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医生对印度的担忧恐怕要成真了!


 · 01 · 



最近,他在一段视频里明确表示:我最怕的是非洲和印度。

大意是,如果这两个地方爆发疫情,将是全人类的灾难。



被张文宏医生一说,再看印度达拉维贫民窟确诊首例的新闻,吓得我葛优躺中惊坐起。

看完心里凉飕飕的: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为什么在达拉维贫民窟,哪怕确诊一例,都是不可想象的灾难?看一眼下图就明白了: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全球最大的印度贫民窟达拉维)

在达拉维,方圆5平方公里内,住着155万印度贫民。

同等面积,纽约大概住5万人。

也就是说,一个纽约人住的地方,得住下31个印度人。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他们没有身份,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固定住所,

当然也不配在印度政府心中有姓名,别提“可防可控”。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因为一场大型宗教聚会,新德里还有9000名密切接触者“失踪”。  

他们如同9000滴水消散在印度的人海里。

要找到他们,比大海捞针还难一万倍。

知乎话题:印度最大贫民窟首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意味着什么?印度疫情会大规模爆发吗?

被浏览了33,474,939次。

有人忧心忡忡地问:“印度疫情会成为全球的王炸吗?”

一千五百多个回答几乎全都变着花样地说:会。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世卫组织也早就神预言,虽然目前看美国是世界疫情的“震中”,但最终能否控制住,还要看印度。



 · 02 · 



还记得年初吗?欧美确诊人数狂飙的时候,印度只有几百人;

除中国外,世界180个国家纷纷沦陷,检测试剂盒都不够用的时候,

印度总理莫迪呼吁印度人在晚上9点集体点灯“抗疫”;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大家为疫苗焦头烂额的时候,还是莫迪,鼓励全民喝牛尿提高自身免疫力,并以身作则;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更神奇的是,这些匪夷所思的抗议举措,竟然像是奏效了:哪怕是现在,印度看起来也并没有大爆发。

全球确诊已过百万,印度确诊只有几千人,贫民窟首例死亡而已。

真的控制住了吗?

有位网友说的好,印度永远也不会“大爆发”,因为一条贫民窟贱民的命,还不如一个检测试剂盒值钱。

只要你稍微了解印度,便知道这平静的外表下涌动着多么可怕的暗流。

由于莫迪3月24日忽然雷霆万钧地宣布封国,“一刀切”政策不仅停了无数工厂和企业,还有长途客运和火车。


对我们来说,失业意味着宅家,对他们来说,失业意味着流落街头,身无分文被饿死。

怕新冠病毒,还是怕下一秒被饿死,选哪个很明显了。

于是便有了下面这惊人的一幕:

大量被困在德里当地的打工仔,密集地聚在一起,等待返乡。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BBC电视台记者跟拍了一对夫妻,他们带着三个女儿,要从德里走到坎普尔,四百多公里。

相当于徒步从北京走到山西,晚上十二点,看起来只有4、5岁的小女儿脚瘸了,疼得边走边哭。

她的妈妈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拽着她衣服逼她往前走,她自己头上还顶着几公斤的行李,她连抱抱小女儿都做不到。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莫迪除了在电视上公开说声“对不起大家,尤其是穷人”,承诺拨出数辆公交车带他们返乡,再没什么动静了。

密密麻麻的返乡人群聚集在这里,等着至少三个小时一辆的、鬼知道能不能抢得上的公交车。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长途迁徙刚刚开个头,已经有几十人死在路上。

而在家乡的终点等待他们的,是被高压水枪喷冲消毒,里面可不是自来水,而是次氯酸钠,也就是我们熟悉的84消毒液。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在印度,大部分人活得远远不如一头白牛。
    



 · 03 · 



为什么全世界都怕印度爆发新冠?

