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大量热心公益的心理咨询师奔赴灾区参与心理重建工作。面对如此重的创伤和如此大的人群,不少心理咨询技术短时间内无法起效,很多心理咨询师身心耗竭陷入无力。而申荷永老师带领的团队却利用沙盘游戏技术起到了非常好的治疗效果,特别是针对儿童的心理创伤修复,起效较快,成为入驻灾区最久、最受当地灾民欢迎的心理服务团队。

     为此,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的记者采访了申老师,且听大师娓娓道来。


  导师简介

心理学家申荷永博士

申荷永博士,知名心理学家,任职于华南师范大学、澳门城市大学心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59年出生,山东菏泽人。师从我国现代著名心理学家高觉敷先生并担任其学术助手。

      申教授是中国大陆首位荣格心理分析师,2003年完成IAAP(国际分析心理学会)ISST(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的所有专业要求与考核,同时获得IAAP心理分析师和ISST沙盘游戏治疗师资质。

      申荷永从1982年开始记录自己的梦,步入心理学之后一直努力于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以心理分析来整合精神分析(Psychoanalysis)与分析心理学(Analytical Psychology)1993年开始推动心理分析在中国的发展,随后与IAAP/ISST合作,组织与主持八届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国际论坛1998-2018),参加国际爱诺思(Eranos)东西方文化圆桌会议(1997/2007),提出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核心心理学Psychology of the Heart)与核心智慧Wisdom from the Heart),出版《中国文化心理学心要》、《心理分析:理解与体验》、《洗心岛之梦:自性化与感应心法》和《荣格与中国文化》等专著,并主编《荣格全集》和《点金石心理分析译丛》等;申荷永先后在华南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和澳门城市大学建立心理分析研究所心理分析研究院,培养了数百位心理分析方向的博士、硕士及博士后和访问学者。

     1998年,申荷永创办东方心理分析研究院,2007年组织与启动心灵花园公益项目;数十年如一日,以心为本推动核心心理学的发展;带出具有国际资质的心理分析与沙盘游戏专业团队,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心理学意义与国际影响。

 

 

Q请问申老师当初选择荣格心理分析和沙盘游戏的初衷和动力是什么?

A沙盘游戏本来是荣格心理分析的应用发展,关系是比较密切的。我大概93年去美国接触荣格心理分析的时候,就很自然地接触了沙盘游戏。可能大家也都知道,我是高觉敷先生的学生,起源学的其实是精神分析为主。高觉敷老师是西方精神分析主要的学者。1993年我第一次去了美国,由于特殊的机缘,我会愈加关注中国文化本身的意义。后来写了一本书《洗心岛之梦》也提到了当时一些的故事。国内有很多不同的心理学(流派)的发展,那几乎所有的、国内大家熟悉的西方心理学的理论、方法、技术中几乎唯有荣格的心理分析和卡尔夫的沙盘游戏是中国文化为基础的。这可能是我为什么喜欢它,并完成专业资质的一个理由吧。

95年的时候,我去苏黎世参加第十三届国际分析的大会,几个老师我印象很深,哈里特弗里德曼90岁左右了。他和Rie Mitchell(后来成为国际沙盘协会的主席)合作工作坊。我参加以后一见如故。因为它是以中国文化为背景,那么你在接触它的时候,可能会引起作为中国人和中国文化背景的自然反应。当时我还记得95年,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一本书回来,茹思安曼老师写的一本书。那可能是国内第一本被用作教材的沙盘游戏的专著吧。我们把它翻译成中文。回来以后我还带着学生做研究。

