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予清
来源:高予清(gaoyuqingxl)

婚姻这个大围城是如何为爱情挖出坟墓的?

也许我们可以从心理学角度探讨探讨。



 · 01 · 
如题,婚姻是个退行场,而且是超大型的。
为什么这么大?
理由千万种:


还有哪个场能让你安全到毫无顾忌地打嗝放屁?
还有哪个场能让你自由自在裸露下体?
还有哪个场比婚姻占据你更的多时间?
……


婚姻,这个可以让你脱下厚重外衣,摘下人格面具的场所,会让你多些真实,也会让你多些脆弱。
这个退行场最强劲的威力在于其中的亲密,两人同床共枕,朝夕相处,赤裸相对,彼此依赖……
即使同床异梦,即使争吵不休,只要在这场里待着,就是在亲密关系里待着。
婚姻关系里的亲密还不是最亲密的,世间最亲密的关系,是母婴关系。
刚刚说理由千万种,其中重中之重的理由是:
还有什么关系比婚姻关系更像母婴关系呢?
母婴关系是共生关系,是融合的关系,而婚姻里的亲密感最容易激活共生感,融合感……
遇到一个与早期经历相似的情境和感受,你的心理状态和行为模式,就很容易退行到那个经历之中。
婚姻这个退行场可以让你有事没事直接穿越回母婴关系里。
我忍不住怀疑,能在婚姻里始终平静幸福的人,要不就是有个美好的童年,要不就是英雄,要不就是百年一遇的杨绛钱钟书。
图1.webp.jpg

 · 02 · 
两个成年人进入婚姻退行场,渐渐变成两个宝宝,暗中较劲,都努力把对方变成“妈妈”,并继续努力,把对方改造成一个“好妈妈”。
如果无论如何努力,对方依然是“坏妈妈”,就开始产生婴儿暴怒,婴儿失望,婴儿焦虑,婴儿回避,婴儿歇斯底里……
读到这里,聪明的朋友大概已经明白,难怪婚姻里常因为芝麻粒大的小事,会炸出个山崩地裂的情绪!
所以,婚姻也是背锅侠。
婚姻里的情绪,很多时候,跟当下发生的事关系真没有那么大。
悲情之处就在于,这个天杰地灵的退行场里埋着无数储藏身体记忆的地雷,要不你一踩就爆,要不你干脆站成僵尸,一动不敢动。
你在婴儿期,哇哇大哭,嗷嗷大叫,你妈妈没耐心安抚你,可能把你撂那让你自个儿哭到睡,可能吼你几句逼你安静,可能吓唬你再哭会被鬼抓走,甚至还可能给你一巴掌作为止哭妙方……
我们总说成年人苦啊,其实对于承受力极弱的婴儿来说,妈妈的忽视,妈妈的责备,才是世间最深的苦。


那是没有存在感的苦,
那是恐惧会死掉的苦,
那是可以被身体记一辈子的苦,
55555……


这种苦的记忆,在遇到相似情境下,啪,爆了。于是,你情绪失控
想想婚姻里那些年,那些个情绪啊……嗯,不堪回首。
图2.webp.jpg

 · 03 · 
对婴儿来说,妈妈如同镜子,会照见自己。
而退行场里没有妈妈,只有婴儿,缺少镜子。
这时,婴儿看不到自己婴儿的一面,只能看到对方婴儿的一面。
看到自己跟一个婴儿浸泡在一起,偶尔会觉得对方可爱有趣,但大多数情况下,会忍不住向命运提问:为什么我自己还是个宝宝,却还要哄一个宝宝?
这时,一定有女性朋友会说,我在婚姻里才不是宝宝呢,我明明进来做妈了。
这种感觉是对的,尤其是在中国,很多婚姻关系的确变成了母子关系,但这只是从意识层面上来看的,如果进入潜意识层面看,往往会发现:在婚姻里扮演妈妈的女人,内在分明也是个小婴儿。
这个小婴儿可能在伴侣的期待中做起了妈妈,可能通过做妈妈来守护自己的安全感,也可能在通过照顾另一个婴儿来照顾自己,但最终她会发现:
自己婴儿的身心灵实在撑不起妈妈的角色,她只能通过控制的方式成为“妈妈”,她只能在疲惫中成为抱怨的“妈妈”。
终于有一天,她被各种疲惫,委屈,愤怒的感受淹没,为了不沉底,最后她不得不爆发倒出一湖水,以“妈妈”的身份,将整个家庭淹没。 
所以,无论是让对方成为“妈妈”,还是自己成为“妈妈”,对于“婴儿”来说,能够获得一些补偿和满足,同时,也会面临更多婴儿无法承受的爱与恨。
图3.webp.jpg

