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文:江湖边
来源: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
早上起来刷推特,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出来作妖了。

他新发的一条推特中,直接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

“美国将会强有力地支持航空等其他受‘中国病毒’影响巨大的产业。我们将会比其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22.png

看看留言,国外网友们已经率先炸锅了。纷纷表示救救我们吧,我们好难啊,怎么摊上这么个总统:

  • “种族歧视才是病毒”

  • “我看你才是病毒(#TrumpVirus)


做病毒远程检测的Cool Quit创始人Eugene Gu说:

“川普将2019新冠病毒直接称为‘中国病毒‘,是有意将民众引入种族歧视和仇外心理的深渊。“

23.png

纽约市长Bill de Blasio发推回怼:

我们的亚裔社群——也就是你服务的人,已经在受苦了,他们不需要你助长更多偏见。

等我再打开朋友圈,也已经被这条推特截图刷屏了,朋友们纷纷满脸问号,美股一周内已经连续熔断了,川普先生您此时的行为真不是在玩火么...

果然,他发推50分钟后,美股第四次熔断了。
24.png

其实,在川普“中国病毒”的叫法之外,世界各地也确实还在发生一些因为新冠病毒导致的歧视和排外事件。

有的人只是走在路上,就突然被打:
25.png

德国《明镜》,法国《皮卡第邮报》也曾使用不当措辞报道疫情:
26.png
“新冠病毒·中国制造”;“黄色警戒“
(报纸后来道歉了!)

大灾当头,人人自危,出现“歧视”也并非不能理解。

但我们得聊聊,这当中“过分”的部分:

仇恨、敌对、羞辱,无差别指责来自疫区城市和疫区国人,试图剥夺其基本人权和尊严,好似对待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它就会带来另一种形式的病毒,一种情绪上的“副作用”。

这类强烈的排斥、仇恨情绪,在心理学中被称作是“xenophobia(仇外心理)”。


 · 01 · 
仇外心理是正常的,
它源自人类“进化保护”中的本能反应

理智上来讲,人们对“来自别国”的瘟疫如此排斥、恐惧,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注:目前,新冠肺炎的“零号病人”是否来自中国仍未有定论。将病毒与特定国家、地区相联系的用词,都是世卫组织与国际社会所反对的污名化行为。)

真相是,我们人类自古如此。美国临床心理学家David Ley博士认为,这种心理源自人类漫长的进化适应过程,且具备一些生物学基础:

“人们通常觉得,长得更像我的人,更可能拥有与我类似的免疫力。如果那个人的长相跟我完全不一样,免疫系统不一样,还可能拥有传染病,那么我和我的家人就暴露在了危险之中。

但是,仇外者本人不一定会有意识这么想。我们所说的是一种进化适应行为模式的特征。”

也就是说,当人们面对一种外来的恐怖传染病,下意识的、自然流露的反应就是“关上门”,或者“你出去”,表现出对外来群体的回避和对抗。
27.png

国外政客违反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滥用歧视性说辞,屡遭中方警告

Ley认为,与其把“仇外心理”看作是一种内在的种族主义、自私、恐惧和偏见的流露,倒不如讲,它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到,在整个人类历史中,仇外实际上是一种保护性和适应性的心理。

但承认仇外心理的“生物适应性”,并非要辩解或洗白上述的恶意行为,而是对某些“排斥性想法”的一种解释——

害,没办法,谁让人类历来如此呢。这是进化的优势,也是基因的“瑕疵”。


 · 02 · 
针对“外来者”的歧视一直存在,
但现在它被无限放大了

“新冠病毒把各种歧视似乎都放大了,这并不是说以前就没有歧视,但是,这种歧视目前被扩大了……别人看我们的眼光出现了变化”,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社会学研究员王思萌女士在一项与法国公共卫生部门的联合申明中说。

传染病的流行,是放大摩擦和偏见的一类绝好契机,它激化了长期存在的仇外情绪。比如根源于5G之战、贸易摩擦、地缘政治的矛盾……就好像你面前站着一个充满成见的人。嘴上说着一些“可怕的传染病”,但其实在“借机释放一下对他们的反感”

28.png
越南一家美甲店的招牌。“因为新冠病毒的原因,我们不能接待中国顾客”。Sophie Carsten/Reuters

“替罪羊”(scapegoat)就是这一类群体现象的产物。找一只替罪羊,就是个体或群体寻求将自己内心的自卑、罪责感或自我憎恨投射到另一个体或其他群体身上。

面临新型传染病考验的社会,常常把外来/少数/边缘化人口作为替罪羊。

相似的事情,在历史上也不是第一次发生。19世纪,霍乱肆虐,爱尔兰移民遭受了不合理地蔑视;中世纪的欧洲,犹太人背负了黑死病的骂名;在1980年代早期,海地人被错误地指责为传播艾滋病毒的罪魁祸首而遭遇毒打。

