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前几天,有一位来访者提出,加了咨询师的微信之后,发现不能看到咨询师的朋友圈,让她很愤怒,觉得不公平、不平等,

心理咨询最重要的不是信任吗?”


 · 01 · 

几年前一位中途离开咨询的来访者,我们做了16次的咨询,有一天她和我说,发现看不到我的朋友圈,让她觉得非常不舒服,也很生气。

我试着和她讨论,当她发现看不到我朋友圈那一刻,是什么感觉呢,她说感觉自己被拒绝了,被冷落了,我有我的世界,我在我的世界里面热闹,而她不在我的世界里。
1595400373715222.jpg

这让她想到小时候妈妈总是特别忙,自己由爷爷奶奶带大,白天基本上见不到妈妈,休息的时候妈妈也总是被很多事情占据着。

她拼命想引起妈妈的关注,但是当妈妈看着她了,和她说话的时候,她又感到下一秒妈妈又要去忙她的工作了,而这一秒好像是从妈妈那里偷来。

和妈妈待在一起的时间里,她觉得自己得不到妈妈真正的重视,她不能放松下来,要么表演自己引起妈妈的赞扬,要么警惕妈妈的离开。

而在和我连接的这50分钟里,她也不能把自己安顿下来,有一个细节是,每次距离结束还有一两分钟的时候,她就会告诉我,刘老师时间快到了,我们讨论过她为什么这么关注结束的时间,她说害怕占用我的时间,她有内疚感

1595400417292117.jpg

她渴望我们共同拥有一个空间,甚至是所有空间,而现实是我们共处的仅仅50分钟里,都会让她有很多不安和内疚。

有些遗憾的是,即便让来访者看到了她内心的冲突,她还是离开了咨询,我想对于她来讲,一个长期没有被关注的人,在咨询里突然得到了浓度非常高的关注,这种关注本身就成了伤痛。


 · 02 · 

不满看不到咨询师的朋友圈,来访者各有隐情。

小美也问过我为什么不让她看到我的朋友圈,在咨询的过程中,她时常问及我的个人生活,比如我结婚了吗,我觉得结婚之后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后悔结婚等等。

她说想看我的朋友圈,因为她想知道更多关于我的事情。

在我们的咨询过程中,每当出现沉默的时候,她会非常焦虑,她追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问她刚刚沉默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她突然发现:原来她一直在想我在想什么。

1595400780773358.jpg

我告诉她:“你来和我做咨询,但是好像你更希望了解我而不是你自己,好像你是我的咨询师。”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可能只有先足够了解你,我才能放心地和你讲我的事情。”

小美的这句回答,其实也包含了她为什么想要看我朋友圈的潜意识动机。放心对应着放不下心,那种需要“提心吊胆”的状态,或许是她进入人际关系时的一种常态化的感受。

因此,对她而言,进入咨询的感受或许也是如此,如同反恐分子进入大楼营救人质,需要将所有的角落都排查一遍,确保“clear”,才可以放心并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这也折射出,或许在小美的早年,重要客体曾带给她“恐怖分子”一般的不确定感和被迫害感,而这让她无法忍受“未清理的角落”的存在。

而在有了微信的今天,微信这个咨询师的私人空间,也就成为了一个“有待清理却不得而入”的空间。
1595400832440134.jpg

通常对于小美这样的来访者,咨询师不开放朋友圈,会让她们觉得咨询师有隐藏,而自己如果把什么都告诉了咨询师,就会觉得不公平,当来访者觉得咨询师有隐藏的时候,她体验到了一种失控。

(咨询师不开放朋友圈,会让来访者觉得咨询师有隐藏,而自己如果把什么都告诉了咨询师,就会觉得不公平,当来访者觉得咨询师有隐藏的时候,她体验到了一种失控。)重复,删除

控制型的来访者,还会纠结咨询开始的时候是谁先开口,会质问咨询师为什么不先说话,看似被动的行为后面,是她们需要先观察咨询师的言行,再调整自己的反应。

把焦点放在咨询师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或者需要控制咨询,大都因为缺乏基本的信任,咨询师评估这样的来访者的心理发展通常处于早期阶段,在前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建立起咨访关系。
  

 · 03 · 

想要看到咨询师的朋友圈,这里面还暗含着来访者将咨询关系当成了人际关系

一般的人际交往中,我了解一些你的信息,你也了解我的一些信息,如果“我什么都让你知道了,而对你知之甚少”,这会引发一定程度的被看见的羞耻感,如果来访者不能耐受这个羞耻感,实际上在将咨询关系人际化。

6.png

在人际关系里,如果来访者还有这样的经验或幻想,“别人对我知道得越多,越可能利用我,伤害我”,这是一种被迫害焦虑,所以来访者要求知道咨询师的个人信息,也是来访者内在的敌意的投射。

被迫害焦虑说到底也是一种不信任,很多来访者的人格背景就是不相信这个世界,只不过以不同的方式呈现在我们面前。

这对于咨询师来说也是一个信号,接下来如何帮助来访者留在咨询中,比开展治疗的工作更重要。


 · 04 · 

以上是对来访者的理解,最后再谈一下咨询师对来访者关闭朋友圈这个设置本身的意义。

所有的设置都有一个共同的用意:在来访者突破这个设置的时候,我们有机会通过这个突破让来访者更加认识自己。

比如上面我们经由来访者对这个设置的质疑,对来访者的一些理解。
7.png

关闭朋友圈这个设置,简单地说,就是咨询师的匿名,咨询师在来访者面前尽可能是一面干净的镜子,让来访者可以随意投射进来她的问题。

举个例子,来访者看见咨询师朋友圈的健身图片,可能会觉得咨询师是一个自律的人,而自己很胖,也不能坚持运动,她会担心咨询师对不自律有评价,而不敢表达对不自律的焦虑,这就阻碍了来访者问题的解决。

咨询师个人好恶被来访者了解,会影响来访者的自由表达,也影响咨询师对来访者反应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咨询师不能给熟人做心理咨询的原因。


 · 05 · 

看到这里,可能有些来访者还是有疑问:我就是要知道咨询师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决定他怎么和我工作。

对于这个疑问,我的回答是,咨询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咨询工作,重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咨询师的回应更有可能是他人格的延伸,不重要的是,一个更加专业的咨询师,可以做到他在工作中的人格呈现区别于生活中的人格呈现。

比如生活中他可能是一个不太能承受焦虑的人,在工作中他会使用职业性的防御,使自己变得能够承受来访者投射过来的焦虑。

心理咨询师在生活中的和工作中的人格呈现,理想情形是越一致越好,而真实情况是有差异的,一定范围内的差异是被允许的,如果差异过大,他自然也会被这个工作淘汰。

来访者要借助的是咨询师每个50分钟里呈现的心智功能,而不是全部生活中的心智功能,所以咨询师向来访者开放代表专业水平的资质、受训背景和案例小时数等信息,而不是朋友圈。

总结一下,咨询师的匿名,因为要确保咨询空间是属于来访者的空间,而不是被咨询师的个性“污染”了的空间

-End-

*本文作者:刘高乐,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学研究生,曾奇峰心理工作室主笔,生命本无意义,连个没有意义的人相互连接就使生命有了意义。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zqfxlgzs),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