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篇文章第一次发表,有不少朋友给我发微信说,你写得好贴切,我也是这样长大的。
我们的母亲好像都是同一个人。
为什么在我们身边,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这么多的母亲喜欢去控制?把控制孩子当成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因为她们需要这种控制带来的安全感,她们需要这种把控孩子的世界,塑造孩子成为理想的样子的价值感。
安全感和价值感,是中国母亲普遍缺失的东西。


这不是一位母亲自己的错。这是一个代际的轮回。

在成为母亲之前,她们是女儿,是女人,她们经历了怎样的开始?她们经历了怎样的成长?

我们每一个人可能曾经都是个被控制者,我们的生命可能或多或少都被母亲或父亲以爱之名控制和侵占了。

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觉察。减少控制,不堂而皇之以爱之名,侵入他人的生命。

 · 01 · 

有一位妈妈来找我,她说自己最近大半年以来非常痛苦,觉得自己教育不好自己的女儿。

 “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时候觉得一切都很好的,可现在我觉得我根本没法教育她,觉得自己很失败。”她很自责难过。

“其实,这些不是孩子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你的焦虑、痛苦、自责,是你的情绪出了问题。”

“我也知道,我有问题,但是我真的希望孩子不要养成一些不好的习惯,难道我不该管吗?”

“比如什么样的坏习惯?”

“她一年级了,写字的姿势不对,这样下去会驼背啊!我不能不管,可是她改不了,总是屡教不改!”

……

不知道,当你看到这段文字你的心情是什么?

脑海中浮现的这个妈妈和女儿在一起,妈妈督促女儿写字的画面会给你带来什么感受?

我和这位妈妈分享了我的感受:我感到的是她对孩子的控制

不能养成不好的习惯,这是妈妈的愿望。

当然这也是为了孩子好。但是你去教育孩子,这个属于你自己的部分,这是过程。而孩子选择接受还是不接受,是马上改正还是慢慢改变或者坚持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写字,那是第二个部分,这个部分是孩子自己的部分。

妈妈做完了自己作为妈妈去提醒和教育的部分,但不能接受孩子行使自己的选择和决定,这不是控制,是什么?

1.webp.jpg


 · 02 · 

一个周而复始的故事在很多家庭,很多关系里面天天上演,我们行使着人性本能中控制的行为,但是我们为我们的控制找了无数个理由,而且越来越意识不到,我们在控制,在找理由的这个过程。

因为大脑会屏蔽掉我们不想感觉的——让我们不得不深思和痛苦的、逼我们面对真相的潜意识,大脑只经过我们的允许,传递一些我们能接受的想法到我们的意识里。

“我不是控制孩子,孩子如果这样写字会变成驼背,我就是毁了她!”

“我不是控制孩子,孩子如果三年级还进不了全班前五,他以后就完了!会成为社会的底层,你觉得社会的底层就不痛苦吗?”

还有伴侣之间,恋人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甚至朋友之间……

我好朋友的爸爸有段时间因为突然意识到衰老而情绪非常低落。

他害怕死亡,死亡焦虑让他很难应对,出现了老年人很常见的抑郁情绪我鼓励她爸爸找点事情做,只要是让他自己开心的事情,都可以。

有一次,和好朋友及她父母一起吃饭,朋友妈妈当着我的面,对老公说,“一周三次去打麻将,每次回来都脸色难看,一副疲倦得不行的样子,我真是愁死了,我跟你说,你这样迟早会死在麻将桌上!”

一顿饭重复了四五次,

朋友爸爸则激烈地申辩说自己只是想做点开心的事情,再说考虑到老婆的警告,一周也就打三次,每次就是三四个小时。

“你这就是咒我死!”爸爸发飙,战争升级,饭都差点吃不下去了。

这对叔叔阿姨,一向很恩爱,阿姨就像小女孩总是依恋着自己的老公,到了老年都是这样,现在却经常发生这种争执,好朋友很无奈,私下问我意见。

我就表达了我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的感受:
  • 妻子一直视丈夫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很依恋也很依赖他。

  • 丈夫突然间意识到死亡在逼近,产生了抑郁和焦虑的情绪。

  • 这种情绪也感染了身边的妻子,她认同了丈夫的焦虑,也感到恐慌,害怕丈夫死亡。


丈夫想用打麻将的方式让自己重新找到快乐,这是他应对自己焦虑和抑郁情绪的自救。

但是妻子却很害怕打麻将会让他突然心脏病发之类的,突然间离世,所以她一改常态,甚至不惜说出很“恶毒的话”来阻止他,她其实非常恐惧而且因为阻止不了丈夫愤怒。

我能感觉到,即使是万一有意外的死亡,但是朋友的爸爸也希望可以在老年生活中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