粗略估计,印度穷人数量是总人口数的20%,农村人口则占总人口80%。

他们的贫民窟不止达拉维一个,但基本上都是人口最稠密、卫生条件最差、防疫措施最难落实的地方,再加上无法控制的人员流动,一旦爆发起来,上帝也挡不住。

印度的穷,是无法靠想象脑补的穷。没亲自见过,根本想象不到穷字还可以这样写。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在飘着菜叶和排泄物的恒河水里洗衣服,洗澡,时不时还会飘过来一具尸体,推远了就完事儿;

达拉维贫民窟边上的河水日夜流淌,只不过跟石油一样黑,因为平均每1440个人一个厕所的达拉维,几乎所有排泄物都被倾倒在里面;

小孩在充满毒化合物、重金属和废弃针头的垃圾堆上赤脚行走,随时找着能换钱的垃圾。

有时为了一块能换钱的金属,能脱了背心跳进黑河里去捞。
 
出卖着印度贫穷的,还有味道。

阿根廷作家马丁·卡帕罗斯在他的《饥饿》里写道:


虽然这里充满着现代化的商业气息,但城里却依然有成千上万生活悲惨的人,出卖他们的,是这里的各种气味:

动物粪便的气味、人类的体味、屎尿味、腐肉味、椰子香皂味、焚烧垃圾的气味……太多古怪的气味了。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吃一口带酸汤的炸小球,喝一杯老板手指亲自搅拌过的鲜榨甘蔗汁,来一碗恒河水煮的玛萨拉茶,上吐下泻之后,神清气爽,这是游客心中印度的街头味道。
 
但本地人并非如此。他们没日没夜地工作,只希望下一顿饭能有着落,但一年的食谱单调得可怕:豆酱加米饭。

有人问三个孩子的印度妈妈,不吃豆酱加米饭的时候,吃什么?她说,吃不上的时候,就饿着肚子。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饥饿》的作者联系到一个当地女子阿瓦妮,她丈夫死了,自己没有工作,靠捡垃圾养活几个孩子。

有次,她捡到一部手机,卖掉的钱,给孩子们买了三块鸡肉,小女儿吃的那块好像有点坏了,她肚子疼了一个晚上。

阿瓦妮对作者说,她至少还有“肾的希望。”

“肾的希望?”作者被惊到了。

“对,想到这一点我就平静多了,我知道就算到了最绝望的时刻,如果我们真的什么吃的都不可能搞到了,起码我还可以卖肾。”

何以至此,竟然至此。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之前,有印度村民没有居家隔离的条件,自愿到树上隔离。引发了不少段子手的狂欢。

但印度医生发的推特,把绝望的现状讲得明明白白:


“能保持社会距离是种特权,说明你家有足够的地方隔离。

能洗手是特权,说明有自来水。有干洗手液也是特权,说明你有钱购买它。

禁足不出门也是特权,说明你有能力不出门工作。

防止新冠病毒传播的大部分方法都适合富裕人群。

根本上,这是一种由能够在全世界到处飞的富人传播,最后害死数百万穷人的病症。

有能力保持社会距离,禁足不出门的人都应该理解自己所拥有的特权,因为很多印度人并没有这权利。”



这样的印度,一旦新冠爆发,可以撬起整个地球。



 · 04 · 



印度的穷,还要比其他的穷,多一层“窒息感”。

后来我想,多出来的那层,是绝望。

一辈穷不要紧,怕的是辈辈穷。

当下的父母辈可能靠捡垃圾为生,但他们的后代能否逆风翻盘,要看小孩子过着怎样的生活。

有个英国BBC记者在印度做了一期纪录片,他在达拉维一户贫民窟人家里住了几天。

第一夜就差点被老鼠咬脚趾。惊魂甫定的他睁着眼睛到天亮,再也不敢入睡。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无独有偶,国家地理也做了一个纪录片,专门记录印度小孩子处境的,其中有个印度小女孩,脚丫瘦窄,只有4个脚趾,她很小时候躺在地上睡觉,老鼠啃掉了其它部分。

她讲述时,惊恐的大眼睛仍有余悸,如果不是当时还在世的爷爷用光所有的积蓄救她,她大概已经全身溃烂而死。

在印度,47%的不足五岁的儿童达不到正常儿童的体重。

在全世界范围,1.29亿体重不达标的儿童里,就有5700万来自印度。

贫民窟的小孩,能从饥饿中活下来,本身就是奇迹。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而大部分的幸存者,他们每天的关键词就是“垃圾”。

家在垃圾堆上,工作也在垃圾堆上(捡垃圾),玩耍也在垃圾堆上。

让那个BBC记者最惊恐的是,他看到很多化学污染物和医疗垃圾也不加选择地倾倒在这里,而很多孩子,还上面赤脚行走。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印度成年人文盲人口超过2亿,是世界上文盲人口最多的国家;

即便绝大多数印度人读了小学,读完初中的就明显减少很多:2017年时印度初中入学率才超过70%。



 · 05 · 



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已经写进了我们的骨子里。印度人为什么不能意识到这条出路?

