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两个常见的案例,很多家庭都在为这两件事情和孩子斗争。案例中的两个孩子都是学业优秀的,处在青春期,大部分家长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他们的妈妈来咨询:



关于吃的咨询

一个妈妈着急的来求助:糟了,我女儿已经绝食三天来,怎么办。我看过书的,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抑郁了,我该怎么办?
咨询师:三天没吃?是什么都没吃吗?
妈妈:也不是,她只吃零食,巧克力薯片和饮料,不肯吃饭了。长期这样肯定不行的啊,身体要出问题的。
咨询师:哦,长期这样啊?那这种情况多久了?
妈妈:不是这样的,我女儿以前一直很乖的,她也从来不吃这些垃圾食品的,我也一直很注意她饮食管理的,总是给她准备好有营养的东西,因为孩子学习压力大,要补充营养的。但是最近大概是青春期逆反了,吵着要吃垃圾食品,不要吃我做的东西。
咨询师:哦,吵着要吃啊,吃了三天,每顿都吃?
妈妈:不是,早饭有时候她不吃,有时候吃一个苹果,有时候一杯麦片或者一个鸡蛋,中午她要吃肯德基,晚上说中午吃太多了,又不吃。下午她会吃很多零食。这样下去不行的……




咨询师在心里默默评估:所以孩子没有绝食,饿了也想吃,饱了就不吃,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只是妈妈听不见孩子的需要。(更多关于吃的表达和心理联系看这里)




关于睡的咨询

另一个妈妈也来求助:我儿子脾气很差,把我关在门外,是不是青春期逆反,是不是躁狂发作了?
咨询师:发生了什么?
妈妈:他做作业到十二点了还不睡觉,我想催他赶紧睡觉,不睡第二天学习效率会下降的,他不肯睡,嫌我烦,把我关在门外。
咨询师:他说了自己第二天没精神了吗?
妈妈:没有。
咨询师:那你为什么要催他睡?
妈妈:长期睡眠不足不行的呀,身体要受影响的。
咨询师:你怎么知道他长期睡眠不足啊?
妈妈:他每天都睡得很晚啊。
咨询师:也许早的时候他不困呢?他说困了吗?
妈妈:他不困,他说其他同学都学到很晚的,他不是最晚的。
咨询师:他不困,第二天也没有没精神,为什么你非要他睡呢?
妈妈:他不睡我要崩溃的啊,我每天看时间到了十二点,我就不行了。




咨询师从孩子这里了解到:孩子没有认为自己缺少睡眠影响学习,也没有表示体力不支,并且孩子愿意继续学习,妈妈催促睡觉影响他的学习效率,反而让自己没办法专注完成学习,早点休息。劝阻妈妈自己去睡觉,妈妈不听,所以只能做出关门隔离妈妈的动作,避免妈妈干扰。




但这个情况在妈妈这里被解读成:学习压力太大导致孩子脾气差,和妈妈敌对,影响情绪,影响学习效率,是不是应该要帮孩子换个学校减轻压力,似乎孩子学习成绩也没有以前好了。万一孩子自己关门在里面自伤自残怎么办,所以赶紧要求助咨询师寻找办法。

1.webp.jpg

说这两个案例,是想告诉妈妈们,吃和睡是本能,是孩子身体的需要,本能这件事情,是不需要教,任何一个大自然的动物都会的基本动作,你们的孩子作为人类这样一种高级智能生物,显然是具备这个功能的。既然如此,妈妈依然不放心,依然想要管理,那妈妈的行为背后是什么情绪在驱动呢?