一般来说,我们会把沙盘游戏作为荣格心理分析的应用发展。或者说你要在荣格心理分析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使用沙盘游戏。沙盘游戏算是一门技术,但已经自立门户,在八十年代就成立了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那就是个专业的资质认证机构。如果你问卡尔夫,他就不会认为这是个大众的技术。它有自己的理论。这个理论一般有三个基础,一个是中国文化,他很喜欢中国文化,从小去中文学校去学中文。他尤其喜欢周敦颐的哲学。周敦颐专著很少,但是他有一个像《爱莲说》一样的有名的,叫《太极图说》。卡尔夫就把《太极图说》作为沙盘游戏的方法论。卡尔夫写书写得少,但他讲课讲得很多。他每次讲课开头三分钟,一般都会说:“你们知道五行吗?来自中国。”有的人熟悉,有的人不熟悉。他就会说,如果你不熟悉五行,不了解五行,不能理解它,就不能理解什么叫做沙盘游戏。这样的话,他就把中国的哲学和荣格心理分析,加上沙盘的前身——洛温菲尔德的世界技术,整合成自己理论的体系,尤其是荣格学派中的发展学派。

成人分析选择的方法很多,有精神分析、格式塔治疗各种。但是对儿童工作的时候,你讲得如果太理论,可能会有些困难。那么一个带游戏的,适合儿童接受的,沙盘游戏的特点、优势就自然而然涌现了。

Sandplay Therapy用的是比较质朴(的词),sand是沙,play是游戏,therapy我们称治疗。但它还有另外两个名称,一个叫表达性治疗 Expressive Therapy,或者表达性艺术治疗 Expressive Art Therapy。因为我们绘画也好,比如说我们创作一个作品,一般咨询是通过语言为主,沙盘游戏的操作是通过意象或者象征。沙具背后是有象征的,你放的猫也好、狗也好、狮也好,不同的沙具、不同的动物会引起来访不同的情绪表达。另外一种呢,有时候会把他称为非言语治疗。非言语治疗并不是不说话,而是其他的咨询说话太多。但是真正人际关系的交流中间,经过普通心理学的研究,并不仅仅是通过语言表达。眉目也可以传情,你的表情、身体姿势都是一种语言。实际上,象征是一种语言,意象是一种语言。而只是在强调“非语言”的时候,扩展了人际沟通语言的定义,不限于语言,特色还是挺明显的。

我自己使用它的时候,我把它称作创作疗法,很多咨询、治疗中,来访是被动的。包括催眠,(来访者)等着治疗师帮你工作。沙盘游戏作为创造疗法的时候,是让来访者主动的,他自己选东西,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在表达的过程中间,不仅表达了他的问题,在表达问题的同时,他自己也在探索、解决(问题)。

那么说到儿童的话,也是沙盘游戏的一个特色。我一般会认为沙盘游戏有一百年的历史。卡尔夫是在60年代做沙盘游戏的推广。国际沙盘治疗协会(于80年代至今)成立了30年,没有成立国际协会的时候,另外已经有了30年。在这30年以前的30年,它缘起于一个叫洛温菲尔德的心理学家。在30年代,她创立了一个World Technic 世界技术。洛温菲尔德是精神分析师。他和弗洛伊德的女儿——安娜弗洛伊德、现在很流行的客体关系的理论——克莱因,他们齐名的当时。有时候我觉得有点遗憾。因为国内的学者们,或者喜欢心理咨询的老师、学员们都知道安娜弗洛伊德的自我防御机制、也都了解客体关系理论,但是很多人都已经忘了洛温菲尔德。洛温菲尔德就喜欢对儿童工作,那她对儿童做工作的时候,首先要跟儿童建立关系。那她就自己收集了很多玩具。就像我们这架子上的沙具。

