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何异

来源 | 曾奇峰心理工作室


因为疫情,武汉封城一个多月了。伴随着疫情的发展,网络上各种谣言层出不穷。在心理援助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师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求助者谈论谣言,这怎么弄呢?


无论怎样,人,是一半活在现实里,一半活在幻想里的。幻想补充着现实的不完美;现实支撑着幻想可持续发展。完全活在现实里的人,是行尸走肉;完全活在幻想里的,是疯子狂人仙儿。


面对谣言,心理咨询师一方面要协助求助者进行现实检验。另一方面需要照顾谣言在求助者幻想层面的意义。所以,心理咨询师对谣言的看法非常的与众不同。大伙儿一起来品品。



 · 01 · 


比如有一条生于2003年非典时期的路人皆知的疫情早期谣言:烟民的感染毒率远低于非烟民。


作为非传染病学专家的心理咨询师也许会这样“辟谣”:基于“行为改变习惯”的心理原理,这样的情况是有可能的。


因为吸烟的人口气都不大好,他们中一部分人平时就养成了说话不正对别人的习惯,甚至下意识遮挡口鼻。而另一部分,他们一说话,别人就礼貌地侧面应对,或下意识遮挡口鼻了。


所以,吸烟防肺炎的原因是:烟民自身人际交流习惯改变,或广泛被嫌弃。



当然,这个说法只是图好玩儿。


看到这种谣言,其实心理咨询师会想到,灾害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因为有如此多的人进入了否认阶段。


面对灾难人们心理上会有阶段性的变化。当灾害刚发生,很多人会自然进入否认阶段。这时,真话可能被当成谣言,而吹嘘当地科研机构、应急部门能力的段子满天飞;各种秀不怕死、免疫力超群、无敌幸运的视频图片占领朋友圈。


包括这条吸烟防肺炎的,其实都是在防御恐惧。当有恐惧需要被防御了,那就是真的有广泛的恐惧了。


否认阶段过后几天,人们会到达愤怒阶段。这个阶段负面谣言勾引着愤怒,一浪一浪地扑面而来。这个时候,一个不戴口罩的人都会遭到上万点愤怒暴击。


然而,愤怒其实是个功能性情绪,它可以很好地激活人的行动力。如果有个种族在面对灾害的时候,没有愤怒阶段,那这个种族一定灭绝了。此阶段,唯如此,绝大多数人才能进入同步的战斗状态。这里的关键词是“同步的”。

微信截图_20200310145402.png

所以,作为心理咨询师,不一定要去死磕某条谣言在现实层面的真假,而需要去考虑如果在幻想层面,它为真,那么它可能的在心理层面存在的积极面。



 · 02 · 


再来看看最近一两周比较多的一类谣言:关于死亡……


这类谣言包括对于死亡数字的臆测和死亡案例的描写。伴随着大伙儿朋友圈里的信息减少,这类谣言开始增加。


理论上,这个时候是心理援助介入比较合适的时机。当然,不是说这个时候大伙儿的心态要崩了,而是,到这个阶段,心理援助更容易有的放矢。


当大伙儿朋友圈里的信息开始减少,人们开始慢慢进入抑郁阶段这个时候,除了职能部门为了未来而去思考怎样这个灾难不会发生外,人们逐渐开始谈论跟死亡有关的话题。这时,跟死亡有关的幻想掺和一点现实碎片就变成谣言开始人际传播了。


面对这些谣言,心理咨询师知道,人们开始在心理上准备接受灾难现实了。开始为下一个阶段——哀悼——做心理准备了。



这个时候,心理援助介入,协助人们走到哀悼、走过哀悼,人们就可以开始重建工作了。同时,这个阶段,那些还没有走到抑郁阶段的人就凸显了出来,他们卡在了什么心理期也容易分辨,援助就有了方向和着力点。


当然,那些在现实层面遭受了丧失的人们,在更多人恢复理智后,才能获得更好的关心和照顾。


所以,心理咨询师深知自己没有能力去消灭谣言,但会去思索谣言兴起的心理意义,及其在社会心理层面的信号功能。



 · 03 · 


接下来,看看最近几天比较常见的谣言:关于胜利或末日……


随着朋友圈的情绪词汇减少,胜利的小道消息可以瞬间席卷消息群,比如某医疗团队发现病毒毒性严重降低,某特效药被发现……另一方面,全球陷入末日灾难的消息也在各种群里犹如鬼魅来去,比如疫情在某国也爆发了,病毒会攻击男性睾丸……


伴随戏剧化的信息,大伙儿的心情开始两极“蹦跶”。一会儿春暖花开,一会儿灰暗阴霾。一会儿计划工作,一会儿囤积物资。当然,也可能为避免情绪蹦极而选择回避信息。这些其实还比较正常。


当然心理咨询师面对这些信息,也没有能力分辨真假,但是,咨询师们知道,人们开始准备为这个灾难赋予意义了,这是哀悼的重要部分——在现实世界中逝去的东西,在幻想世界里总会要有个位置安放,否则就变成“孤魂野鬼”了,可能时常出来作乱。


如果,一个人对胜利和末日的信息都表现默然(不同于“不关心”,可以简单理解为“有话不说”),那灾难可能在他心上正在转化为创伤。


如果,一个人对胜利有些许愤怒,对末日有些许兴奋(这里的“些许”可能需要动用咨询师的反移情来探察),那他可能被替代性创伤了。


如果,一个人对胜利表示质疑,对末日表示早看到过相关预言,那可能他有过去的创伤被激活了。


我们当然希望以上三种“如果”尽量少的发生,但如果发生在身边了,我们也许可以说一句:一定会过去的,那些代价和牺牲,会被人们记住的。


总之,心理咨询师没有能力澄清谣言,那是时间的任务但咨询师必须去体察人们面对谣言的细微情绪变化,思索人们对灾难的赋意,是正性的还是负性的。


如果是负性的,就想办法把它变成正性的。


如果不能,那请一定考虑寻求心理援助。而所有有效的心理援助,归结到一点,就是在心理上建立一座“安全岛”。


一个安全的空间;一个安全的关系;24小时里一段安全的时光;一段安全的回忆;一个安全的想象……都可以在心理上划出一座安全岛,让人感到放松和力量,得到喘息。


无论怎样,新冠肺炎确定是种自限性疾病了,也就是人自身才是最终的解药我们伴随谣言的变化,走过心理的正常阶段,当我们回到自己,重新与生活握手,疫情会过去的。


-End-


作者:何异 曾奇峰心理工作室咨询师;应用心理学本科;社会学在职研究生;工作12年来接受多流派督导师督导;从事专职心理咨询师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