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老人和小孩

公交车上,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座位上爬上爬下撞到了头,旁边的老人生气地紧紧抱住小男孩,说,“你再乱动,奶奶就不喜欢你了。”


小男孩哇哇大哭,一动不动。


奶奶可能觉得尴尬,马上捂住小男孩的嘴,说,“你再哭,就把你扔出去……”


看到这个场景,我有点难过,不自觉地想到了最近一个来访者,灵灵(化名)。


 · 02 · 

你还要我怎样才算满意?






以下为真实案例,为保证来访者隐私,做了必要改动:


灵灵是一个16岁的女孩子,重点高中高三的学生,因为学业问题被爸妈送来做心理咨询


据爸爸妈妈说,灵灵从小到大非常听话懂事,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自从上了高中,成绩就一直下滑,也不怎么愿意和人接触,整个人都显得没精神,特别是高三,没日没夜地躲在房间里看漫画,爸妈怎么劝说都没效。


最近一段时间连学校都不去了,班主任电话通知灵灵父母说,再不去学校,就不用再去了。


闹得爸爸急火攻心,对灵灵嚷“你要再这个鬼样子,就别再叫我爸,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1.gif
图片来自于网络

第一次来咨询的时候,我被灵灵的状态惊到了:



整个人没精打采,头发油油的很久没洗过,刘海几乎遮住了双眼,穿着一件很不合身的灰色大毛衣,整个人都陷进毛衣里。


灵灵缩在沙发的一角,很少说话。甚至我问她被带来见我的感受,她都是直接指着门口说,“你问我爸妈吧,他们比较清楚”。


我坚持地表达,“比起你爸妈的理解,我更加相信只有你自己才更加清楚你现在感受到的世界是怎么样的。”灵灵耸耸肩,继续沉默。


对于初次的会谈,着实有些尴尬。


最后,我邀请灵灵画一幅画,让我了解她现在的处境。灵灵不耐烦地拿起笔,敷衍着画了一个火柴人,便扔下了笔。


2.png


然后是沉默,对于我充满期待的沉默,灵灵不耐烦地叫道:


“你还要我怎样你才满意!!!”


直到我说:“你不需要做什么,是我需要一点时间来感受你所表达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可能我一时之间只能在这个火柴人身上感受到孤独,我不知道怎么样能够感受更多。”


灵灵安静下来,没有再说话。


第一次咨询就这样结束,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灵灵无法相信自己的感受,将表达自己感受的权力都交给了父母,这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多么地残酷啊。


“你还要我怎样你才满意”,这句话也提醒我灵灵在她的生活中,似乎一直在为了达到他人的满意,做了非常多的努力。


而现在她已经无能为力了,甚至对向她提要求的人有些愤怒。我无法预料接下来的咨询会如何往下进行。


意外地,灵灵按照爸妈给她预约的时间准时来咨询。


但是她说,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够为父母做的事情了!


和灵灵协商过后,我们邀请她的父母一起加入了咨询。


爸妈在咨询中,讲述着他们曾经多么骄傲灵灵的学业表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现在的样子,他们甚至怀疑青春期是不是都会这样。


灵灵哭着说:


我很想好好学习,上最好的大学,像你们想的那样,但是我在一年前就已经被淘汰出了尖子班了,我怎么努力都考不过别人,我从来不敢告诉你们。


你们让我再努力一点,我知道,我可以不睡觉不吃饭,可是我还是不行,我做不到,我听不进课,我完成不了作业。


我希望自己不断地往前跑,可是好像怎么都跑不动,甚至有什么东西把自己往后拖,我恨死了现在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脑子了。


“我要是再不能好起来,我就只能去死了。”灵灵哭着打自己的头。


爸爸妈妈震惊了,紧紧地抱住了灵灵。




 · 03 · 

完美积极的人格乌托邦



灵灵的故事仍然在继续,也有好多个不再相信自己的“灵灵”正在出现。怎么样才能够避免这样的悲剧呢?


我们可以从“机体经验”说起。


婴儿时期,我们凭借“机体经验”来感受这个世界。


比如有人欺负了我,我觉得被欺负了有些难过;有人送我一个礼物,我觉得被关注了很愉快。


我们很本能地感受着这个世界,也很开放地体验所有的情绪和想法,没有好坏的区别。


机体经验内含一个“自我实现趋向”的装置,它会帮我们选择更多有利于我们自身成熟茁壮的方式。


比如有了如前所述的体验之后,它会指引我们选择更利于我们生存的方式,与人交好,而回避被欺负。我们在平日会更加注意保护自己,与人为善。


慢慢地,生活会在“机体经验”指引下变得如我们期待的那样。


3.gif

图片来自于网络


如果这个过程一直维持,我们会长成非常真诚的人:对世界保有强烈的安全感,不需要费心机讨好他人,只需要凭借机体经验和环境的反馈,去选择我们每个人心中偏爱的生活状态,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每个人完满而积极。


爸妈眼中那个积极向上的灵灵也许最终也会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画家。



 · 04 · 


趁虚而入的爸爸妈妈们




但是这美好的人格乌托邦在现实中很难实现,最根本的原因是孩子有一个无法靠自己满足的需要——被积极关注的需要,而且随着年岁的增长,孩子还会发展出积极的自我关注的需要。


