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派姐 

来源|德瑞姆心理学院


 · 01 ·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一起飞


昨天晚上,在家里宅了快一个月的先生收到了来自公司的裁员通知。


先生此前在一家小微企业就职,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主要承包线下展会相关业务。早在2019年下半年,公司就已经出现资金短缺问题,先生本来想等3年合同期满之后自行离职,没想到一场席卷全国的肺炎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


和电话另一端的HR谈好离职手续办理之后,先生放下电话,一脸抱歉地看着我和孩子,声音低落地说:“老婆,我被辞退了。


疫情期间“被失业”,对于一个而立之年的男性来说,确实算得上一场打击。加上我们还有尚未还清的房贷,才1岁多的女儿未来的教育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我轻轻放下怀里熟睡的女儿,上前紧紧抱住他。


“没事,我养你啊!


话音未落,我和他忍不住相视一笑。


原是《喜剧之王》里面的经典对白,却被我们这对“患难夫妻”演绎出另类幽默。


其实,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非只为逞一时口快。原因是做了一年多兼职心理咨询师的我,确确实实为家人赚到了一笔“应急存款”。


虽然不多,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至少可以缓解燃眉之急。




 · 02 · 


择业失策,我选择转行


在兼职做心理咨询师之前,我是一名销售。


毕业5年,先后换过3次工作。


最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擅长做什么,于是在学长的推荐下,选择销售岗作为事业的起点。


我曾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和团队成员一起高喊“激励口号”,互相“打鸡血”;也曾工作到凌晨2、3点,在打不到滴滴的情况下,让“货拉拉”载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也曾为了促业绩,通宵回复微信上面客户的各种提问,看着月度业绩不断攀升······


我在工作中收获过快乐、成就和荣誉,但我内心深处知道,我并不热爱这个行业。


不断跳槽更是加深了我的这一认知:我不停地换工作,盼望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但对职业的热情并未凭空出现。我开始反思,并不是工作环境或企业文化让我难以长做,而是当初的入行决定,本身存在偏差。


销售的职业道路对我来说是错误的。


当我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上帝为我打开了另一扇门。


我怀孕了,在备孕及哺乳期间,我决定趁这段时间彻底转行转业。


我选择做一名心理咨询师




 · 03 · 


我和心理学的“结缘”


其实早在大学期间,我就对心理学抱有浓厚的兴趣。但是受制于当时的认知,加上父母的反对,认为:心理学没有用,所以我对心理学的了解仅仅来源于比较宽泛而基础的通俗读物,以及选修大众心理学基础课程。


有趣的是,当初我选择销售作为职业,也是觉得这个和人打交道的工作,没准能让我的一些心理学知识有用武之地呢。


但那个时候,我从未想过专职做心理行业从业人员。


再次和心理学结缘,是在工作的第3年。每天高强度的工作、以及每月周而复始的绩效考核压力让心情紧张成为常态,而经常面临一些客户的拒绝、骚扰、甚至羞辱更是让我一度深感抑郁。


不得已,我开始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在每周一次的咨询过程中,我向咨询师坦言对职业的种种不满,我的咨询师,也就是现在我的“入门导师”,她理性地帮我分析我的性格、以及擅长的领域,逐渐帮我认清了职业生涯中我喜欢的部分。


在最后一场咨询中,她和我说:“你的共情能力很强,对心理学也很感兴趣,悟性很高,要不要考虑专职做心理从业者?


这句话,成为我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考虑到很多职位都有年龄要求,一般40岁之后,很多基础岗都只面向年轻人,什么工作可以让年龄的限制降到最低,甚至越“老”越吃香?——心理咨询师。


有了目标之后,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心理学课程,阅读大量相关专业书籍。在导师的推荐下,我报名参加了德瑞姆心理学院的心理咨询师培训,从一开始的参加试听课、沙龙活动,到系统学习、有计划地考证,经过努力,我在17年先后获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和“中国心理学会·德瑞姆心理咨询师(初级)证书”。




 · 04 · 


开辟新事业


17年底,我怀孕了,长年的作息不规律加上超负荷工作让我的体质变得很差。


为了安心养胎,无奈之下,我向公司提出在家办公,提前开始休产假,当然,远离激烈竞争的结果就是在岗位上逐渐失去“盈利价值”。我每月仅能拿到作为保底的基础工资。





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在不喜欢的岗位上挣扎已经毫无意义,我索性和家人摊牌,决定彻底转业。我复盘过:双证在手、对心理学有兴趣、行业前景较好、有专业老师带队、有时间继续学习提升,总的来说条件对我还是很有利的。