29.png
在2003年,多伦多是亚洲以外SARS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一名“超级传播者”造成了医院内传播,为一名78岁的加拿大居民关姓老太太。SARS时期,和今天相似的仇外心理也发生在华裔加拿大人身上。

在国内,旅游博主汪梦云就成了肺炎事件的“替罪羊”之一。

在微博的一组照片中,她跟同桌女性一起品尝了蝙蝠料理。还称赞说“肉很紧、很香”:

30.png

多巧啊,一个吃野味的人——此前有专家表示,蝙蝠很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宿主。网友立即炸锅般地开始声讨她,汪梦云成了仇恨的靶子。

尽管彼时她在节目里所食的并非“野生动物”,而是本地人饲养的“果蝠”,属于当地日常料理;视频拍摄于2年前,地点也并非所传的武汉,而是帕劳。但汪梦云还是删博了,并“为曾经的无知道歉”。

当人们带有成见时,他们会寻求一种简单化的、完全误导的、毫不掩饰的、无知的答案”,亚裔美国人平权运动主席John Yang 说。由传染病疫情催化的仇外心理,引发了寻找替罪羊的巨大需求。


 · 03 · 
通过提供更多事实和社会支持,
我们可以打断这种“仇外”模式

在最近的一些新闻里,我们依然会看到“故意瞒报致多人感染”,或者“明明已经出现了不舒服的症状,但吃退烧药隐瞒”的事件。

多伦多约克大学社会学教授Harris Ali认为,仇外心理若继续肆虐下去,将会助长这类瞒报事件。

如果这个人担心被歧视,那他可能就会拒绝透露信息,或者拒绝去看医生,这更不利于传染病的控制”。

一些专家学者们发现,通过2类措施,我们实质上可以部分消解这样的仇外心理——提供更多有关疾病的事实,以及建立社会层面的支持系统(包括缓解现实和情绪困境)。

31.png

多提供有关病毒的事实是有益的。它可以帮你正确地认识疾病、认识疾病的传播,消除一些不必要的恐慌”,国家二级咨询师、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邓业针说。但是,“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共同搭建的支持性系统”。

上月29日,多伦多市长John Tory在一则警惕“华人病毒歧视”的发言中称:

自己尤其感到不安的就是假消息的流传,以及无理的“隔离华人”的要求。比如,一些社区和学校的工会,仅仅因为有华人居住和上学,就要求他们“停课隔离17天”,而这与公共卫生专家的建议完全不符,他们对何时启动这样的措施,有自己的科学标准。

32.png
亚裔法国人在社交媒体上贴出自己手举“我不是病毒”(Je ne suis pas un virus)的标语的照片进行反歧视运动。

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恐惧(尤其是不清不楚的那种恐惧)会导致暴力程度和仇外心理的增加

一项调查发现,在卫生水平越低、医疗资源越稀缺、公众健康教育越差的城市,也越容易出现“仇外心理”。

支持性的情绪越多,也是越有利的。

比如,疫情期间,各地市民都开始承担起公民自救的工作。各行业捐赠食物、医疗物资、考拉裤、咖啡;外卖员、物流从业者、社区志愿者依然坚持岗位,维持城市的运转;心理咨询平台也快速上线了免费的心理支持热线。
33.png
中国留学生在意大利街头举牌:我不是病毒,我是人类。许多路人摘下他的口罩,拥抱了他。

这场疫情还会在全世界持续下去,会有人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会有人面临破产,也会有更多人死去。

就在3月15日,我们看到塞尔维亚总统近乎哽咽地在发布会上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然后说:“只有中国会支援我们,我们请求中国提供一切帮助。”

在这场全人类的战役中,现实困境的解决,完整、及时、广泛的事实传递,一切的互助、共情和感同身受,依然是最朴素和最重要的真相。

从中世纪的黑死病到今天的新冠病毒,仇外心理与瘟疫一起,与人类至少走过了数百年时间。而此时此刻的“歧视”,必然会成为放大矛盾的工具。

川普这波操作,甩锅满分,抗疫负分。

References: 
nbcnews:As coronavirus spreads, so does concern over xenophobia
psychologytoday:Xenophobia in Response to Pandemics Is (Sadly) Normal;What Coronavirus Teaches Us About Racism: Xenophobia Spreads
TIME:The Pandemic of Xenophobia and Scapegoating
NYT:As Coronavirus Spreads, So Does Anti-Chinese Sentiment
伊恩·戈尔丁, 克里斯·柯塔纳,《发现的时代:21 世纪风险指南》,中信出版社,2017年5月
FT中文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引发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一个有温度,有态度,守伦理的专业心理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