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艾利诺•格林伯格(Elinor Greenberg)博士,持有国际团体心理咨询师认证,是国际知名的格式塔疗法培训师。她擅长以活泼务实的方式来教授对边缘型人格障碍、自恋型人格障碍以及分裂样人格障碍的诊断与治疗。她通过培训将自己的经验与方法传授给来自美国、挪威、瑞典、威尔士、俄罗斯以及墨西哥的心理咨询师。





1.png


似乎每个人都在谈论人格障碍


突然间,自恋的、边缘的、精神分裂样的诊断性术语像洒落的五色彩纸一样随处可见。很多人都对此疑惑与好奇:应该如何识别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如何区分自恋型人格障碍、边缘型人格障碍和分裂样人格障碍?


如果你对此有兴趣,可能也会有相同的疑惑。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种非常简单的、我称其为“人际格式塔”的方法来帮助心理咨询师诊断人格障碍,非咨询师人士当然也可以使用。它虽然不足以让你得出完整的诊断,但它一定能给你指引正确的方向。


2.webp.jpg

 

1“人际格式塔”的定义




格式塔是德文Gestalt的译音,指有组织的整体超越(或不同于)各部分的简单之和。人际格式塔是以格式塔心理学理论中的主体与背景关系原则为基础。

 


3.webp.jpg


格式塔的基本假设是:在任一时间点,我们的思维与感知接触到的信息量要超过我们能够处理的数量。为了避免被大量信息淹没,我们会无意识地对各类信息进行优先级排序。在人际关系中,我们更容易注意到与自己当前愿望及恐惧或过去未满足的需求及创伤相关的事物,其中,过去的创伤表现为当下的恐惧。


在我们的主观认知中,吸引我们注意力的事物成为了主体,被我们忽略的部分成为了背景。这是一个潜意识里的过程,让我们从一堆细节信息里形成对他人连贯一致的印象。


2“人际格式塔”和人格障碍诊断的关系



关注人际关系中哪些事物被某个人反复当做主体、哪些事物被这个人反复当成背景,我们就能够识别这个人可能具有这三类中哪一类型的人格障碍。


边缘型人际格式塔具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更关注人际关系中:与他们未被满足的对爱、养育及重新抚育的需求相关的事物;或与他们害怕被抛弃的恐惧或被他人的情感需求所吞噬的恐惧相关的事物。


自恋型人际格式塔:具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更关注人际关系中与评价、自尊、社会地位或有无价值感或公开场合感到羞愧的可能性相关的事物。


分裂样人际格式塔:具有分裂样人格障碍的人更关注人际关系中:与他们对安全感及自主性的渴求相关的事物;或会激发他们对被侵犯、被控制或失去连接能力的恐惧的事物。

 

4.webp.jpg


正如以上的例子所展示的,这三类人格障碍表现出不同的渴望与恐惧,因此我们可以以此来区分它们。在一对一的互动中就能观察到这些不同。


让我们来看看这个诊断方法在第一次会谈中的使用,基于三个不同来访者对我及我的办公室的描述。以下是真实场景中与客户对话的片段。


3一对一案例解析




1、小艾:评估社会地位的人 


小艾是我的新来访者。她第一次咨询时,穿着打扮非常讲究。她环视了房间一周,像是在评估这个房间。她面对挂满了我的证书学历的那面墙坐下,并说道:“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然后她转头看向与天花板齐高的大书柜,问道:“你实际上读了其中多少本书?”我回答道,“大概三分之一。当需要的时候,我会用它们做参考书。”


小艾点了点头,就像我的回答得到了她的认同一样。然后她问道:“这个办公室真不错,是你租的还是……?


我能很明显的看到,小艾想要知道如何从财务方面来评估我。如果这个办公室是属于我的,相比仅仅是租下它,会让她觉得我有更高的地位。当我告诉她整个房子都属于我时,艾玛终于安稳的坐下,我们终于可以开始面谈了。


我觉得自己就像经历了一系列关于自身的能力、学历、财富以及地位的评测一样。


所以,小艾关注的是什么?


因为这个片段太短,所以无法给小艾下一个明确的诊断,但从她感兴趣的事物与提问中我们可以获得重要的信息。小艾的穿着打扮考究,吸引她注意力的东西与我的专业能力、智力以及个人社会地位相关,例如我的学历、书籍以及我是否拥有我的办公室等,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她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我的社会地位以及她是否应该尊敬我上面。


这些是典型的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所关心的。

5.webp.jpg






2、小童:纠结座位选择的人


我的新来访者小童是准点到达的,不早也不晚。他进屋后问道:“我该坐哪儿?”