老公很理解我,在他的支持下,家人最终同意了我的选择。


这里我再补充一下,虽然我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取消之前考取了,但专业领域内,二级心理咨询师属于基本的职业资格,是必须要具备的。执业阶段更看重你所具备的行业认可的专业培训、个人体验时长和个案时长。


考虑到我的实际情况,导师建议我在备孕期间拿下“心理咨询师(中级)证书”,然后从兼职开始尝试,积累一定的经验和专业能力后再考虑全职投入。


18年底,我顺利拿到了“德瑞姆心理咨询师(中级)证书”。19年3月,我以兼职咨询师身份入驻咨询师平台,慢慢积累自己的个案经验。


因为孩子尚在哺乳期,兼职咨询师的身份不仅让我可以灵活安排时间,腾出精力平衡育儿和工作,每月一定的收入也让我更加有安全感。虽然不多,但是我努力生活的证明。


可能是我相较于一些刚毕业的实习生有着更多的生活经验,在兼职咨询师的过程中,我结交了不少人,一些来访者很愿意和我交流,因为我不仅能够与他们共情,同时也能引导他们自我觉察自身的问题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特别是面对有职场迷茫和困惑的来访者,带领他们探索真正属于自己的方向,挖掘自身的潜能和价值。


在这次疫情期间,我一直在进行线上咨询工作。很多来访者出现不同程度的焦虑、抑郁情绪,其中有不少人和我一样,都是“宝妈”,她们很担心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孩子,我非常能够理解她们的感受,也愿意为这类人群提供力所能及的心理援助。


接下来,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专职咨询师。


因为在做兼职心理咨询师的这段时间,我收获了远远高于之前工作生涯的幸福感、价值感和成就感,那种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收获自我认知提升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 05 · 


关于转行,我的几点建议


简单说一说,我对于转行做心理咨询师的一点浅薄认知吧。都只是个人的一些经验之谈,仅供大家参考。


  • 转行之前,给自己至少1年时间的沉淀


不要冲动!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


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需要经过系统的学习、严格的专业训练,以及拥有足够的个人体验时数,这个前期积淀的周期并不短。


在确定转行之前,不妨花一年的时间多多接触心理学行业,参加沙龙活动,或者报名学习心理课程。如果你在一年左右考取了资格证书,专业能力获得显著提升,并依旧保持对心理学的热情,那么,这个时候再考虑正式转型也不晚,而且会更有底气,成功率也会更大。


另外,建议最好在有一些经济储备的前提下转行,这样压力会小很多。


  • 想清楚,为什么做心理咨询师


我记得曾经被各路亲友“好心劝告”说,:心理咨询师就是别人的情绪垃圾桶,你天天听那些糟心的事,多郁闷啊,再说了,能赚钱吗?


其实,真正难走的从来不是自己选择的路,而是还未出发就被制约的步伐;而真正能够带来高回报的也从来不局限于某个行业,而是支持你持之以恒做大做强的信念。


很多人成为心理咨询师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1)为了自我成长和救赎;2)工作时间相对自由;3)职业前景好,以后可以赚得更多。


择业动机无分好坏,关键在于能不能让你幸福,让你长远的走下去。对我而言,做心理咨询师满足了我的价值感,肯定了我的付出和劳动,让我无论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有收益,我愿意为之不断奋斗。


如果你也能够明确这一点,相信职业规划之路会好走很多。



  • 是否匹配心理咨询师职业的能力要求


任何一个职业的能力要求可以归纳为最基本的三个部分:理论基础、实践技能和个人品质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培养,主要也是以这样三个模块为依据。


理论基础比较好理解,我们学的心理学基础学科是一方面,另外就是在拿证之后的对于不同咨询取向的理论学习。


心理咨询师要想能“执业”,最核心的部分是实践技能在面对面咨询之前,首先可以从网络打字、电话、网络远程(语音/视频)等方式来找咨询的感觉。在这过程中,可以熟悉去应用咨询理论中的技术和找建立关系的感觉。


对于新手咨询师,最难莫过于建立关系。建立关系和维系关系的能力贯穿于咨询的每一个环节,我们接触的个案,其成长背景千差万别,这就需要我们有和各种人建立合理的咨询关系的能力。


心理咨询师远不像大众理解的那样“喝着热茶聊着天”就把钱赚了,一个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必然是花费了个人大量的热情、精力、训练和实践才能有对个案的问题进行干预的能力。这种能力,需要慢慢积累,一点点丰富起来。


最后就是个人品质,包括个人的兴趣、性格、人格以及自我管理能力等。简而言之,就是“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对于自己的这份职业有多少兴趣,性格怎么样,人格完善程度、自我觉察与成长的能力,这都说明个人品质。


未来呢,在心理咨询师这条路上,我将带着热情和希望持续前行。


最后,在这个春天,愿求者如愿,愿困者脱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