 · 04 · 
总之,常年待在一个情绪暴雷的场所,不利于身心健康,所以,我们得想办法排雷。
这个世界如此美妙,毒药附近有解药,退行场里情结多多,但也是解结最佳场所。
所以,婚姻最容易勾起早年创伤记忆,也是疗伤的最佳场所。
那么,如何在婚姻里减少二次伤害,并能疗愈暴露出来的早期创伤体验呢?
我想,可以在婚姻里尝试去辨识哪些情绪是当下带来的,哪些情绪是身体里的记忆这样可以减少两个人的情结相互缠绕成一个大麻球。
懂了么?还不够清晰?
好,那我举个栗子,for example:


宝宝A经常被妈妈责骂,作为正处于全能自恋的婴儿,且正处于与妈妈高度融合状态的婴儿,宝宝A很容易对妈妈形成原始性认同,比如,宝宝A将妈妈对自己的责骂内摄为他内部心理的故事。
原始性认同,也可以理解为用最原始的方式去“融合”对方,就是把对方的变成自己的,这能够充分满足全能自恋。这是婴儿最为擅长的认同方式。
由此,经常责骂宝宝A的妈妈以一个批判性客体的形象住进了他的身体里,这个客体变成他自己的声音。于是,他渐渐习惯自我批评,责怪自己。
后来,他也总觉得别人会批评他,责怪他。这是因为,投射又发生了。



图4.webp.jpg
内摄是把外部信息归为内部心理过程,而投射是把内部心理过程放到了外部。
所以,无论是内摄,还是投射,都有着很大的扭曲
(啊!不禁想仰天长叹,活了半生,到底有多少时间给了真实的自己?)


宝宝A长大后,穿过美丽的城墙,进入婚姻这个退行场,依据他自幼习得的经验,他总觉得伴侣会责骂他。
他天天这么觉得,如果伴侣没有责骂他的习惯,他会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不正常的!不熟悉的!
在这种担忧中,他总会无意识中搞些小动作,“勾引”伴侣真的责骂了他。
一骂就对上了!这才与他内部心理故事是一致的,这让他有了掌控感。
这也让他重复经历痛苦,伴侣一骂他,他婴儿期体验到的疼痛又在肉里扎针,血淋淋的。
疼痛让他憎恨伴侣,如同当年憎恨妈妈一样,也如同憎恨他自己一样。
他觉得命运不公,为什么我总是受害者


心疼宝宝A,但又很无奈。因为总是挨骂是他亲自导演的,还反复演,不小心演成了他的强迫性重复
图5.webp.jpg

 · 05 · 
也许有一天,步入中年的宝宝A再也无法忍受遭受责骂的肉疼,他走进咨询室,开始心灵探索,一层层看见哪些是内摄来的,哪些是投射出去的,看见后,嗷嗷大哭一番,把半辈子的委屈都哭出去。
哭够了,他在关系中,也就清晰,轻松了。
是的,委屈需要哭出去!
能不委屈吗?一个小婴儿懂什么呀?
他也不想内摄呀,但如果当年他不内摄,他如何能够承受有子宫的妈妈,像巨人一样的妈妈,居然对自己横眉冷对,大声责骂呢?
(搬个理论。)
客体关系理论就认为,一个人在1岁之前和母亲所建立的母婴关系,对他后来的人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我们从妈妈那里内摄来的体验,融进我们的血液里,只要肉身在,妈妈的记忆就会在。
当然,除了妈妈这个重要客体外,在早年经历中,我们的爸爸,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兄弟姐妹,老师同学们带给我们的关系体验,也在内摄投射机制上,积极发挥着作用。
我们就是在这种纷繁复杂的各种射中如梦似幻地活着。
图6.webp.jpg
我们以为真实的,可能是我们幻想的!
我们以为幻想的,可能是真实发生的!
摄进射出越多,虚假越多,我们的委屈就越多。
这些委屈都渴望被看见,被表达,被嗷嗷大哭出来,毕竟,当初我们只是宝宝呀。
(委屈啊委屈,一把鼻涕一把泪,此处再啰嗦几百遍也不为过,祥林嫂应该被理解,而不应该被取笑。
而且,岂止是当初,我们现在也是宝宝。
没办法呀,自宝宝期携带的情结不能被疏通的话,我们的心灵只能固着在宝宝的时间里。
顶着个宝宝的小心灵在成年场里摸爬滚打,已十分不易,再进入婚姻这个随时爆出宝宝记忆的退行场,那更是艰难险阻。
所以,心灵探索,疗愈之旅,你值得拥有。
看清楚那些年的内摄与投射,才能看清楚自己小心灵中的千千结,才能修通与自己的关系。
修通了与自己的关系,再来修通亲密关系这个麻球就轻松多了。
这时,不用你排雷,退行场里的雷们自己就灭火了,你只需打包把它们移走就好。
-End-


作者简介:清心,本名高予清,二级心理咨询师,沙盘游戏咨询师,管理硕士,心理硕士在读,心理专栏签约作者。图片声明:文章配图与封面配图源自pexels.com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