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子  · 

N号房和鲍毓明性侵事件曝光之后,很多类似的性侵儿童案件,走进了我们的视线。

整个社会对普及性教育,预防性侵未成年人的呼声也愈发高涨。

可是在这些声音之中,我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一头“房间里的大象”被人们刻意回避了,这就是未成年人的性行为。

在谈论性教育问题时,我们似乎理所当然地默认,绝大多数未成年人是没有性经验的——“小孩子知道些什么? 不提就没事。”

实际上,“知不知道”和“好不好奇”、“想不想做”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早在17年前, 广州市两名高二学生,在看到一则“中学生九月堕胎潮”(在开学之前堕胎)的新闻后,就做过一组调查。

结果显示:在279份问卷中,54.2%的中学生接受未成年人性行为。

这个数据大概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虽然调查范围不大,但我们已经能从中窥见,部分未成年人对于性行为的态度。

少男少女为什么会早早踏入“禁区”,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图1.webp.jpg

《藏在书包里的玫瑰》包含了20位未成年人的性经历采访,曾被西部某教育机构视为淫秽读物查封。

但我却觉得,它是目前为止,我看过最好的性教育读本之一。

展现的正是这些大人们不敢正视,孩子们不会主动提起的问题。

面对未成年性行为这件事,成年人要么回避,要么训斥,很少有人像这本书的作者一样,站在平等的视角与青少年们探讨性与爱。

了解未成年人的想法,才能更有针对性的普及性教育,更好地保护他们。

如果你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  1  · 
好孩子们的秘密



总有些父母认为,只要小孩好好念书,成绩优秀,就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了,因为好孩子是不可能偷食禁果的。

但《藏在书包里的玫瑰》却打破这个“幻想”:

作者采访的孩子中,有半数以上是师生公认的好学生紫琰就是其中之一。

17岁那年,她在本地的重点高中念书,升学压力本来就大,父母却还在不断向她施压。

一天,她又跟父母吵架了,晚上不想回家,就骑着车在街上游荡,打算去网吧熬一宿。

与网友聊天时,紫琰忽然萌生了去网友家借宿的想法,对方也同意了。

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熟,但那个人承诺两人可以分开睡,让她住在卧室,自己去客厅睡沙发。

图2.webp.jpg

她急切想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也没什么戒心。

从网吧出来的时候,她虽然远远看到了正在寻找自己的父母,但那时自己只想逃离管制和压力,于是骑着车飞快地离开了。

回想起那晚,她觉得就像一个错乱的,不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见面之后,两人先去唱了会儿歌,直到凌晨2点才回去。

到家之后,那名网友并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去客厅,她也没有拒绝,就这样糊里糊涂地与他发生了关系。

因为并不喜欢这个男孩,当时她很漠然,把这次经历当成一种纯粹的发泄和自暴自弃。

可这件事结束后,她的心情反而变得更糟。

先是担心会怀孕,然后又开始对自己感到失望,像是陷入了无法挽回的堕落。

图3.webp.jpg

她反反复复地想,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一直伤自己的心,伤父母的心,却没有答案。

莫名其妙的第一次,给紫琰的心灵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甚至让她在一段时间里,对自己的身体放任自流,不再重视和信任感情。

直到长大成人,她也不曾与父母说起过这件事,也没有谈论过自己任何一段恋情。

因为从小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她与父母的关系并不亲近,除了学习之外,再没有其他话题。

父母很保守,小时候一起看电视,有接吻的画面,妈妈都会遮住她的眼睛,更不用说什么性教育了。

她说,如果能跟父母早有交流,或许就能避免那次冲动的行为,至少不会发生得那么早。

图4.webp.jpg

在这本书里,所有接受采访的孩子,都和紫琰一样,还不明白“性”是怎么回事,就背着家长发生了自己的第一次。

无所不在的压力,是孩子发生性行为的原因中,成年人最容易忽略的一点。

他们的父母,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孩子经历了什么。



 ·  2  · 


男孩/女孩的性与爱

令我非常意外的是,大部分受访者的第一次,并非出于对爱的渴望。

并且,驱动男/女孩发生性行为的,是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

孙杉是一个很有表达欲望的男孩,高二那年他遇到了第二个女友,女孩正在念大一,年纪比他大些。

那时他已经看过一些“小黄片”,很想知道性交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是否真像电影演得那么夸张。

恋爱谈了有一段时间,向女友试探过几次口风后,一个周末,宿舍没人的时候,他们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

他当时很冲动,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买安全套这类东西。

女孩其实并不想做,始终处于被动的状态,而且很害怕,一直问他:“万一有了怎么?怎么办?怎么办?!”