她收集了玩具是给孩子玩的。孩子来了之后可能是父母带来的,看到医生很紧张。你要是拿了个玩具,他就会放松了。包括早期的温尼科特也是这样,给他个(玩具)让他不要紧张。所以她自己就备了一些玩具。然后呢,她弄了一个比较大的箱子。沙子不在里面,沙子在外面。孩子就玩得很开心,把医生都忘了。所以孩子来这样的诊所,他就不断愿意来。有一次这孩子说:“我们能把沙子放在盒子(沙盘)里面吗?”那时候没有沙盘就是沙箱嘛。她一听,说你愿意玩,开心就好啊。那孩子自己就把沙子放在我们称为的沙盘里面。然后他就问洛温菲尔德:“这里的玩具我能放在这里玩吗?”“当然可以。”对吧?她还是一个挺开放的心理学家。这个孩子甚至还放水。当这个孩子自发地把沙子放在沙盘里面,把玩具放在里面去玩的时候,他们自己开发了一个新的世界,他们玩得很投入。玩得投入的时候带有疗愈的作用。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呢,这孩子自发地简直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脱口而出:“这是一个新世界!”那洛温菲尔德就说:“沙盘游戏(世界技术)不是我发明的,也不是我创造的。是孩子根据自己的需要,自己发现创造的。”应该来说,(她)是一个很谦卑的学者。

那这是30年代。30年代以前,洛温菲尔德从小就喜欢读一本书,叫《地板游戏》。《地板游戏》出版在1910年,作者是威尔斯。那实际上,威尔斯先生是科幻小说的先驱,他写了《地板游戏》,这也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他两个儿子可能56岁或78岁。都知道,带孩子也不容易,尤其是男孩。他就给他们弄了个玩具,比如说积木。给了他们玩具之后,两个孩子有个照片,就是书里面的插图。孩子本来打架争吵,玩玩具的时候就合作。你摆这个,我摆那个,还会商量,摆了火车以后就开火车,尽管材料很简单。威尔斯尽管是一个作家,但他的科学素养挺好的,在科学素养的基础上写科幻。孩子的创造力、亲和力,或者说人的发展需要很多因素,都在游戏中间体现了。所以就写了这本书。一年以后,他写了《小小战争游戏》。战争游戏就是兵团小模型,地板游戏在地板上,一旦有小小战争游戏的时候,就搬到桌子上来了,这是沙盘游戏的前身。洛温菲尔德就根据这个创造写了这本书,她把这个创意给了一个框架,就是她的沙盘。那么后来的话,卡尔夫老师跟着荣格心理分析,在荣格心理学院学分析,从49年到56年。那之后他就去英国伦敦,跟洛温菲尔德学习沙盘技术(世界技术)。我觉这个故事挺生动。然后他就想着把荣格心理分析、中国文化放进来。洛温菲尔德老师就说:“好啊好啊,你可以发展。”两个人达成一个协议,协议什么呢?我首先尊重,我是从你那学的,我给它另外一个名字,Sandplay沙盘游戏。卡尔夫首先获得了这个老师的同意,尊重这个老师版权也好,知识产权也好。我是从你那学来的,但是我加了新的内容。(洛温菲尔德)就说好的,她鼓励学生的发展。那就称它“沙盘游戏”吧。世界技术现在还有,但是越来越少了。沙盘游戏由于中国文化、荣格心理学的魅力逐渐融合。实际上洛温菲尔德也认识荣格,荣格也蛮喜欢她。所以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历史。说起来(1910年)到现在,100年加上9年了,所以它有漫长的历史。

 

Q能否宏观评价一下沙盘游戏在当今国际心理分析中的地位?

 

A国际沙盘治疗协会目前大概有500人的沙盘治疗师,还是比较小的一个国际专业组织。为什么那么多年只有500人左右呢?(认证)要求比较严。荣格心理分析师也不是很多,大概有4000人左右,从49年荣格心理学院的成立也很久了。这是一个背景。那另外就说到(沙盘游戏)效果和被接受的程度。但是除了专业做沙盘游戏,有些家庭治疗、格式塔治疗、人本主义治疗,不同的心理咨询师也会用沙盘游戏。沙盘游戏用得是非常频繁的。

