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咨询场景之一

来访者NZ说:“我感到别人口中凡是不好的事情,都是在说我。”
咨询师问:“只有不好的和你有关?”

NZ:“嗯嗯。他们的任何一个表情,一个语气都透露着对我的不屑和嫌弃。”
当细问“他们”指的是谁,NZ的回答是“所有人”。


 · 02 · 

咨询场景之二

NZ说“好难过,我从小被要求学习好、要美、要听话,可是却从没感到“我”,作为一个人,被完整地接受,没感到被妈妈爱过”。

“妈妈是无辜的,她那么不容易,付出了那么多,又生着病,身边很多人都欺负她,她很可怜。可我却对她没耐心,太不是人了。”

“不知为什么,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太差劲,对别人要求太多。感觉什么都是我的错!”

1.webp.jpg


 · 03 · 

场景一和二都来自NZ。因拒绝社交,觉得自己低下不堪,和家人关系紧张而求助咨询
场景一发生在咨询初期。一个人在所有场合被所有人否定的情况,不太容易在现实中发生,却是NZ精神世界中的毋庸置疑的现实。

NZ为什么需要这样看待自己和摧残自己的生活?

简单总结NZ的心理历程:因缺失无条件的爱和容纳感到悲伤孤独,并因缺失爱而愤怒。多年来这些复杂的感受纠缠在一起。

内心的气愤,甚至还没表达丝毫,就好像自己已经在控诉那可怜的妈妈。

妈妈受过很多苦,心里受了很重的伤。因为这层苦,若NZ表达对她的愤怒,则像NZ没良心。更让NZ担心的是朋友、亲戚和网友会指责ta“不孝顺”。

同时,NZ又心疼妈妈,因为妈妈脆弱。NZ担心自己内心的气愤像那些曾打在母亲身上的巴掌一样,伤害母亲,让她承受不住。顺理成章地,NZ为自己的愤怒而感到内疚和羞耻。“我太不是人,怎么能责怪这么脆弱、自我牺牲的妈妈!”

内疚比悲伤和怒火还沉重几倍。为避免内疚,ta一方面压抑愤怒,另一方面不惜惩罚自己来缓解这罪恶感。而这两股动力拧成一股自毁之力。
2.webp.jpg


 · 04 · 

被压制的怒气的暗流,只得寻个去处,心里才能安定。本来向外的愤怒的激流就像急流遇到礁石,被迫转向,向内攻击自己。

NZ想到自己的不完美,不聪明,需求还多,哭哭闹闹,有什么值得被爱呢?青春期叛逆,早恋,不让父母省心;学校不体面,毕业后赚钱不多,伴侣不完美,有什么值得被接纳的呢?魔童哪吒的父母只在动画里。

不能完全杜绝对可怜妈妈的愤怒,怎么可能是可爱的呢?

接着,惩罚十恶不赦的、有罪的自己体现在行为上,让一系列的自毁、自我打压的行为顺理成章:抑郁到暗无天日,或者工作严苛到鞠躬尽瘁,或者从不觉得别人会喜欢自己,让自己处于不健康关系中,贬低自己到不能出门,等等。

被村民误解的哪吒三天不吃饭的时候貌似经历了类似的心境。

3.webp.jpg

于是,在咨询初期,NZ呈现出低自尊,试图压抑却爆发的愤怒,自我破坏的种种表现。

大胆时,NZ渴望着不用内疚和羞耻圈住自己的同伴。渴望同伴只是单纯地喜欢和自己玩耍,接得住自己的大力,不把自己的无穷大力当做邪恶的力量和故意的破坏。

 · 05 · 

很好奇:
所有感到羞耻内疚的人,真的做了伤人的事?
自己内心感到委屈就是在责备他人?
需要被哪吒妈妈那样的爱,就应该被笑话?
不完美的人就不值得被爱和接纳?
NZ从未想过这些问题。或者NZ问“难道不是吗?”
 
NZ太确定自己是那个需求过度,不知感恩,低下到尘埃的人。羞耻到不敢也不值得和别人说说这些乱成一团找不到头绪的感受和想法。

内心这连串的过程不断循环,不断被自己确认、巩固。最后NZ确定自己就是个“一无是处,愤怒卑劣的人”,所以“别人虐待、看不起自己都有道理”。心里苦,只能往肚子里咽。
 
如果幸运,NZ们由衷地问,“有什么办法走出来?”
很欣慰NZ们开始问这个问题。因为NZ开始将自己这个人和心里的“罪恶感”剥离一点。

4.webp.jpg

先和信任的人说说。这个人不会轻易评判,在乎也尽力了解你的感受。多次说,一次次从不同角度聊的时候,慢慢理清自己环环相套的思绪和其中有可能调整的部分。就像哪吒一样,一次次被接受的体验让他慢慢知道自己并不那么糟。

当“道理类”“纠正类”言说入不了你心的时候,细细思考以上的问题。

细细诉说,时而有感受,时而也理性感性兼具的体验,从理性和感情上都理解自己。也许由来已久的感受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非常可以理解。请给自己充分的时间和宽容。
 
此文中,为简明而用“母亲”替代所有主要照顾人。

-End-

*作者介绍:刘雅琳:“PYP咨询师黄页”入驻咨询师,美国执照心理咨询师;费城精神分析中心成人精神动力高级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