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王语华

来源 | 女神30(ns30riji)

“我很犹豫,要不要和他领证......"
“难道你不是一直希望和他结婚吗?”对于朵的突然转变,我感到有点意外。

于朵已经有半年多没约我做咨询了。
我一度猜测,她应该已离开了那个大她23岁的已婚男人,因为她知道了真相。
我猜到了她的绝望,却没猜到她的懦弱。

还记得第一次于朵约我咨询时,我问她:“你想解决什么问题呢?”
她欲言又止,接着哽咽起来。
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我逐渐拼凑出一个残缺不全的婚外情的故事。
1583237397626631.png



 · 01 · 


于朵的父母在她读小学时就离婚了。
她被判给爸爸后,妈妈不知了去向。
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她跟着奶奶留在了村子里。

但奶奶身体不好,也照顾不了她。她便被寄养在几个姑姑家。那时候的于朵的梦想是“想有个家”。

读初中时,爸爸又结了婚,还添了一个弟弟,可是爸爸的家并不是她的家。

她去过一次,爸爸的冷淡让她感觉自己是多余的。这种感觉一直伴随了她很多年。她逃走后一直住校,再也没去过爸爸家。

读初三时,于朵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姑娘。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个高年级的男孩,她可能很早就辍学了。男孩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第一个男人,然而这段偷偷摸摸的爱情从男生考上大学之后就戛然而止了。那个男生有了同校的新女友。

她知道自己一无所有,什么也不是,太卑微了,于朵顶着巨大的压力考上了师范学校。靠着借钱度日,于朵在自卑中毕业了。

本来于朵可以安稳地当一名小学老师,但她已经厌倦做乡村老师,甚至憎恨下乡,这辈子她都不想再呆在那里。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听说有个同乡姐姐在一线城市做医美,赚了很多钱。于是她辗转联系到了这位姐姐,没多久于朵辞去老师工作去了大城市工作。
 
在那里,她认识了第二任男友,一个家境普通的技术男。于朵凭着靓丽的外貌和亲和力,她的销售业绩也逐渐攀高。可是依两人的收入和背景,干一辈子也不可能买得起房子。

26岁那年,两人商量着趁年轻一起创业。然而,很快不到两年他们的财富梦就破碎了,连同两人全部16万的积蓄。随后,两人互相埋怨冷战。


 · 02 · 


28岁那一年,于朵认识了那位大她23岁的离异大叔。


讲到这一段时,于朵和我强调她太渴望被爱了,因为大叔很会照顾人,对她花钱也大方,还能容忍她的小脾气。

与又穷又呆又横的前男友相比,大叔让她找回当孩子的感觉,也许那是她一直渴望的父爱。

大叔除了年龄大、离异之外,其他挑不出什么毛病,穿衣有品位,出入“上流”社会,开一辆名车。于朵说,和大叔在一起,特别有安全感。

于是两人就住在了一起。在没有见过父母,没有领证,没有办婚宴的情况下,于朵怀孕了。
 
我问过于朵:“你当时没有确认他是否真的离婚了吗?”
于朵说:“当时他说自己离异有一个女儿跟着前妻,我相信了,也没多想。”
我又问:“你怀孕时,没有催他办婚礼吗?”
于朵解释说:“他说生完孩子后,手续都可以再补的。”
“他这样说,你也没有怀疑吗?”
于朵说当时没有怀疑,只是很想要个家。

我没有说破,我猜她一定说了谎。也许一开始,她不知道大叔还未离婚,但一定怀疑过。只是,她太渴望抓住这个男人了。
 
怀孕后,于朵再也没有工作过,而是安心做起了家庭主妇,尽管“老公”经常以出差之名不常回家。

一晃孩子一岁了,结婚的事,于朵不问,男人不提。
可孩子总要上户口的呀,大叔这时才说自己的离婚证还没办下来,要再等几个月。

可是这等一等,又等了一年。


 · 03 · 


于朵第一次来找我时,是她怀疑自己有抑郁倾向。

当时她表达,非常渴望结婚,渴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的意愿。但我知道,那不是爱情是孤独。