我可以举两个例子。美国曾发生911事件”,改变了这个世界的进程,影响到了今天。美国的学校心理学是比较发达的。我参加过一次国际学校心理学大会,那次大会上讲的是沙盘游戏。他们对沙盘游戏不是很了解,沙盘游戏当时还没有进学校。“911事件”你难以想象它带来的创伤的程度。他们也有教育部门,就要对受影响的学校作心理辅导。就像我们现在学校教育的心理辅导,用处很大,工作很难。然后他们就想起来沙盘游戏,就要求沙盘游戏进入。这意味着,普通的、常规的学校心理咨询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911事件”非常具有冲击。我参与了这部分工作,我当时在美国受到纽约政府的表扬。你想,常规的心理辅导,在美国那么发达的学校心理学的背景下,能解决的话就不会用另外一个(治疗取向)来做了。其中有3个中文学校参加,我还帮他们做了翻译。

那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四川汶川大地震。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他们成立了应用心理学的志愿团队,据说有将近3000个心理咨询的志愿者。那这样各种方法就带过去了,因为3000人学的是不同的心理学。但是你会看到,汶川地震是个大的创伤。可能方法有效果也好,疗愈也好,是蛮复杂的一个表现。因为报纸上登了,有一个人暴露疗法工作是失败的,一整版登在报纸上。那么我可以说从整个10年以后来看,11年了,现在是19年,沙盘游戏是在汶川地震中效果最好的一个专业技术。主要是我们团队推动的。我们是赶赴时间最早的之一吧,坚持工作最久的直到今天。对吧?11年了嘛。我在北川中学写了一本书叫《三川行思》。首先方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看来访者是不是喜欢,来访者是不是接受,他在参与的过程中是不是会有改变。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沙盘游戏在四川地震的背景下是最好的方法。当时有3000多个不同流派、不同学习背景的前去四川。他用不同的方法,那么,被拒绝的很多,我们是唯一被北川中学主动接受的心理专业团队。不管是来自北京中央的,还是各地有名的,前前后后都被拒绝了。那他主动接受我们进行工作,那就跟刚才讲到的被接受程度有关系。

另外还有个例子是相关的,玉树发生大地震,2010年4月份。玉树大地震的时候去的人很少很少,那是高原海拔4000多米。在经历了汶川地震之后,大家可能需要休整,同时那是藏区,单纯的语言咨询可能心有余而力不足,那边讲的藏语。尽管可以有翻译,但是去的人很少。我们去了,去了之后是几乎唯一在玉树坚持工作的专业团队。尽管当时有另外的两个团队,我进去帐篷看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来工作,草都长高了。我们去的理由是什么呢?这里表现了沙盘游戏的被接受程度、效果,还有它的特点和优势。非言语治疗,做沙盘嘛。因为语言不通,我们可以用表达性的(方式)来做嘛。(当时)没有沙子,只有树。玉树长树也很少,高原嘛。那我们开车去找沙子。在哪找到沙子呢?在通天河,就是拍西游记取景的地方。找到沙子以后呢,沙子黑黑的比较脏,回来以后我就在井水里面洗沙子。几个孩子过来看。我有翻译嘛,有的孩子也会说简单的中文。这孩子就说:“叔叔你在干什么?”我心里在说,傻瓜,你看我在洗沙子嘛。我就逗那个孩子。小孩很天真,就问:“那洗沙子干什么呢?”“洗沙子做游戏,给你们做游戏。”然后他们就:“沙子能做什么游戏啊?”“沙盘游戏。”那孩子就帮我洗沙子,把沙子洗得干净一点。洗干净以后我们就在房间里面摆那个东西,在玉树我们用的很土的东西需要布置起来。这孩子就在外边,扒在窗子上,十几个藏族小孩很起劲就想进来。我让他们进来的时候,这小孩说了句话。我没听懂,让我们翻译翻译的。嘟囔什么呢?我听到他念叨好几遍。他说:“那么慢,等那么久,等得骨头都痒痒了!”就骨头都发痒了,还不让我进来。我选了几张照片,那孩子在触动沙子的那一刻,他的表情、他的专注让你知道是有效果的。“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手中有无限,刹那成永恒”不是有一首诗嘛,(这是)这首诗的前几句。你会知道它有自然的吸引力。还有一个小故事,讲它的被接受程度。藏族的小孩不会说话。两个女孩,我给她们工作。有个雪糕,沙盘的沙具。她(其中一个女孩)就让我吃。实际上我有点忙,照顾她还要照顾另外一个。“好,谢谢,吃了。”那孩子就拉着我,扳着我的头发。她说我吃得不认真。我说:“吃还有什么认真不认真?”“你吃得不是很像在吃!”那好,那我就张大嘴,吃完以后,咽下去,给她一个表情。她就放过我了。这是沙盘游戏的魅力,一般的语言咨询达不到这个水平。沙具本身就把你的,内在的情绪,紧张、恐惧、焦虑或者喜悦(表达出来了)。用语言描述是无力的,最开心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流泪,你看奥运会获奖牌都流泪吧,他是激动得流泪。实际上一个人悲伤的时候是说不出来的,语言是有限的。沙盘游戏是运用身体,运用沙具的意象,相对来说更充分地表达。