我告诉他我会坐在哪里,并让他自己决定他愿意坐在哪里。我坐下后,他在离我右手边的门最近的椅子上坐下,能看出来他很紧张。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做心理咨询呢?”


他犹豫了一会,然后答道:“我对我的工作场所感到很不舒服。他们给我换了办公室,现在我坐在一个开放区域里。我觉得我没有隐私,也无法控制我的个人空间。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能来找我说话。这对我来说就是个最糟的噩梦。”


基于他的紧张程度及刚刚告诉我的情况,我问他:“你对你现在坐的位置感觉怎样?这是你想坐的位置吗?这屋里有让你感到更舒服的地方吗?”


小童又犹豫了一会,最后说道:“谢谢你询问我的意见。我不清楚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以前从未有人问过我对座位的偏好,甚至没有人关心我是否愿意。我意识到你先选择位置这件事让我感到开心。我希望知道其他人坐哪儿,我希望事情能在掌握之中,我也很高兴你让我选择座位。我坐在你的右手边是因为它离门最近。(小童尴尬的笑了笑。)在需要的时候,我就能快速的离开这里。”


小童关注的是什么?


小童关注的是隐私、个人空间、物理上的接近程度以及快速逃离人际交际的能力。


这都是典型分裂样人格障碍的特征。


6.webp.jpg





3、苏苏:关注祖母沙发的人


第一次会面苏苏迟到了10分钟,她感到非常非常的抱歉。我不停的安抚她,反复强调我没有因此生她的气。我请她坐下,她走向了我右手边的丝绒沙发,沙发上有柔软的靠垫和一张祖母方格的编织盖毯。她问我能不能脱鞋。


我说:“可以。”然后她抱着一个靠垫,蜷缩在沙发上,脚也缩在了沙发上。


苏苏说:“这个办公室太棒了。温暖且诱人。这张祖母格编织盖毯让我想起了我的祖母。我非常爱她。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每次去看望她我都感到很开心。她是一个神奇的人。她的家里有各种各样的大人们用的物品,她允许我拿着它们玩。她总会准备我喜欢的食物。你让我想起了她。你也很好。和你在一起让我感到很舒服。”


苏苏关注的是什么


苏苏希望我能喜欢她,并很快的与我建立起连结。她认为我是一个热心慈爱的人。她需要大量的安抚,并更容易被象征人际温暖的事物所吸引,例如我的沙发、我的盖毯、我的微笑及我与无条件爱她的人的相似之处。


这可能是边缘型人格障碍的特征。


7.webp.jpg



4将“人际关系格式塔”作为诊断的起点


很明显,在这篇文章里,我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做出诊断。但在第一次面谈中,小艾、小童和苏苏的关注点大不相同,这一点能清楚的看出他们的问题差异巨大,因此给他们做出的诊断也很可能完全不同。

小艾的关注点在社会地位:艾关注房间中与社会地位及对我的评价相关的事物,这显示如果她有人格障碍的话,那很可能是自恋型的。
 
小童则在关注社交距离:小童明确表示当他不能掌握他人与他的社交距离时他会感到不安。几乎我所有分裂样人格障碍来访者都很关注这一点。

苏苏的问题则和她的祖母有关:苏苏不像小童那样对亲密程度感到迟疑,似乎也不像小艾那样更看重与社会地位相关的事物。她感兴趣的是与温暖、喜爱以及舒适相关的事物。我令她想起了她慈爱的祖母,而她也让我想起了我4岁大的孙女——她也喜欢光脚缩在我的沙发上,盖着祖母格编织盖毯,把头枕在靠垫上。


8.webp.jpg

5结论


人际关系格式塔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简单的方法,可用于对边缘型、自恋型和分裂样人格问题做初步的识别及区分。我们仅需要关注那些我们正在观察的人觉得有意义的人际关系事物。

如果这些事物主要属于社会地位与个人成就范畴,那个人很可能有自恋型人格障碍问题。

如果这些事物主要与社交安全感和自主性相关,那个人很可能有分裂样人格障碍问题。

如果那个人更容易注意到与温暖、认同及喜爱有关的事物,他很可能有边缘型人格障碍问题。

9.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