焦虑和恐惧




当我这样问家长的时候,家长常常无法直接回答关于情绪的问题,他们甚至会搬出一套一套自己学习过的理论来证实自己的想法。这让我感到他们很焦虑,他们会说,是有点焦虑的。我再问,是不是也有点恐惧啊?他们可能会说,恐惧倒不至于,应该不是恐惧。




焦虑和恐惧,看起来有点像,放在不同的语境里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我想用一个例子来定义本文中所说的焦虑和恐惧,分别是什么意思。




假如你去爬山,别人说,这个山里有老虎,不过也不知道真假。这个时候你可能有些担心,思考遇到老虎怎么办,找人出谋划策想办法,这个是在焦虑。当然你还可以选择不去爬山来,这是迅速的回避了焦虑。如果你爬山爬了一半,老虎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这个时候是恐惧,你可能大脑一片空白,小伙伴在旁边大喊,这是假老虎,不是真老虎,你也根本听不见了,你一边大叫救命一边拼命跑,跑很远偏离了正道自己都没意识到。




所以概括一下,焦虑是对未来有可能发生的危险感到担心,恐惧是对当下在你面前发生的危险感到害怕。




那么我们再回到前面的两个案例,这两个妈妈的行为,很多人都会说,她们在担心孩子未来的健康发展,这是焦虑。的确,焦虑是存在的,但这两个妈妈的反应是远远超出焦虑的程度的,她们听不见孩子们在告诉她们什么,她们好像是被老虎追赶着的人,拼命奔跑,哪怕孩子说很多遍这是假老虎,没有危险,我们安全,可是她们听不到,这是在恐惧中。




这不是听力的问题,一般人说话我们正常情况下可以听见,什么情况下会听不见呢——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上面的案例中一个妈妈说自己要崩溃了,在她崩溃的情况下,的确是看不见、也听不见孩子在表达什么,也的确是无法有正常的逻辑思考和判断能力的。在崩溃的时候,不仅仅是恐惧,往往还伴随着一些其他的负面情绪,比如失望感(谁都不来帮我),愤怒感(为什么你们不来帮我),委屈感(为什么没有人理解我),羞耻感(我怎么会这么没用),自责感(父母白养了我,我让大家失望了),甚至绝望感(我要完蛋了),当一个人被这些负面情绪包围的时候,其实他是没有多余的心智力量来冷静的思考分析判断的,即便通过看书、上课、朋友等得到了很多方法建议,在实际操作中其实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心智力量来有效落实和执行这些方法的,最后他们可能会进一步自责,为什么别人用了这些方法能好起来,我却做不好,陷入更深的负面情绪恶性循环。所以,来到咨询室中的妈妈们,常常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难受。




父母非常恐惧




父母们到底在恐惧什么呢?是在恐惧孩子们的成长吗?和父母们沟通之后发现,有的妈妈说,我父母(外公外婆)一直在怪我没有把孩子教育好,才导致孩子现在这么不听话。有的妈妈说,我同事说没有把孩子养好,别的孩子都健壮结实的,我家孩子一直体弱多病的。妈妈们非常恐惧的是,孩子是因为自己,才没有成长好的,所以她们害怕的是自己没有成为一个好妈妈,因此在成为好妈妈这条路上非常拼命,非常执着




在培养孩子的过程中,父母们可能忘记了,攀登山峰的是孩子,而不是他们自己。当妈妈听到山里可能有老虎的时候,她要杜绝孩子被老虎伤害的一切可能,作为一个好妈妈保护好孩子。所以,别的孩子一身轻松连蹦带跳的爬山,饿了自己找吃的,渴了自己找水,冷了抱团取暖,困了相拥而卧。而她的孩子穿着厚厚的防护盔甲,背着沉重的行囊,拖着中年老母在爬山,这么爬,当然没有其他的小伙伴愿意跟他相伴,他爬山爬得很累很孤独,他也羡慕其他愉快自由的小伙伴,想卸掉盔甲扔掉行囊甩掉妈妈,妈妈会歇斯底里的紧张,不行,前面有老虎,你一个人怎么吃怎么睡,我不放心,我要跟着……

2.webp.jpg




所以,孩子其实很辛苦,他们不仅仅要爬山,还要分担大部分的体力来照顾妈妈,是的,事实上不是妈妈在照顾孩子,而是孩子在满足妈妈需要成为一个好妈妈的愿望,而分散自己爬山的精力来照顾妈妈。但孩子毕竟精力有限,没办法同时完成爬山和照顾妈妈两个艰巨的任务,尤其是升入中学,学业压力增大之后,爬山这个任务变得更困难,和妈妈的冲突就浮现出来了。




