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说实话,我少见到对自己亲密关系感到满意的夫妻。


或,拆开看。我少见到对自己亲密关系满意的人。


大部分人过得稀里糊涂。既说不上自己当初以及现在,喜欢另一半什么。也没法尽数说出自己的诸多不满。


总感觉一切都好,但又诡异。


总有鸡汤来灌人:一个人有没有教养,就看他如何对待亲密的人。


或一个人最深的教养,就看他独处的时候在干啥。


每当看到这样的文字,我都内心紧张,赶紧点进去看看自己还剩几两教养。看完感叹,啊,又是没教养的一天呢。


鬼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一个人对待身边最亲近的人,必然与对待别人不同。通常都是对越亲密的人越不客气,因为对他有需要。对待周边的关系,坦然处之,举止得体,是因为没有瓜葛,防御得体。


对越亲密的人,藏着自己最深的需要。有需要,就有欲望,欲望织就的盔甲,又软又弱。因为能否被满足,全然捏在别人手上。


这时就必然会产生被满足后的快乐,和未被满足的伤心绝望。


一旦一个人升起情绪,就无法相敬如宾。夫妻关系,是曾经亲子关系的翻版。

图1.webp.jpg



 · 02 · 


网上骂琼瑶剧骂得紧。大约十几年前曾有人在媒体上劝导年轻人少读琼瑶,因为会塑造不良的婚姻观。


我倒认为没有必要,因为此间因果联系是有,但是倒置的——正因为他产生了婚姻观,才决定了他是否爱琼瑶小说。


不可否认,很多人的婚姻观是:我要当小太阳,让人围着我转。因为没人围着自己转过,哪怕是在1岁以前,最该被人围着转的时候。


很多人小时候并没有真正指望得住父母,也许这对夫妻曾给过孩子温饱,这是最基本的生理满足。但他们没有能力满足这孩子的需要,他只是想被安慰一下,他想被鼓励,他想得到一些支持,他想要被原谅和理解,他希望能被允许哭一场。


甚至,此刻他只是想吃个鸡蛋,可伸过来的永远是一碗粥。因为粥可以吃一整天,母亲就不用那么疲惫。这是家庭的需要,这个孩子的鸡蛋,说不出口。


极致地被忽视需要后,这个小孩形成两种极致的反应:我不要了。我拼命要。


不要的,是因为知道父母没有力量,给不起。如果仍然怀抱满腔期待,那破灭的时候该有多惨烈。于是自己阉割掉自己的需要,此生不要,我能我行我可以。


拼命要的,就是在婚姻中无比折腾的那一位。潜意识希望亲密关系中的另一半,看懂自己,满足自己,使得自己的空洞看上去没有那么空,那么黑暗,那个当初的小孩就不必显得那么可怜。


很多人睿智地选择了一个奉献型的配偶,这配偶此生的心愿就是找到个需要自己照顾的人,让他奉献一切。


啊,这凹凸组合。


但很多人蠢萌的潜意识,替他找了个猪队友。不过,即便队友并不属猪,他的愿望也很难实现——毕竟,你病成凹,他病成凸的人,实在太少。


图2.webp.jpg



 · 03 · 

大部分配偶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在正常和疯癫之间徘徊,大部分时候正常,偶尔疯癫。这样的人就算是健康人,健康人给你做配偶,才不会围着你转。


他又不是摇头风扇。


一旦希望破灭,没有人会来用我们喜欢的方式满足我们。会经历一个很痛苦的过程,这个过程和小时候一样绝望。


我以为你可以,但其实你不行。


我有来访者谈到,她们的需要被丈夫拒绝的那一刻。她的感觉是,自己的需要是罪过,自己不该去要。


又一次被割疼了。

图3.webp.jpg


于是她们会形成以下策略:


一、拼命折腾,决不放弃


我教你啊,你只需要在我这样的时候那样。在我生日的时候送我玫瑰,我给你发网店地址。能记住结婚纪念日,我帮你手机定备忘。


我教你如何对我,可好?


为什么还是不会???


为什么还是忘记???


对方拼命道歉,是真的不会,是真的忘记了。因为只能这样,来攻击一直需要的你。


二、我不要了


再割一次呗。


小时候就割过一次,倒也不再怕什么。之所以割掉,因为原来你与父母一样虚弱,不能问你要。要也要不来,徒增痛苦。


曾有人与丈夫冷战,因为丈夫无力满足。她问,该如何是好。我说:你就没试着割一割?割掉自己的需要,就不会疼了。


但她没有,她依然执着地,有力量地,像个孩子一样。生机勃勃地去要,去痛苦着。


割掉这个过程,并非我们意识层面说:既然你不给,我不问你要了。阉割并不容易,因为绝望才是镰刀。


是真的绝望了,知道自己要不到了,那个镰刀落下了。


连同对对方的感情,一起被割掉。


三、离婚


既然都割掉了,就散了吧。


四、寻找下一个太阳


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通常还是会被看上去就不太会奉献的人吸引,因为他们的气质,会勾引你疯狂地对他们产生需要。


太像父母了啊。


五、如题。


-End-


作者:栾晶(ID:luanjing007),和你一起,用心理学看世界。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