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


你是否对自己的孩子有过以下期待?

 

舞姿曼妙的,一定能成为舞蹈家;

玩乐高时专注度高的,将来一定是优秀的工程师;

喜欢踢足球的,以后一定会是足球明星;

......

 

每个父母都有这样一种天性: 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方式来看待自己的孩子。在某些情况下,戴玫瑰色的眼镜对父母和孩子都有好处。然而,在另一些情况下,它会助长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的对现实的否认。

  

本文将介绍7种在亲子教育中常见的误区,相信你看完之后,会用更加理性的方式与子女相处,进而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帮助子女找到真正适合他们的生活。

 

 

 

 

 父母究竟错在哪里

 

误解是为人父母的自然组成部分。父母以他们想要的方式看待他们的孩子——通常是他们自出生以来就一直这样看待他们。他们还坚持为自己的孩子规划长远的未来。如果你的父母曾经说过你会追随他们的职业足迹,你就知道了。尽管你很久以前就在成人的灌木丛中开辟了道路,但你父母的我的宝贝标签仍然贴在你身上,就像毛刺贴在袜子上一样。如果你自己就是一位家长,你很可能也有类似的误解——只是你没有意识到而已。

专家们一致认为,造成父母误解的原因并不是单一的,但有一个地方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我们自己。作为以自我为中心的生物,我们通过自己最了解的视角来看待世界。我们对自己的了解远远多于对他人的了解,这就影响了我们对每天与我们交往的人的假设和判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后代。

我们也会对自己做出非常主观的判断。在内心深处,我们大多数人相信我们在某些方面是特别的,我们拥有使我们与众不同的品质。心理学研究员Judith Rich Harris:“自私自利的偏见让人们夸大了自己的独特性 。” Harris是《教养假设:为什么孩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The Assumption: Why Children Turn Out in The Way They Do)一书的作者。这些积极的幻觉提供了真正的心理益处: 例如,它们促进乐观主义,让我们对未来有更多的掌控感。

无论是好是坏,父母都可以把这些积极的幻想延伸到他们的孩子身上,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相信,他们的孩子拥有特殊的品质,而这些品质恰好也反映了他们自己的为人父母的技巧。如果他们的孩子表现得很好,”Harris说,他们可能会把这种结果归因于他们认为自己的育儿方法与众不同,而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与附近大多数父母所做的事情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为了满足我们的自私偏见,我们会用最积极的眼光来看待我们的孩子。杜克大学的心理学家Mark Leary:“除非他们的关系矛盾重重、糟糕透顶,否则父母们会对他们的孩子采取无罪推定的态度。”“他们认为自己的孩子比实际情况更聪明,可能比实际情况更有吸引力。

生物学在父母的偏见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被迫繁衍后代,以确保我们把基因传递给后代,避免灭绝。我们的后代代表着对我们未来的一种生物投资,因此,我们被迫采取战略行动来保护这种投资。

这听起来可能让人有点疑惑,难道爱不应该成为我们看待孩子的一个因素吗?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发展心理学家Jay Belsky说,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些情绪不一定是我们认为的激励因素。在西方文化中,当然也在西方心理学中,我们有这样一种误导的观念,即父母总是无条件地、无可辩驳地爱他们的孩子,把自己奉献给他们。 

 

 

我的孩子和我一模一样

 

47岁的Jennifer Watson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卡姆登(Camden)的乡下长大,那里靠近大萧条沼泽(Great Swamp)。她是四个男孩的姐姐,排行老二,也是唯一的妹妹,她热衷于摔跤、爬树和摩托车比赛,这些都是她童年的标志。我总是和男孩们在一起玩耍,”Watson说,他现在是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名网络开发者。我会尝试那个年代女孩通常不会做的事情。她深信,如果她有自己的女儿,她们就会像她一样不拘小节。

然而,Watson生了三个孩子,都是女孩,还有一个继女。她21岁的女儿Jenna和她13岁的双胞胎之一 Isadora对她童年时的生活没什么兴趣。我并没有试图把他们推向这样或那样的模式,”Watson说。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有女孩,她们就会变成假小子,因为我已经深深地感到自己就是假小子。