这一次,于朵却说自己犹豫要不要领证。

我问她原因,她说感觉大叔早已变了,变得像她父亲那样无情。

不但很少回家,即便回家后,也没有好脸色,对孩子也不闻不问。

于朵依稀感受到大叔的事业在一路滑坡,毕竟这两年生意不好做,他到底有没有钱都难讲。

房子是租的,现在大叔连生活费也越给越少了,还会嫌她花钱多了。

每到此时,于朵心中一阵恐慌,这几年自己没赚钱,要养孩子也没攒下钱。关键是连重新回归社会的信心也没了。

她想离开大叔,不想继续被骗下去。但又考虑到孩子怎么办?孩子没户口怎么办?

尤其每次看到孩子那么盼望爸爸陪他,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次经历自己小时候的那些痛苦。



 · 04 · 


如今于朵已经离开了那个大叔,在一家幼儿机构工作。

虽然钱不多,但生活总算有了希望。她很后悔自己年轻时犯下的糊涂,让我写出来以给那些迷途的姑娘们提个醒。

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故事已经做了大幅改编。

我也把当时给她的分析要点分享给大家,以作提醒。

1、首先,我建议于朵先去搞清楚,大叔能否离婚。

毕竟离婚还没办,担心领证的事有点太早。

因为生意人对离婚还是比较谨慎的,不是因为忠诚,而是因为离婚是一件非常“破财”的事。

如果大叔赚钱很多,那么想找其他更年轻的姑娘,根本不是问题,没必要经过一个离婚结婚的过程,太麻烦。

如果大叔生意不好,那么更不可能和原配离婚,因为一旦离婚的话,房子、车子、钱分出去一半,那更要肉疼了。

所以,我让于朵先不要想着要不要结婚。因为这个选择权,未必在她手上。

初步估计这个大叔大概率上不会离婚。结果也真的如此。

2、世事无绝对,当初吸引你的也可能会害了你。

当初大叔吸引于朵的很可能是他的“上流”生活方式,比如开好车、出入高档餐厅、言谈举止等等,这些看似有品味的东西可都需要钱撑着呀。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旦钱撑不住了,剩下的只有臭脾气了。

包括于朵在内,我让她问问自己,能否再心平气和地过普通日子呢?

当初于朵怀孕生子,不排除有“巩固”自己位置的原因。可是,那个位置到底存不存在呢?拿一个孩子做赌注,这个代价太大了。

还有大你23岁的大叔,他的风光一旦不在,你确信自己能安心为他养老吗?

3、无论别人如何,自己经济独立总是没有错的。

有一句话叫靠人人倒,靠山山倒,世上没有那么不劳而获的机会,除非你是富二代。

容易得来的,也容易失去。很多捷径不过是陷阱的一种。所以不如先找份工作做起来,即便什么都没有,还有自己。

我建议她先走出去,接触社会,可以先从以前的老本行做起,她找了医美、老人护理、幼儿机构等工作,最后还是找了一份可以安置孩子的工作。

4、于朵最担心孩子的问题,我建议她和大叔商量,毕竟孩子也是他的。

怎么也要让孩子有户口,有学上吧。这个问题,不如交给孩子的爸爸去解决吧。

如果孩子的爸爸都不能解决的话,于朵又有什么办法解决呢?最后听说是花了些钱解决了孩子户口问题。

单亲妈妈确实不容易,但比起糊涂一阵子,糟心一辈子来说。靠自己,总还是有个盼头,有个未来。

对一些姑娘来说,相比自己苦苦打拼,找一个已经拥有社会资源的男性似乎是更轻松的选择。

低自尊的女性,往往缺乏识别的眼光,反而更容易成为别人的“猎物”。
 
即便生活曾伤害过你,但你也不要选择伤害别人,同时也不要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


*文中图片转载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