  在美国将近17年的跟踪调查,当时流行的心理治疗的方法,比如行为矫正、情绪认知疗法、格式塔治疗、精神分析心理治疗,放在一起看哪个最有效。实证研究,做了十多年结果是什么呢?他们发现非常有意思,所有有效的时候和方法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80%以上是由于一般因素。什么叫一般因素呢?就是你的专业态度决定是不是有效,你自己的素养,你所受的训练,这都很重要。因为(治疗)是使用人作为工具,本身是有效的。沙盘游戏本身也挺重要,来访者更重要,治疗师也重要。因为真正的治愈因素是来访者的主动性。来访者的主动性很重要,来访者的创意很重要。我有一个论文是在北川中学做的,叫做《创造转化创伤》,所以它是一个复杂性系统。面对你的问题,它发挥有效也好、无也好,它是在一个系统中间发生作用的过程。很多咨询是冲着症状去的,要取消症状、杀死症状,如果有机会的话。那对我来说的话,要跟症状建立关系,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要尊重症状。因为症状是来访的一部分,我们无条件接受来访者的时候,症状是他内心的一种反应。我们不与症状为敌。如果症状背后是来访者的委屈、来访者的焦虑,要不单单是跟来访者拥抱,而且是要跟他的委屈拥抱。委屈有说不出来的委屈,通过沙盘,比如通过受伤的动物来表达。那我们这当然是心理象征上的拥抱。

 

 

Q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沙盘游戏的治疗技术感兴趣,国内也有很多相关的培训涌现。面对鱼目混珠的市场,怎么样去甄别一个沙盘游戏培训,是否能给一些建议?

A这是国内的问题,也是国际的问题。现在开会的时候,我做大会主题报告,就讨论这个话题“怎么去保护沙盘游戏的专利”?本来作为学术可以是开放的,但要做所谓的培训的话,就涉及到知识产权,涉及到培训的资质。因为不具备(资质)的时候蛮恐怖的,(治疗)里面是来访者的创伤、来访者的心灵。如果你不具备这个资质,你怎么敢?怎么敢去碰?是这样,所有(流派)都一样。