Watson认为她的女儿们会自然而然地跟随她的脚步,这在父母中可能是普遍存在的想法,尤其是新手父母。但是,期望孩子能跟我一样成长,源于对孩子实际成长过程的误解,以及父母对这一过程的有限控制。事实上,孩子的家庭环境只是影响他或她将来成为什么样人的一系列因素之一。

Watson的这种跟我一样的错误认识还指向了一个假设,即主要的人格特征是遗传的——仅仅因为她和她的女儿们有共同的基因,她们就会自然而然地像她一样。事实上 Jenna, Isadora和她的双胞胎姐妹Odessa本可以爱上公主、纳斯卡赛车、天体物理学或以上所有的东西,而Watson本可以影响这些喜好的发展。 

这是很多父母犯的错误——他们认为要么是我的基因让我的孩子像我,要么是我的教养方式让他们像我,” Leary 说。

行为遗传学的研究表明,一般来说,人的性格有一半是由基因决定的,另一半是由环境决定的。Leary 指出: “ 一半的环境因素并不是全来自于父母。

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和他们一样,即使有证据表明并非如此? Leary :“父母更关注孩子和自己之间的匹配,而不是不匹配。”“所以当我的孩子喜欢我喜欢的东西,或者像我一样生气,或者有和我一样的态度时,这使我更能适应。但事实上,差异可能超过了相似之处。

Harris在书中写道,父母可以通过让孩子在学校里茁壮成长,创造一个支持创造性活动的家庭环境,从而深刻地影响他们的生活。但是,父母尝试让孩子们模仿标准行为通常收效甚微,而且通常他们对孩子行为的影响并不比孩子的同龄人大。

但是,如果父母不是影响孩子成长的主要因素,我们如何解释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影响部分,比如 Minnelli Judy GarlandPeyton, Eli, Archie Manning; 或者 Ben Jerry Stiller?这些例子并不令人惊讶,Harris说,因为父母确实对孩子施加了一些影响,在某些情况下比其他影响更大。从基因上看,父母传递了一定的心理和生理特征,在环境方面,他们可以为孩子提供培训、社交活动、并在职业生涯中提供机会,比如接管家族企业。

 

 

    

 我的孩子很有天赋

 

在美国,我们生活在一个养育子女的不同寻常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平均每个家庭的孩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1970年至2007年间,随着出生率下降,美国家庭平均人口从3.14降至2.56。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家篮子里的鸡蛋越少,父母们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选择的少数几个鸡蛋上,以确保他们的生存。Leary说,与多胎生育更为普遍的时期(部分原因是婴儿死亡率更高)相比,我们现在对孩子的投资要多得多。

来自加利福尼亚奥兰奇查普曼大学的进化心理学家 Jennifer Hahn-Holbrook对此表示赞同。她说:“如今,直升机式父母的比例如此之高,我们强烈希望自己的孩子比一般人优秀,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孩子更少了。”“当你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鸡蛋上时,你就会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这个鸡蛋上但如果你有六七个孩子,你实际上可以减少对每个孩子的投资,因为没有一个孩子的结果会是你生育成功的全部。

 

长期的社会变化也产生了影响。我们曾经需要一个大家庭和近邻组成的村庄来抚养一个孩子,但我们现在是一个由独立的家庭单位组成的国家。今天的父母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他们曾经从长辈那里得到的指导和经验,他们很少有机会观察其他孩子和父母行为的日常经验。他们可以根据一个非常有限的样本——在他们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来得出关于他们孩子的结论。

这滋生了一种循环思维,再加上想要提升孩子在竞争经济中的地位,可能会导致我的孩子有天赋这种普遍的反射性误解。

Leary:“如果我要决定我的孩子比其他人的孩子做得好还是差,我所得到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在人类进化史上,包括近代历史上,大多数情况都不是这样。我认为,在我们对孩子的判断上,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大的犯错空间。