他哄她不要担心,其实自己心里比她还怕。直到下个月女友说来月经了,他才放下心来。

在他看来,青春期的性欲望就像饿了要吃饭一样,你虽然不想,但生理却要求你这样。

图5.webp.jpg

与青春期的男生容易在性欲中煎熬不同,青春期的女生更在意情感的交流。

历历的第一次发生在16岁,当时她正在澳大利亚做交换生,正好初中时的初恋也参加了这个项目。

因为与高中的新同学不熟,她只能与这个前男友说说话,一来二去关系就又亲近了。

直到发生关系前,她对性的印象都非常懵懂,觉得不过是像电视上那样,一个男人压在一个女人身上而已,连勃起是什么都不知道。

相比第一次的经历,历历似乎更喜欢谈论拥抱、亲吻和抚摸。

她把与初恋拥抱和抚摸时温暖的感觉,与小时候去阿姨家玩,睡前阿姨亲吻她额头时的感动联系在一起。

妈妈从来没有如此温柔地吻过她。

在澳大利亚第一次发生关系时,她并不是主动的一方,只是有些好奇,又觉得两个人以后肯定会在一起,所以没有拒绝,但后来才发现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爱。

从始至终,她感受到的都不是快慰,而是与人拥抱在一起的温存。

图6.webp.jpg

在这之后,她和紫琰一样,对爱情产生了很大的怀疑,在学校和家里努力维持着一切正常的表象,独自消化掉了所有的挣扎和压力。

少年们为什么会对性与爱产生错乱的感觉,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生理的愉悦不管有多重要,与有益的感情收获,不完全是一回事。

正如少女问题专家贝琳达·汉福特在《这是女孩子的事》中写道那样:

在恋爱中,过早发生关系,反而会阻碍你们进一步相恋。



 ·  3  · 


青少年性成熟的过程,比应试教育还惨

在这本书里,没有一个孩子从家庭或学校那里接受过性教育

他们的性知识,来源于社会里庞杂的信息,这无形中也制造了很多“性隐患”。

比如,很多女孩们的第一次并非自愿,而是在对方不断的要求下,来不及认真思考,抱着“为爱付出”想法,半推半就发生的。

在整个过程中,她们的内心是矛盾、犹豫的,事后又非常后悔和自责,甚至因此自暴自弃。

图7.webp.jpg

没有人告诉她们,性的问题上不需要迁就任何人,不能被任何人催促和强迫。

也没有人告诉过男孩们,当女孩表示出抗拒和回避时,应该停止,否则就是侵犯。

因为缺少性知识,他们的“第一次”并不成功也不美好,而且很危险。

高一那年,家明尝到了梦寐以求的“禁果”。第二天,在学校长跑时,旁边一个哥们儿随口说了一句“一滴精,十滴血”。

听到这话,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要虚了,整个人都笼罩在恐惧中,还吃了很多大枣。

因为怀疑自己肾虚,他非常自卑,可那时没有人能帮他解决问题。

无法咨询家长,询问周围的同龄人,又发现他们和自己一样困惑,生理课上老师只是带着大家看着图,认认身体器官而已。

无知,使这些青少年的性经历中伴随着心理折磨。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孩子在发生首次性行为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全然不知片刻欢愉背后所隐藏的凶险。

图8.webp.jpg

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2011至2015年,中国15-24岁大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均增长率达35%。

在建立性关系时,还是孩子的他们也没有准备好,对可能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

有性行为的青少年中,超过半数在首次性行为时,未使用任何避孕方法,但这些孩子们,有能力照顾和养育一个新生命吗?

如果孩子真的怀孕,家长肯定很难接受,但又有几个父母会教给孩子,如何使用安全套,如何保护自己呢?

在大多数中国家庭中,安全套的盒子是父母们藏得最好的物品之一。

家明回想起自己当年那种矇昧窘迫的状态时说:

我们性成熟的过程太畸形,比应试教育还惨。应试教育起码有人跟你唠叨不停,还有考卷可做,而这事连资料都不好意思找,找到了也不知有什么用。



 ·  4  · 



孩子对性的探索,就像“早恋”一样禁不掉,青春期的苏醒是不可蔑视的。

这种感受我们明明都经历过,但荒唐的是,长大之后,很多人好像忘记了自己当年的迷茫和挣扎。

面对这个问题时,家长和学校只有担心,没有关心,只有训教,没有沟通。

整个社会中,“热切关注”未成年人性行为的,竟然是人流广告。

很少有人追问,孩子为什么偷食禁果,这些性经历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什么。

面对家长和老师的严令禁止和说教,青少年们不解且压抑,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像大人们一样去体验“性”?

关于性教育,我们要教给孩子的,还有很多——不止是性知识,还包括与性相关的价值观,分辨能力,人际关系以及责任。

最后我想把书中的一段话,送给所有青春期的孩子和父母:

性是美好的也是危险的,美好的感情,只有用美好的教育才能引向健康发展,而丑陋的教育,可能把青春期的热烈情感变成炸弹。

图9.webp.jpg

-End-

本文转载自一个推荐好书的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这里有一群三观正的读书人,与你分享思考,推荐好书。关注书单,我们一起通过阅读,变成更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