那么到05年的时候,我在罗马开会。美国沙盘治疗协会和我们国际沙盘治疗协会都出台了相应的知识产权保护(政策)。举个例子,成为一个具有国际资质的沙盘游戏治疗师,这是很多学员想参与培训的初衷。要走专业的发展,那么需要至少五个比较重要的步骤:第一,有机会做自己沙盘游戏的体验。你的体验师一定要具有国际资质,不然就不算。算不算不是最关键的,而是你(体验师)本人不具备这个资质,你怎么敢?第二个的话,你要做督导,你的督导师要有国际资质。另外你要听课上课,要培训,这个培训师也是要有专业资质。国内我们有十位具有国际资质的,还有十位荣格心理分析师,实际上都在我们团队。但是我们候选咨询师有近百位。为了配合国际沙盘治疗协会的发展,你要是中国人,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只有通过我们才能获得国际资质,我们是独立的。我们现在代表中国,是唯一的、正规的(具有培训资质的机构)。从2019年开始,你要去国际上申请,它可能就不接受了。你只能到我们团队来获得国际资质了。那为了这个做准备好多年了,我们试着根据国际的要求做了一个ABC的培训体系。那么一般来说,我们的A级沙盘游戏治疗师就等同于国际资质的水平。以后我们会这么发展,我们专业第一水平的称为AB的时候就可以适当做督导了,C的话就可以拿沙盘游戏来(做心理咨询),前提是如果你是心理咨询师。我们蛮重视心理咨询师(的资质)。我们是开放的,如果你做过中德培训,或者中美培训,只要经历两年长期的(培训),我们都认同。那你在这基础上学了心理学,再来学荣格心理学。我们推出的是2+3”课程。两年的(沙盘游戏的)学习,几乎是必须的。

  但在国内,有意思在哪呢?国内一般很少有人有这种耐心,觉得2年太久。我有点怕吓到人家,我用了7年。他说我开玩笑。我说我真用了七年,我也是蛮聪明的,你们比我年轻、比我聪明,那你们用5年吧。那5年也有点夸张,很多人都不愿意花这个时间。但是,我有时候开玩笑。你可以成为医生,你知道吗?医生本科一般就是5年,而不是4年,也不是2年、3年。那么如果你要到专业发展的时候,你没有学好,你怎么敢给病人动手术呢?我有两个学生是眼科医生,学心理学。我们眼睛很敏感,没学好,你敢在人家眼睛上动手术吗?国内好多学心理学的人乱来的,包括培训的一些人。为什么呢?(因为)他滥用沙盘游戏的名义。因为那种几天能怎么样,很短的时间。对沙盘游戏,卡尔夫说了一句话,他去世以前留下的遗嘱。要想做好沙盘游戏有几个基础,比如说学中国文化的基础、荣格心理学的基础。那么他说到具体化的时候,他强调两个最关键的,一个你要去营造自由、保护的空间,没有这个,你不能做沙盘游戏;第二个就是如果你对象征、意象不理解,你(也)不要做沙盘游戏,因为可能会伤到来访者。没有营造自由保护空间,(就等于)没有消毒。你敢去给来访者打针吗?你都不知道这个药什么作用,你敢不敢开药呢?尽管不能单纯地比,但是实际上一样的。心理治疗要求很高。心理治疗也好,心理诊断也好。我做心理分析师训练是在苏黎世,要求有博士学位。在旧金山的时候,要求有加州的心理治疗师的执照。这个执照要求有博士学位才能去考,还要实习,考试通过率只有18%。都是美国人,还要用当地的语言。那如果你是沙盘游戏治疗师了,要用5年的经历才能做我们的学生。为什么要求很高呢?因为沙盘、沙具背后可能会触动来访者的情结,如果你hold不住,你没有能力去营造自由、保护的空间,不能跟来访者的创伤、跟他的症状建立关系,就不可能帮到来访者,那只是普通的游戏而已,但也可能伤到来访者。我们担待不起啊!我们的医患关系很紧张。心理治疗、心理咨询也是一样。对来访者尊重,对专业的敬业的态度,这些都不具备的时候,可以做其他普通的咨询吗?沙盘游戏背后涉及到荣格心理学的基础,实际上跟弗洛伊德是一样的,都是深度心理治疗。来访者的背后,他把心灵给你敞开了,谁能不敬畏心灵呢?所以这是需要高度重视的。另外,你选择沙盘游戏(治疗师)这个职业,你要对得起卡尔夫,对得起两位前辈。有的时候,我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三代人,将近一百年,大师们把普通的游戏转化成深度心理治疗的工具、技术、方法。有些人不负责任地培训,恨不得用三个月,就把一个荣格心理学基础的、非常好的专业技术,又把它打回原形成普通游戏了。因为普通游戏很简单,你买个沙具往那一放,那就没有专业了,那就不是专业了,跟专业没有关系了。我们现在讲它是一个专业技术,同时要尊重专业,要敬畏这个专业本身。按中国文化来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用中庸的话,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这种要求都带有你讲的敬畏,非常重要。这是所有咨询师的基础(态度),没有这个的话,等于滥用沙盘游戏。滥用沙盘游戏可能会带来参与者的哈哈一笑,或者是冒失的效果,但是你不经意的时候,可能就会伤到参与游戏的孩子或者成人。