有些孩子出现抵触妈妈的所谓的“逆反”,顺利甩掉妈妈的孩子,跟上大部队,开始自己爬山。这些孩子是幸运的,可能一辈子不需要来见心理咨询师,自己慢慢消化了负面情绪。也要感谢这些孩子的妈妈们,没有太执着的不放手,妈妈们也自己消化了不能成为完美妈妈的恐惧。

有些孩子因为妈妈太强大,他们实在无法甩掉妈妈,那就只好扔掉学业,所以出现厌学的症状(以及可能伴随其他各种身体症状,比如抽动症,湿疹,哮喘,鼻炎等,点此链接查阅详情)——这些是青少年咨询的常客




有些孩子自己的耐受力超强,或者说他们的心理功能中压抑的部分也特别强大,他们把当时没有办法承受和消化的负面情绪,暂时压制和隔离在不被他们自己察觉的潜意识里,所以他们可能在成长期没有体验太痛苦的感觉,他们不仅仅背着妈妈爬山,他们还顺利达到妈妈所期待的山顶,之后,他们开始迷茫了,自己为什么要爬山,自己在为谁爬山,自己到底要走哪条路,爬哪座山?——这些是青年人咨询的常客




有些孩子以为,自己就应该和妈妈爬同一座山,山上也有不可预知的何时会出现的老虎,于是当他们组建自己的家庭,开始养育自己的孩子,或者自己在事业发展中遇到自己不能突破的瓶颈时,一些当年妈妈对待他自己的方式会在他的记忆中浮现出来,他可能也会变成当年那个自己讨厌的妈妈的样子。——这些是中年人咨询的常客。




有些孩子一开始甩掉了妈妈,可是因为长期带着盔甲包袱爬山,他们觉得自己无法适应其他小伙伴的节奏,真的遇到了困难,只好又退回来,和妈妈一起慢慢走,这时候又强化了妈妈的观念:你看,你一个人爬山果然是不行的,还是要靠我撑着——这些,可能是婚姻咨询和恋爱咨询的常客(常常纠结在要不要亲密进入关系中,近了,冲突,远了,又不行)




父母拒绝恐惧




还有一些父母,他们是拒绝承认自己恐惧的。为什么呢?他们不一定是在撒谎,而是他们自己可能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恐惧。似乎在我们的文化中,承认自己胆小害怕,是没用的,所以不仅仅他们自己不允许自己意识到恐惧,他们甚至还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恐惧。




而当父母面对孩子害怕求助时,表现出不可思议,回应说,连这个都害怕?这有什么好怕的?或无法在孩子面前承认自己害怕也无法帮助孩子,他们可能回应说,那能怎么办,或不耐烦,我有什么办法,别哭了!或者父母自己太有能耐,嫌弃孩子竟然没能耐,严厉批评,不许怕,你是男孩子……类似这样的回应,会让孩子觉得害怕是可耻的,无法接纳自己害怕的情绪,所以孩子会表现出需要努力克服自己的害怕,所以会立即采取一些行动,哪怕他其实很害怕,也要告诉自己不害怕。似乎只有立即响应,才能把害怕控制住。

3.webp.jpg




这样的人,因为在成长过程中是孤独的,在向父母求助的时候可能被嘲笑,或者被拒绝,或者发现对方也根本无力帮助自己,因此他们也很难建立起对周围环境的信任,他们无法相信周围人是善意的,可能有人愿意帮助自己的,可能有人愿意为自己付出的,所以他们可能在日常社交人际关系中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在亲密关系中却无法感到安全和信任。——这也是亲密关系咨询的常客。




一些孩子的确会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被培养出超越同龄人的能力,这些反应也是人类这种高级生物的高级智能的体现,大脑会为了保护我们,自动帮我们屏蔽掉一些自己不喜欢的感受,比如恐惧感,孤独感,绝望感,羞耻感,使得我们意识层面可能真的没有察觉到这些感受,但它们并非不存在,而是被隔离在潜意识里,并且指挥你做出某些行为来对抗它们,比如拼命跑,拼命自救,拼命求救。这类孩子在童年时期可能显得很成熟很优秀,因为他们可以克服自己的恐惧,挑战一些其他孩子不敢挑战的事情,在学业和事业初期表现得很成功,也许他们还会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英雄一般。久而久之,恐惧,可能就成了一个会被他们遗忘的情绪。而焦虑替代了恐惧,让人觉得需要不停的寻找解决办法。




