系失去的风险在增大,你选择了关系。

这是你聪明的表现,你始终在选择自己更重要的东西。你妥协也不是为了对方,而是为了自己更在意的东西而放弃第二重要的部分。这时候你要改变的动力并不是为了对方好,而是满足自己想优先维护关系的愿望。

如果你觉得委屈,你要思考的不是“为什么他改变”,而是:

为什么你会比他更需要你们的关系呢?
婚姻关系是必须的吗?
如果不是,为什么我害怕一个人过呢?
如果是,为什么我一定要跟这个人保持婚姻关系呢?

1616567273992557.jpg

 · 03 · 

定律2:谁更需要和谐,谁改变。


冲突也不是个必须要着急解决的问题。很多人能承受冲突,认为冲突是生活的常态。应对冲突的方式也不一定是要自我改变,你只要比对方更坚决、更强硬,他就会选择改变或者离开,你根本不需要改变。

对很多人来说,我的感受、利益,比我们的冲突更重要。所以即使有冲突,我也要优先维护自己的立场。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他们就会选用指责、挑剔、讲道理、冷战、威胁、要求等种种方式来维护自己。

但在有些人的想象里,冲突是不可以的、灾难的、禁忌的。他们对冲突有一个夸大的想象。这样的人就会非常渴望和谐,认为和谐比自己的立场更重要,那他就会把和谐的愿望带到婚姻里来,并在冲突产生时先放弃自我。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他就会选择忍让、妥协、改变来优先于满足自己的和谐需求。

所以如果你优先产生了改变自己的想法,你问问自己是否在为和谐而改变。对你来说,和谐和自我,哪个更重要。

在这场权利争夺中,显然认为“自我大于和谐”的人,要胜利于“和谐大于自我”的人。两个同样都很自我的人,更可能的后果是会刚对刚,谁也不妥协,最后分道扬镳。

所以,如果你在委屈自己而改变,你就要问问自己:

为什么和谐对你那么重要呢?
你从哪学会的这个价值观?谁教你的?
为什么他不怕冲突,而你怕呢?
和谐的你,比冲突的他,有获得更多或过得更好吗?
1616567464136911.jpg

 · 04 · 

定律3:谁更难以耐受悬浮,谁改变。


矛盾的意思也是,不确定性。你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接下来会怎样,生活会被暂时搁置,充满了不确定性。我把这种状态,叫做悬浮。就是对下一刻,对于你们的关系,你是不确定要做什么、怎么做的。这是一种“薛定谔的婚姻”,在分与合的叠加状态里。

有的人在婚姻关系中觉得不幸福了,就想赶紧离婚,这样的人可能也是对不确定性不耐受。因为赶紧主动离婚,那么推动分开这个事本身就在消耗你。如果你真是不在乎这段关系了,除非你有了下家在催你,不然其实你可以一直拖着拖到对方耐受不了来找你解决问题。这时候你就有了更多议价的资本,对你更有利。

宁愿放弃利益、议价资本,也要主动花力气去离婚的人,只想把悬浮状态赶紧变成确定状态,这样才好受。

不想离婚的人,则会选择主动解决问题。他们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也不想让婚姻出于分与合的叠加状态里。他不能适应这种不确定下一步会怎样的生活,他必须主动做出改变,来消除这种不确定感,让婚姻回到自己熟悉的轨道里。

而如果关系中的对方觉得这样也行,那样也可以,分或和都能接受,那他对关系中的悬浮状态是耐受的,他就不会着急做决定改变了。很多时候,不去消耗精力去思考下一步如何走,才是真正的放下。

一个人之所以对婚姻的悬浮状态不耐受,是因为婚姻生活占据了他生命的主流。他的工作、娱乐、学习都是围着婚姻转的,他就对悬浮不耐受了。而耐受的人,是除了婚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婚姻只是人生中的一小撮,不必消耗自己。

所以,这时候如果你着急要妥协或离开,你要思考的就是:

婚姻是否占据了你生活的主流?
你投注了多少精力在婚姻里?
1616567523684437.jpg

 · 05 · 

如果你问婚姻里是否要通过成长改变自己,我非常支持人寻求改变。古人都知道:变则通,通则达。

但改变自己不是为了对方服务的,而是为自己服务的。如果你觉得改变是为了对方,你就会有委屈。但如果你知道你在为自己的目的服务,你就会坦然许多。成长从来不是改变自己,成长是为目的服务。

改变自己的前提,就是:意识到你更在乎什么,然后选择放下或实现这个在乎。无论放下或实现你所在乎的东西,都是为了让你舒服。你要知道的是:

你成长和改变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舒服。

难道让自己舒服这个事,你还要幻想着让别人来帮你做吗?别人能帮你自然更好,但别人不配合你的时候,你也要知道,你的舒服你可以自己负责。

改变自己不仅是妥协的可能,而是思考关系和重新决定。思考为什么你更在乎关系、为什么你更在乎和谐、为什么你更在乎确定感。妥协只是改变的一种。

改变自己更舒服你就选择改变自己,离开更舒服你就选择离开,改变对方更舒服你就选择改变对方,僵持着更舒服你就僵持。你有很多很多很多选择。

改变自己也许对方会跟着受益,但最大的受益者一定是自己。改变自己对方可能会受益,但自己一定会受益。前者是不稳定的,后者是非常稳定的。

你这些改变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自己更舒服,而不是为了维护婚姻。你的舒服,比婚姻本身更重要。

1616567559561805.jpg


 · 06 · 

自我成长包括几个部分:

  • 1. 提高自己对关系破碎的耐受性。当你对关系的在意小于对方的时候,就是他改变了。

  • 2. 提高自己对矛盾的耐受性。当你比对方更能接受你们有冲突的时候,他就改变了。

  • 3. 提高对悬浮状态的耐受性。婚姻只是生活中的一小部分,你还有自我、生活、娱乐、工作。先放一放。当你比对方更耐受的时候,他就会先寻求改变了。


也许你会担心,你放着放着婚姻就破碎了。那你就需要思考:为什么他不担心呢?为什么婚姻对你的重要性,要显著性大于对方呢?两人对婚姻的在意程度相等,才是成长的原动力。


婚姻对你们的意义不平等,才是问题的根源。更在意的那个人,就是要先改变。而你可以选择做更在意的那个,或更不在意的那个。


-End-

*作者:丛非从,一个好玩、深邃又实用的心理咨询师,研究关系、情绪和成长,著有《自我成长的力量》《原来,懂比爱更重要》、《萨提亚模式与自我成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