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投射这个字眼似乎可以顾名思义了,比方说我们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面前的电影其实就是被投射出来的。我们都知道银幕上其实本来什么都没有,但是后边的胶片只要在快速地走的时候,前边就呈现出了电影。



 · 01 ·

你看到的世界,是内心的投射


我们的心其实也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如果看起来是这样子的,倒不一定说它本身一定完全是这个样子。


我们的心用投射的方式加工了这个世界,所以使这个世界看起来是我们所熟悉的样貌。


你们见到任何一个新的东西,有没有留意过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到它的?

小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电冰箱的时候,那时并不知道什么是电冰箱,一定要从自己已经熟悉的事物当中做一番比对,才知道它可能有的大概用处:它看起来是一个金属做的箱子,是一个能够储物的地方,当手伸进去之后又凉凉的,它应该是有点像雪一样的东西。所以这两个东西合成起来之后,我们才得以理解新的事物。


我们要见一个新人的时候,难道我们真的是把他当成一个全新的人来看的吗?


一定不是这样的。我们一定把对过去的一些人的情感、愿望、印象、冲突投射到这个人身上,我们才能够把这个人纳入到自己的世界里。


1607585611276577.jpg



 · 02 ·

投射的消极面向


我们对人的感知格外地受我们投射机制的影响。这样来看似乎很悲哀,悲哀之处在于原来我们每一次看到一个新的人,都不是以一种崭新的方式去看的。我们对于周遭的人的所有印象,原来都已经被我们的投射加工过或者说的可怕一点污染过,这当然是一种投射的消极面向。


正是由于这样的消极面向,我们会看到一些人好像他的生活总是在不断地重复。如果他跟一个人交往,在交往的过程当中渐渐地感到失去耐心,强烈的反感,那他可能就会跟这个人的关系断掉。


他会再换一个人,可是这真的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吗?


如果是的话,我们当然祝福他,但就以我们临床上常见的群体而言,往往不是这样。大概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有一些熟悉的气氛,熟悉的味道卷土重来。再日久天长的话,他甚至会发现对方的一些生活习惯,乃至一些不容易留意到的长相、细节,跟旧人其实是一样的。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在我们的心里储藏了关于我们重要他人的一些模板,我们每天都在使用这些模板去观察、去探测、去接触其他的人。因为这样的投射机制,我们才会觉得当我们一觉醒来,这个世界仍然是连续的,也就是说一种熟悉感,或者是我在前边所提到过的内稳态、舒适区


在这里我要稍微解释一点,哪怕你每天醒来的生活,所面对的他人是糟糕的。可是只要这样的糟糕感是连续稳定的,它仍然在你的内心制造了一种内稳态,以及一种看起来有点悖论的舒适感。这也是为什么当你离开一个坏的人的时候,你最有可能找到类似的坏人。这是因为你内在对于内稳态的一种需求,大过了发展的需求。


1607585697533800.jpg


我们前面已经谈到过,我们想要发展的话,其实内稳是被不断地破坏的。可是由于投射的机制,它就把我们局限在一个熟悉的、像是一个壳当中,它就像一个看不见的球体。我们对于世界的印象,就被我们的投射机制封闭在这样的一个球体当中。


你能够设想吗?你所看到的世界,它不是一个平面的荧幕,它是一个完整的球体,也就是说360度似的。你从哪个方向看好像都没有荧幕之外的地方,可是银幕上的东西都是你。


听到这里大家会不会觉得有点悲哀?这是一种多么深的孤独感。我们想要真正地了解这个世界,需要迈出自己。我们想要真正地同他人亲密接触,我们又需要迈出自己,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所以从一个消极的面向来讲,我们应该充分地认识到投射的机制在我们的生活所制造的麻烦,我们对投射的机制有着多么贪婪地使用。如果对方变得有点不像自己,甚至我们要继续投射,使它变回原样这也是为什么在关系当中两个人会用相互的投射作为配重,这样的话才能够稳定。


4.jpg


投射可以是单向的,但是在日常生活当中更有可能是双向的。你像我的旧人,我像你的旧人,因为我和我的旧人之间还有一段帐没有算完,而你和你的旧人之间也有一段纠结未曾理清,所以我们的结合要把那些没算的账再好好地算一遍,这样下来是不是太可怕了?