然而,总会有找不到办法的那一天出现的,比如成年后在育儿问题上,比如在事业瓶颈期,当他们已经拼尽全力却依然达不到自己期待的效果时,他们对于自己无法再进步感到深深的恐惧,又用不停的焦虑来试图解决自己的恐惧,明明已经非常疲惫来,却依然不敢停下来休息,不敢停下来看看周围的风景,不敢停下来听听周围的人在说什么,直到自己筋疲力尽崩溃的那一刻,他们会感到自己很糟糕,怀疑自己。——这也是成年人咨询的常客。




不管一个人的客观层面成就有多高,如果他的成就是被恐惧感所驱动的,那么哪怕他的成就在世人眼里已经非常高,他依然很难感到幸福和安全,因为他总是担心后面有人会超越他,就好像总是有一只大老虎在追自己。

父母接纳恐惧




那么,那些不太会来咨询的人,是因为他们的人生特别顺利没有挫折吗?当然不是。面对同样的挫折,有些人无能为力,绝望恐惧,有些人会感受到压力,但克服困难之后也可以享受成功的喜悦。所以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挫折体验,而是他们在挫折中对负面情绪的容纳能力比较强这个容纳能力是怎么来的呢?

4.webp.jpg




如果在成长环境中,父母对孩子负面感受包容度是比较高的,那么孩子就比较能够积极面对自己的负面情绪,而不必掩饰和拼命控制负面情绪,他们就不用消耗多余的力量,而可以专注在应对现实挫折上。




比如说,当孩子对某件事情感到害怕的时候,爸爸妈妈能够温柔耐心的回应孩子:宝宝有些害怕是吗,是啊,这个事情挺可怕的,并且抱一抱孩子,安慰一下,现在好些了吗?孩子会在父母的安慰中平静下来,慢慢的,孩子自己会觉得那些可怕的事情变得不那么可怕了,孩子也不会觉得自己害怕是不被允许和令人羞耻的。等孩子平静下来之后,爸爸妈妈可能会教他一些具体的方法,告诉他怎么应对困难,而不是直接代替孩子去消除困难。




那么等孩子长大之后,他也就可以自己接纳自己的恐惧情绪,他就可以平静的运用他的智慧和能力,冷静的判断局势,思考眼前的困难值不值得害怕,是否需要采取行动。他曾经在父母的帮助下学会了克服困难,因此他也能学会向身边的资源求助,并且能够听得进去周围资源的有效建议,体会到不必孤军奋战,也会让他对克服困难更有信心这样的孩子,有力量去开拓和冒险,因为他知道遇到困难时可以求助,失败了也不会感到羞耻,因为这些都是被允许的。当他获得成功时,他也能享受成功的喜悦,因为这是他自己喜欢的追求。




在动力学咨询中重塑关系体验

你看,上面所有提到的来咨询的各种可能,基本上都离不开成长环境中的亲子关系问题。问题是因为关系造成的,那么也需要在关系中解决。这就是为什么,咨询师常常告诉来访者,给建议并不能帮助来访者真正的成长,因为这只是让来访者重复固有的解决问题模式,在短期内缓解焦虑而已。来访者真正需要处理的,是如何接纳和包容自己的负面情绪体验。迟早,来访还是会遇到咨询师也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还是会有负面情绪出来,如果自己依然不能承接自己的负面情绪,那么咨询就没有效果。

因此,咨询不是针对问题,不是为了寻找办法,是咨询师和来访者一起在待着,建立关系,在这个新的关系体验中,犯错是被允许的,无力感是正常的,恐惧也不是什么令人羞耻的事情,所有的负面情感都是可以被接纳的,还原一个健康的亲子关系,这才能真正帮助来访者成长出有力量的内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