 

Q沙盘游戏治疗中有中国文化的元素,那作为中国心理咨询师学习沙盘游戏具有什么样的优势?

 

A得天独厚,但得天独厚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用功。

沙盘游戏我们用的是汉字。每个中国人基本上都是伴随着汉字长大的,象形字。我们用“沙盘游戏”四个字,我觉得比较亲切。“沙”,一沙一世界。“沙文”也是很崇高的。带有敬畏之心面对“沙文”,如果你是佛教徒知道沙文什么含义。“盘”的话呢,博若智慧。上面是繁体的“般”。我们出现“盘”的时候,中国文化里是“盘古开天辟地”。那都有意象,象征了器皿。如果“舟”下面换成“心”的时候,心理学的“心”,那就是治愈的“愈”。“舟”要变形一下。所以这个“盘”字不可思议,很巧妙。游戏的话呢,我用的是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就讲的,大了以后就转化了。那么就是留下《逍遥游》的“游”。另外的话,我们中国文化有六经。从《易经》开始,读起来时候有点困难,所以孔子就会注解它。孔子有句话“六经游于羿”。“羿”是“羿射”的“羿”。就是说我们要射箭、骑马。实际上,这个“游于羿”的“游”,我也把它纳入沙盘游戏里面,等于在操作过程中体现了心理学,体现了无意识,体现了深度心理学。“戏”的话,《易经》里面强调是,用的“玩”字,“君子玩其占”。玩和游戏是比较(密切的)。“戏”神圣化后是伏羲的“羲”,“一画开天”是我们文化的创始,我想赋予它神圣的意义。沙盘游戏不仅仅是普通的游戏。如果是普通的游戏,像国内这种不负责任的培训,根本不需要三代人,根本不需要应用心理分析。那就不可能被尊重,发挥作用。沙盘游戏是我们中国文化向世界的见证。人家用了百年才把它从一个普通游戏提炼成一个专业技术,三个月就把它弄成一个不专业的东西,(这种培训)有点可恶。

  卡尔夫强调,要有能力理解意象、象征。我们中国人对意象有天赋的能力,比如八宝粥。我说我们吃的都是象征。包括这架子上放的东西。一般人会说,放个苹果可能是平安,假如还有一个瓶子里放了如意,那就是“平安如意”。中国是充满象征的文化,由于我们的汉字(是象形文字)。这些都使我们方便(理解)。卡尔夫是以中国文化为基础的发展的沙盘游戏,那作为中国人要对得住他。这是中国文化影响世界最重要的见证。这样的话,算是我们有这种优势。但是呢,我刚才说,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努力。

 

Q德瑞姆有一个C级沙盘游戏的课程,能否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师资?