何况麻将是目前他找到的让他觉得现实不再是煎熬的一种放松方式,这对他的情绪很重要。也是他的选择和决定。

他有考虑到风险,也有节制,然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但是这位一直依恋他的妻子,却因此非常愤怒,因为她想控制他。

她想用自己的方法来控制自己的丈夫不要死亡,或者尽量晚一点死亡,即使是让他放弃他觉得唯一有意思让他感到情绪放松的事情。

她希望他不要做,如果他还是一意孤行,那么对她来说,这个人这件事就失控了,她可能就要面临丈夫也许会因为打麻将死去的结局,她害怕极了,她无法接受。所以她会说出那么“恶毒的”语言。

这个故事还有个后续——朋友回家和妈妈说了,她这是在控制,妈妈开始不能接受这个说法,还情绪激烈的反驳。

但是隔天一早,朋友妈妈就对她说,“我想了一晚上,我确实是控制他。因为我不能让他死。我接受不了,我接受不了这个世界没有他。”

那个当下,我们都沉默了。

我们太“爱”一个人,依恋他,投射他,期待他,因此控制他。

2.webp.jpg


 · 03 · 

接受不了相濡以沫几十年的伴侣的死亡,是一种很大的恐惧,为了对抗这种恐惧和焦虑,于是这位妻子必须去试图控制。

表面上看,这种不要打麻将的警告,是为了丈夫能多活一段时间。

但是如果这是丈夫自己的决定,他要选择这样度过自己的日子哪怕迎来自己的死亡,妻子因此而愤怒,就不能说是因为爱,说白了,那是因为她自己接受不了丈夫可能的早离去,她自己会非常痛苦孤独。因此,她才想阻止她的丈夫。

“超我”很强烈的朋友注意,我绝对没有要批判这位妻子,说她很自私的意思。

就好像我也绝对没有批判来找我的那位妈妈,觉得她想控制她的女儿,她就只是个表面的伪装的好妈妈。

我不想批判任何人。

这个世界不是人人都有问题吗?
包括我。我的问题还特别多。

谁能没有恐惧?

除非开悟。悟到这个世界和宇宙的真谛。方能没有恐惧。

有恐惧,就有控制。有控制才有痛苦。

3.webp.jpg

所以我写这两个故事,写这个妈妈和这个妻子,不是想批判去控制别人的人,而是想说,如果一个人总是在控制他人,那么起因是源于某种强烈的恐惧,而这种控制则是让她产生痛苦和焦虑的根源。

如果我们能明白这一点,我们就会少一些痛苦,焦虑。

如果我们能从让我们恐惧的那个起因上去思考,那就是关于我们认知事物和自我成长的有益的思考,我们距离开悟就会近一些,

而不是把我们所有的生命能量都耗费在和别人、和事情的控制中,然后去斗争,去镇压,去强迫,去痛苦。

当然,这是很难的。

但是,在每一个关系里,每一件事情上,你都可以试着去用这种角度去看待和思考。

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了,认知也会不一样了,我们的情绪会变得不一样,我们因此而采取的行动也会不一样,这就是著名的合理情绪疗法

其实说白了,就是改变认知,从而改变情绪和行为。

这个方法特别适用于那些,在想控制和对方反控制的拉锯战中,已经筋疲力尽千疮百孔的人。

我能体验到,那种强烈的痛苦。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经过这种自我认知的审查,可以得到自我的治疗。

 · 03 · 

我有一个极度喜欢控制的妈妈。

心理学里面老师讲到的很多关于母亲控制孩子的例子,我妈妈都做过。
我妈妈有焦虑症。年轻的时候,就很焦虑,因此她要我做到的我必须要做到:

写字的姿势,
写字的速度和字体,
写作文的分数,
每次考试的成绩,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间,
生病了必须要打吊针(过度治疗),
下雨刮风绝对不能出去玩,
吃任何东西之前必须要洗手(不断洗手),
必须要穿多少件衣服。

我的童年的记忆没有什么欢乐,总是阴沉沉而压抑,我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在外面狂奔,我不能按照我自己的意愿穿衣服。

我是冬天我们班穿得最多的人,我总是因此被班上同学嘲笑,我为了父母而认真学习,因为我妈妈在食物上的规定和唠叨,我小时候一直轻度厌食来表达反抗……

我学习了心理学,我就穿越到了我妈妈的那个时候,

她极度焦虑,她刚刚成为一个妈妈,她自己有个非常糟糕的母亲,然后她自我价值感很低,她特别需要自己极度被认同被赞赏需要自己极度完美

——所以她非常恐惧我生病,非常恐惧不能教育好我,非常恐惧我摔跤跌倒或者被细菌感染,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恐惧,为了让自己的意识认为自己是一个完美的母亲,从而不受到“超我”的攻击,感受到自己有价值,我妈妈就必须要时时处处严格控制我