这种现象有时被称为沃比冈湖效应”(the Lake Wobegon effect),这是根据Garrison Keillor的公共广播系列节目《牧场之家伴侣》(A Prairie Home Companion)命名的。该节目宣称,它在一个小镇播出,那里所有的女人都很强壮,所有的男人都很漂亮,所有孩子的成长发育都高于平均水平

我的孩子当然是有天赋的!”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人类学教授 Peter Gray说。有一种光环效应: 如果你爱你的孩子,你会透过玫瑰色的眼镜看她,所以她更有吸引力,更聪明,在社交和学习上更有天赋。你可以说,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是适应性的,是促进父母对孩子依恋的一部分,这让父母想要为她做各种事情。

 

 

  “他还是我的孩子

 

依恋理论也可以帮助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的父母永远把他们最小的孩子看作是家里的宝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如此,即使他或她已经长大成人。

澳大利亚斯文本大学的发展心理学家Jordy Kaufman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调查了747位母亲,发现70%的母亲报告说,她们的第一个或最小的孩子(都在2岁至6岁之间)在新兄弟姐妹到来的时候会突然长大。Kaufman说,之所以会出现这种认知上的转变,是因为母亲们认为前一个最小的(或唯一的)孩子比实际年龄要小——平均大约矮三英寸。当一个新婴儿出生时,咒语被打破,母亲终于看到了曾经最小的孩子的本来面目,同时可能将Kaufman所说的她的婴儿幻象转移到了新生儿身上。

Kaufman:“父母的宝宝观念可能会影响他们如何看待最小的孩子,影响到他们今后的生活。他们不更新自己的观念。除非另一个孩子出生。在这种情况下,新生的孩子就会变成婴儿,至少在父母的眼中,应该会一直保持这种状态。

 

 

 

 “我的大宝是个懒鬼

 

在出生顺序谱系的另一端,父母可能认为他们最大的孩子很懒惰,他们希望最大的孩子在学业上出类拔萃,为弟弟妹妹树立榜样。父母常说你可以更努力,这对许多长子长女来说可能很熟悉,但事实是,平均而言,长子长女的学习成绩的确要比弟弟妹妹好。

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杜克大学经济学家Joseph Hotz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合著者Juan Pantano对父母进行了调查,然后将他们分为两类:一类是他们所说的严格,即不管孩子的出生顺序如何,都愿意因为孩子在学校的表现不佳而惩罚他们;另一类是宽容,即不喜欢惩罚任何孩子,不管孩子的出生顺序如何。

Hotz向后一组提出了一个关于家庭中每个孩子的假设问题:“如果(/)带回家的成绩单低于预期,你密切关注(/她的)活动的可能性有多大?”调查结果显示,宽容的父母会对他们最大的孩子更加严厉,也会比其他父母更密切地监督他们。Hotz的理论是,这种明显的对长子的偏见实际上是为了向弟弟妹妹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他们的父母是掌控全局的人,任何被察觉到有学业懈怠的人都会受到惩罚。Hotz将这种现象称为涓滴效应,他解释说:“你把大部分精力放在长子身上,试图为所有人定下基调。

Hotz说,在他的研究中,父母的本意是好的,他们对懒人困境的反应可能只是试图纠正一个感知到的问题。他说,父母管教孩子的方式取决于他们自己的轻重缓急,但他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即根据孩子在家庭出生顺序中的位置,来区别对待他们。

  

     

我的孩子没有超重

 

误估孩子的身高并不要紧,但误以为孩子没有超重就不是这样了。

今年2月,内布拉斯加大学的研究人员Alyssa Lundahl和两位同事发表了一篇综述,回顾了此前发表的121项研究,这些研究涵盖了超过8万名家长对孩子体重的估计。他们发现半数以上的超重或肥胖的儿童的父母低估了孩子的体重,其中2岁到5岁的孩子家长出现这个问题的概率最高。