所以投射是无处不在的。比方说谈到我们的梦,很有意思的是在做梦的时候,我们同外界的他人是没有接触的,我们的感官也是关闭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面对的都是自己的内在世界。这个时候我们的梦就像是电影的荧幕一样,所以当梦中的一切呈现的时候,相比较白天而言,它更多的是一个没有污染的自己。


所以一些人在做梦的时候,被梦中的一些形象所吓到,其实他是被他自己的一部分所吓到,我们可以对于一个人做梦,有什么样的情节、内容、气氛、情绪来理解这个人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因为梦几乎是内心百分之百地投射了,甚至完全没有被外人所纠正。


5.jpg


如果一个人在梦当中变成了完全相反的一个人,比如在白天他是一个非常温文尔雅的人,像是一个君子,在梦当中他可能变成了一个怪兽或者一个残暴的人。联系我们以前所讲的配重理论,为什么晚上的梦的气氛会与白天截然相反,会与自己的主导人格截然相反?可能就是我们梦当中呈现的部分,正好为自己的日间人格进行配重。


所以当我们指出,他梦到的所有人其实都是他自己,他是这个梦的总导演的时候,他会觉得有所不安,因为这会让他感觉到,那我白天的人格难道就不是真的吗?在这里我们要通盘考虑,白天的人格和在梦中自己的所有人格,其实它们都是相互配重的。


而且正如我在前边的课当中已经提到过的那样,你即使在白天当中跟不同的人互动,你其实也用不同的机制。你对对方会有一种投射,在这种投射的指导下,你就会形成一个相应于被你投射所加工的对象,而形成的一个合适的面具。所以你的日间人格其实也是一系列投射所引起的结果。


6.jpg



 · 03 ·


所以这样一来,大家就可以知道,我们真的好复杂。但是通过我们有什么样的投射,我们可以挨个找到自己这里就是一个投射的积极面向如果你完全没有投射,你自己像是一个中子星一样,或者像一个黑洞一样,外界完全看不到你,你也不向外界送出任何信息,作为一个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你只要跟他人互动,就像某种新陈代谢一样,你不断地投射,接下来在你不断投射的过程当中,其实你也在不断地实现着自身。当然你实现的自身可能是片面的,因为他们可能会被局限在特定的一些面具里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主张一个人要多同他人进行互动,因为不同的人互动,你将会有不同的投射,你也将外化你内在的不同部分。这样一来,你内在岂不是变得越来越丰富,你所能够见到的自己岂不是也越来越全面。


所以有些时候,当我们慢慢地内心有了勇气之后,我们其实可以尝试性地同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人进行打交道。那些不喜欢的人,为什么我们会不喜欢?是因为我们投射了我们人格当中的黑暗面相,或者说投射了我们的阴影到那里去。


7.jpg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阴影其实也是我们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想要更深入地认识自己,并且通过这样的认识走向尽可能的圆满的时候,我们就不能把自己的阴影置于不顾,所以我们就会开始主动地走进那些我们所反感、所排斥的人。


在这个时候诀窍在哪里?你要留意你的内心什么东西被激活了,你的内心在做些什么。因为这是一个从舒适区向不舒适区的迈进,这种迈进势必使自己的内心发生调整。而如何看待这个调整,其实反过来就可以推导出我们的内心还有什么。所以当一个人的内心逐渐变大的时候,其实他可以打交道的人是在逐渐变多,就像是他在茫茫人海当中去不断寻觅自己的片段一样。


我们自己本身是很大的,但是我们出生在某一个家庭里,我们就有可能过度认同家庭,而局限了自身。可能一开始我们的人格主要同家庭人员进行配重,然后我们执着的认为,这些是我们的全部。当我们再见家庭之外的他人的时候,我们又会用投射的方式误以为他们是家人,所以这样一来就会使得我们的人生被种种的局限。


说到这儿,大家既然能听到一讲,那说明是坚持下来了。对于我这个人以及我的声音和我讲的内容而言,大家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是你们所熟悉的,还是你们所感到陌生困惑的?是让令你们感到心生欢喜的,还是心生厌恶的?


我想,如果能够坚持到这一讲的话,在这里就可以问自己这些问题了,因为这些东西不光是与我有关,可能更多的是与自己有关。有时候在后台看评论,其实是蛮有意思的事情,我的同一个特质会被截然相反的评论,我相信这样的经历对于大家而言完全不陌生。好的,让我们看一看自己的投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