我爱我妈妈,我也因此在童年和少年恨她,她的控制给了我一个灰暗的童年和强烈的心理阴影。

她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快乐。
我当然也没有。

控制不会让任何人快乐。

因为对于想去控制的人来说,只有真的不恐惧了才会快乐;而对于被控制的人来说,只有自由才是快乐。

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有和我一样的妈妈和童年。

中国的很多孩子就是这样长大。

也因此,这样长大的孩子,包括我在内,都非常喜欢去控制,都有很多的焦虑。

这就是循环,这就是代际传承。

我们的父母赋予了我们童年,也赋予了我们这样那样有问题的人格。

很多人被父母控制得太久,而无数次的被迫放弃按自己的意志行事,以至于后来长大,父母根本不在身边甚至都不在这个世界了,还是只要为自己做点什么,想行使一下自己做决定的权力,就会觉得浑身不对劲,就会强烈地谴责自己,就会很内疚。

被关得太久的人,对自由会不适应。

 · 04 · 

我想回到那个妈妈的故事。

女儿如果这样写字就一定会驼背吗?
这个妈妈的推断不是客观的。

任何推断都不可能完全客观,因为那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何况妈妈对于女儿来说,是另一个人,她怎么能决定女儿会怎样呢?

但是当女儿坚持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写字,这个妈妈表现出的痛苦和自责,情绪性的问题,这个刚上一年级的孩子会感觉不到吗?

这个六岁的孩子会非常痛苦——如果坚持自己,那么我就会伤害我的母亲,如果顺从妈妈,我就会失去自己。


这是人的本能极为痛苦的感受,孩子无法清晰地意识到这种感受,更加无法在脑海里思考或者用语言表达,所以这种感受会更多地进入到潜意识之中,形成孩子的人格。

如果她坚持了,或许她以后会成为一个比较能活出自我的人,但是违背了母亲并且给母亲带来痛苦,她会对自己进行惩罚;

如果她放弃自己的坚持,然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一件件放弃,那么她的妈妈对她的控制会越来越强烈,她会慢慢麻木,会成为又一个无法活出自己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孩子。

4.webp.jpg

或许有人看到这里,觉得我是危言耸听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就能做出这么多严重的论断。

即使有人这样觉得,我仍然会这样发声。

因为身边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无数家庭上演。

中产阶级集体的焦虑,传染着很多人,很多人把这些焦虑和恐慌都投射到孩子身上,以严格控制孩子生命的方式来缓解自己的生命深处的各种恐慌和焦虑。

人是需要亲密关系的,是活在亲密关系中间的。

但,控制是毁掉亲密关系的罪魁祸首。

它制造的是监狱,不是爱,以爱之名制造的监狱,还是监狱。

我们的痛苦,来源于我们自己,而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伴侣。

想让她这样做,那样做,害怕孩子或者伴侣不这样我们就要面对的后果,于是我们竭尽全力地去控制,这只会让我们亲爱的人离我们越来越远。

恐惧才是我们人类永恒的课题。试着正视它。我们消灭不了恐惧,我们要试着和它共同生存。

试着这样思考:

你很愤怒,因为他不听你的。
想想他不听你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想你对那个结果的害怕,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真的承受不了那个结果吗?再想一想。即使出现了你担心的最糟糕的结果,你真的无法承受吗?

你是不是害怕别人的指责?或者内心的谴责?或者搞砸?如果是,那这个害怕是你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和那个最糟糕的结果呆五分钟,试着接纳它。和最糟糕的结果再呆五分钟,看看你对它有什么新的理解和看法。

有什么不同的感受了吗?现在对于你畏惧的事情。然后告诉自己,最糟糕的结果发生的概率,其实你不知道它的概率。它真的会发生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你能控制的只有你自己。世界上一切事情都不在我们掌控之中,我们只能做好自己。


现在你平静了吗?你感觉好些了吗?

那么再来一遍。

愿你的心,总是不被恐惧侵扰,也无需控制他人。

- End-

*作者:周小宽,心理咨询师、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陪伴者、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有点特别。本文转载自胡慎之(ID:hushenzhixl)。胡慎之,关系心理学家。中国心理学最有影响力50人之一。CCTV心理访谈特邀嘉宾。20年的咨询实践,15000小时的个案经验,向日葵心理创始人。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