原因大概有两方面。

一个是宗教原因。

印度是很平和的国度。他们有几千年传统的迦提制度,就是将人固定在他所学的行业里面,不同行业不能通婚生子,后代也被牢牢固定在这个行业里,不能改行。

另外还有从部落社会起就执行的的瓦尔纳,也就是印度大名鼎鼎的种姓制度。

它将人分为四大阶层: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而最为低贱的连名字都不配有,被称为贱民,也就是达利特人,被称为“不可触碰者”。

这两种制度牢牢地将印度人定死在祖辈传下来的位置上。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更可怕的,是婆罗门阶级对知识的垄断。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里说,古时候,中国和欧洲改用羊皮纸很久了,印度人仍在使用棕榈树叶和树皮。

印度教的最高领袖婆罗门,绝不肯将自己的知识和思想形成文字,他们靠口授,牢牢地关闭了普通人接受知识的大门。

他们垄断知识,抵制书写,公元1000年后,印度的书写才变得普遍。

中国人很早就意识到教育是改变阶层的通道,印度的婆罗门,还在把文化当成一种特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

几千年来形成的传统的力量很难抵抗,于是印度大量的贫民,看不到任何希望,能改变这种穷。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第二个观点,来自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穆来纳森,他在《稀缺》一书里提到: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带宽不够。

当稀缺俘获大脑时,人们的注意力会集中在紧缺的事上。

并将其他事请排除在外。这种专注会让人们从稀缺中获益,获得专注红利。

但也正因为,过分瞄准目标,不容易想到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自己的视野变得极为狭小,从而付出沉重代价。

变窄的视野,就是穷人的带宽,说白了,那些存在于穷人管子视野之外的事物,被无视了。

印度穷人的“带宽”格外窄,很难容下教育两个字。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而良好的教养水平,需要父母有足够的带宽。

穷人有自己的领空,他们要管理的事请已经远超出他们的能力。

房租, 去哪里能捡到更多的垃圾,下一顿饭还没着落,而自己已经打了三份工连睡眠时间都牺牲了,着眼当下,只有当下。

在他们的脑海里,教育改变命运,远没有下一顿豆酱米饭来自何处更实在。

真正有点唏嘘的是,《稀缺》这本书的作者穆来纳森,正是来自印度农村,7岁随父母来到美国,一口气读到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现在是获无数大奖的哈佛终身教授。

教育本可以这样惊人的改变任何一个人的命运,包括印度人。

印度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就在印度房价最贵的城市孟买边上。

据说印度富豪有不一样的审美,他们喜欢端着咖啡,从一百八十度落地窗里一眼望穿贫民窟的众生如蚁,能收获比平时多出25%的快乐。

印度,疫情,贫穷,教育



 · 06 · 



疫情像一张残酷考卷,看见各国答案,更庆幸自己生在中国。

小时候经常调侃自己来自高考大省,天生就是hard模式。跟印度孩子比,这已经是天堂了。

如果投胎到印度的达拉维,根本已经不能被称作hard,那是无数道轮回也走不出来的地狱模式。

没有教育,就没有希望,更无未来可言。

《布满贫民窟的星球》提出过一个终极疑问:那些埋藏在巨型贫民窟中的社会问题,是否会像火山一样在某天突然爆发?

看着纪录片里印度孩子失学的脸,疫情下的印度结局,早就注定了。

-End-

*参考书目:《布满贫民窟的星球》作者:迈克·戴维斯;《饥饿》 作者:马丁·卡帕罗斯;《稀缺》作者:塞德西尔·穆来纳森等;《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 作者:弗朗西斯·福山。

*来源:教育致力于为1~12岁儿童打造前沿、权威的家庭亲子教育平台,通过解读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跟进教育部政策,为家长提供有指导价值和意义的内容。本文由教育编辑部原创,转载请联系微信号(ID:judushu)授权。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