 

A刚才我们说到,我们是授予国际沙盘心理协会资质。这次来上海,我们前任的主席、我们我们的SSCI论文Journal of Aanalytical psychology杂志的主编、我们现任的秘书 Martin Schimidt都在这儿。这些老师来了以后呢,我们就有充分的资历,因为他们都具备国际资质的,我们的合作是按照国际的要求、国际的标准。授课者不管是国外的老师,还是国内的老师都是具备国际资质的。这个做了很多年了,全国各地都有。我们推出的这个2+3”课程挺好的,像是中德(班)、中美(班)都是一样的。

  同时,德瑞姆在上海有很好的基础,积累了那么多年。我们合作的目的也是让国际标准进入中国。我可以“剧透”一下。实际上,我们成立中国沙盘治疗协会的时候,是提高了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师的标准,而不是降低了标准。这提高的理由是什么呢?因为我们同时负责了荣格心理分析的中国协会。我们折中了这两者。荣格的心理分析比较高(难度),它就跟国际IPA是一样水平的。那沙盘游戏是以这个为基础的应用发展。我们准备了3年,提高了国际沙盘治疗师的标准,不管是个人体验、还是受训、还是督导、还是个案。那我觉得我们是把它整合了。但是还留下一个新的空间。当时在面对四川(地震)创伤的时候,急着要用沙盘游戏的时候,我们就成立了国际沙盘工作协会,去给国际沙盘治疗协会做汇报。由于四川地震给他们的影响,带来的感动,就接受了培训应用沙盘游戏而非沙盘游戏师的模式。它们两者是不同的。如果你是有专业资质社会工作的,如果你是婚姻家庭治疗师有专业资质的,如果你是二级心理咨询师。在这基础上,你们可以接受沙盘游戏短期的训练,去使用它,但你不能说是沙盘游戏治疗师。作为使用工具,单独用还是有用的。但是,总共不是只有500个专业的治疗师吗?在不够的情况下,这些接受短期训练的咨询师可以顶上。但前提你要学好心理学,或者社工学。你有证明是具有资质是可以从事社会工作。在这基础上,我们有一套应用的课程。他们不能称自己是沙盘游戏治疗师,但他们可以使用沙盘游戏。我们这个国际沙盘工作协会也会专业地评估他,但他比成为沙盘游戏治疗师,体验、督导的要求就没那么严格。通过简化的实操的短期培训,那么学了之后你可以在治疗中使用。如果学了之后,还想成为沙盘游戏治疗师的话,继续的话可以减掉这部分的(学习)。

 

 

Q作为心理咨询师,怎么判别自己适不适合成为一个沙盘游戏治疗师?

 

A我觉得这个事,可以考虑三个方面。我会说都适合。中国哲,像我们慧能法师说:“何期自性,本自具足”。外在的(可能有)适不适合,可能有具备不具备,但我们本性可能是具足的,就看你怎么唤醒它、发挥它。我还是举个例子。荣格心理练习可能可以做一个小小的注解。知觉性的练习,比如说内倾外倾。有的是思维型的,有的是情感型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为都适合的。这是人格或心理类型的分类,都能学沙盘游戏。那些直觉型或情感型非常有可能更适合做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即使你的思维性外显的,也可以发展学习能力,和来访一起成长。那么在这种意义上来说的话,应该都适合,最重要的是态度,还是态度。为了你未来来访者的利益,选择做一个心理咨询师蛮困难的,蛮辛苦的,它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有好多职业可以选择,你可以给人家涂指甲。当时我准备做一个工作室在古北。房租很贵,一看旁边有几家指甲店。我觉得人家做指甲都能生存,那我心理学不能生存吗?我是博士教授。后来发现做指甲的培训可能不需要那么久,那也是一种技术。我举这个例子想说的是,我们是工作来访者心灵的水平,那这个态度很重要。你要知道,你有好多职业可以选择。一旦你选择了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心理分析师,那意味着你选择了一个比较困难的道路。要自己成长,和来访者一起成长,这样的话,你才能真正帮到来访者。很辛苦,但是很崇高。

那就祝福所有喜欢沙盘游戏的,这是一个比较辛苦,比较困难的学习路程,但是很神圣,是一种荣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