这个被积极关注的需要会比“机体经验”更加紧迫和重要,所以,孩子通常会为了获得这种积极关注,而放弃自己真实的“机体经验”。


灵灵喜欢唱歌,但是爸爸说,现在还不是唱歌的时候,你应该将精力放在考学上。


灵灵更加在乎爸爸对于自己的评价,也更加相信爸爸的经验,认为将太多的精力放在唱歌上面,会让爸爸眼中理想的好女儿大打折扣,也会让自己眼中满意的自己变得不再让人满意。


被重要他人的积极关注,和对自己的积极关注,往往是一致的,因为孩子会在成长过程中,他们会将重要他人对自己的期待内化成自己对自己的期待,谁让对他人的需求发展在先呢。





4.gif
图片来自于网络


所以,灵灵一直认为,是自己绝对不能够忍受自己再继续这样下去,而无论她的机体经验曾经多少次提醒她,她已经很累了,已经尽力了,她仍然逼迫自己再努力一些,一定要考上爸爸妈妈心中的那些大学。


孩子们多么渴望爸爸妈妈的积极关注,甚至放弃自己真实的机体经验于不顾。


而爸爸妈妈却正好依仗这个权柄,将孩子雕琢成符合自己价值观的样子。可能最常用的工具就是,“你这样做,我才会爱你。”“你要敢这样,我就不要你”。


不同的情形里,爸爸妈妈的语言千变万化,但不离其宗。让爸爸妈妈洋洋得意的是,孩子往往能够“乖乖听话”,学会大人们认为能做的事,对那些大人们所谓不能做的事敬而远之。


灵灵坚持着学习,而远离了唱歌,远离了早恋,远离了“坏朋友”,远离了画画,远离了艺术学校……



 · 05 · 


孩子们竭力维持平衡




在那些与爸爸妈妈和平共处的日子里,孩子们总是无意识地竭尽所能,让自己的“机体经验”和爸爸妈妈给出的条件能够融合。


灵灵喜欢唱歌的时候,爸妈为她选择的是奥数班,说这个能够帮灵灵上重点初中;


灵灵觉得爸妈是对的,因为后来自己好像也不那么喜欢唱歌了,反而一回家就和爸爸研究奥数题的场景仍然清晰,最后灵灵确实凭借奥赛获奖进入了重点中学。


后来灵灵与班上一个男同学互有好感,爸妈找到对方家到高中让对方不要纠缠,不能妨碍到学习,又和灵灵说,中学时期的爱情都是假象,过了新鲜劲就不再有了;


果然,那个男生看到自己就躲着走,灵灵觉得爸妈对于爱情看得比较通透,自己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


而爸爸妈妈比自己更加懂得自己的感觉是怎么样,又会怎么变化。


就像灵灵第一次咨询里说到的——关于她自己的感觉,爸妈比较清楚。


灵灵在16年的人生中,不断地证明爸爸妈妈的话更可信,而自己的内在感觉不可信。


不再相信自己的感觉,让自己一如既往地听话,做爸妈的乖孩子,是灵灵竭力维持的和谐,因为她想要获得爸爸妈妈的关注,即使以这个关注充斥着各种爸爸妈妈开出的条件。



 · 06 · 


孩子最终会精疲力竭


爸妈心目中和灵灵心目中的那个理想的自己是要考上重点大学的,但当她考入全市最好的高中,几次考试下来,灵灵总在尖子班的最后几名,这让她很是挫败。


她认为是自己不够努力,爸爸妈妈也说再苦也就这三年了,让灵灵继续加油。


灵灵开始熬夜苦读,也不再和同学们出去聚餐逛街,但她最后还是失败了,到后来,她无法专注听课,不能按时完成作业,还被踢出了尖子班……


灵灵精疲力竭,却再也做不到爸妈和自己期待中的样子,她甚至因此想要毁掉自己,就像她在咨询里说的,“我要是再不能好起来,我就只能去死了。”


她想毁掉的是那个考不上重点大学的自己,而最根本的是那个不再能获得爸妈关注的那个自己。


罗杰斯曾经说,“最孤独的状态,是与自己那有自主性的机体几乎完全分离。”


灵灵几乎不再相信自己的机体经验,而能够满足自己的积极关注似乎也成了空,她的想要自毁,也说明了她内心最孤独的痛。


灵灵的咨询仍然在进行,爸爸妈妈在咨询中讲述着灵灵刚刚出生的那些天,他们欣赏着她的眼睛,小手,未褪的胎毛,曾经许过所有父母都有的愿望“只要她能开开心心,做她想要成为的自己”。



5.gif
图片来自于网络

可是到后来,爸爸妈妈越来越少地惊叹孩子的成长,“哇,灵灵竟会走路了!”“灵灵会数数了”“灵灵总算学会了这首诗”……

灵灵在这些讲述里,重新体验着她真实的“机体体验”,这个过程很不容易,但是她让灵灵切切实实地找回了她自己。



公交车上的祖孙俩,如果奶奶看到小男孩撞到了头,可以温柔地抱着小男孩说:


“我知道你更喜欢上上下下,这样很有趣,不过这样很容易撞到头,你是不是也感觉有点痛呢,奶奶真不希望你的头被撞出一个大包来呢!”



猜猜孩子的反应会有何不同呢?



*作者介绍:董娅婷,丁丁心理签约咨询师,临床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整合取向,擅长婚姻家庭、情绪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