在这种情况下,外界的影响——尤其是媒体——可能是造成这种误解的部分原因。Lundahl认为,父母对孩子的健康体重应该是多少没有足够准确的理解,因为媒体对儿童肥胖的报道往往集中在极端情况。从本质上说,家长对孩子平均体重和超重风险的心理印象已经扭曲了。

但是,除了错误的认知否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层面值得重视。Lundahl:“父母可能不愿给孩子贴标签或打上污名,他们可能会试图避免对自己的负面评价。承认孩子的体重问题,她说,可能意味着他们可能没有正确地喂养他们的孩子或鼓励他们采取健康的生活方式。此外,采取行动可能意味着父母将不得不改变他们可能抗拒的生活方式。



 

  "我的孩子不会欺负人"

 

家长们通常会否认自己的孩子有攻击性。研究表明,当孩子们被欺负时,当他们表现得像个霸凌者时,父母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多伦多约克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Debra Pepler是欺凌预防方面的专家,他说:“孩子们很少告诉他们的父母,他们欺负别人或正在被欺负。”“被同学欺负是非常可耻的,孩子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告诉老师和父母。他们会认为告诉家长或老师,将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20世纪90年代早期,Pepler研究了两组儿童: 一组被认为是高度好斗的,被他们的老师推荐进行社会技能培训。另一组是由年龄、性别和种族相同的儿童组成的对照组,老师认为这些儿童具有社会能力。Pepler将麦克风放在两组人身上,观察他们在操场上的行为。让她大吃一惊的是:社交能力强和社交能力弱的孩子欺负其他孩子的概率是一样的。

自那项研究以来,许多研究表明,不同类型的孩子都会欺负人,”Pepler说,即使是社交能力很强的孩子,当他们欺负人时也会变得更受欢迎。所以,一些家长认为他们的孩子永远不会欺负人,我并不觉得意外。

恃强凌弱是一种复杂的行为,要识别一个孩子是侵略者还是受害者并不容易;有一些孩子既是侵略者又是受害者。另一方面,可能会因为没有社区支持系统的现代教育而加剧。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孩子相比,我们的孩子非常孤独,”Pepler说。父母可能会用过分积极的眼光看待他们的孩子,或者干脆否认问题。

 

 

 

 “我的儿媳妇需要我的建议

 

似乎大家认为当我们长大成家的时候,就可以摆脱父母对我们的误解了,但事实却相反。

密歇根大学社会研究所的社会心理学家Terri Orbuch说,当孩子长大结婚后,父母们会产生一系列新的误解。其中最主要的是一种信念,尤其是在孩子结婚的最初几年,父母的建议和指导是无价的,也是受欢迎的。

1986年,Orbuch开始跟踪调查373对新婚夫妇,以更好地了解婚姻的本质和压力。2012年,她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当丈夫与岳父岳母关系亲密时,夫妻离婚的风险降低了20%。然而,当妻子报告与丈夫的父母关系亲密时,夫妇离婚的风险增加了20%Orbuch:“当男人觉得和女方父母关系很亲密时,这就向妻子发出了一个信号:‘你对我很重要,所以你的家庭对我很重要。男性也倾向于不那么在意长辈们的评论。

然而,Orbuc说,女性比男性更注重人际关系,对有关她们在家庭中的角色的评论更敏感,这一发现在她的研究中得到了证实。Orbuc:“妻子们会把这些话当成是针对她们个人的,因为这些话反映了我们个人的一些情况,反映了我们的自我意识和价值。而当这些话出自岳母之口时,就会被解读为爱管闲事。

Orbuch说,不管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婆婆的意见可能会在婚姻中造成不和。不过,当代家庭委员会(Council on Contemporary Families)联合主席、心理学家Joshua Coleman表示,在婆婆们适应新角色时,我们应该对她们宽容一些。成年后的孩子与妻子成立家庭后,会对父母的关注和爱都有所减少,父母们很难适应这种变化。

父母的误解产生并以乍一看似乎不合逻辑的方式根深蒂固。考虑到大多数亲子关系的强度,它们几乎可以变得不可动摇。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认识它们并努力克服它们。在你的内心深处,意识到你的孩子和你不一样可能是你能给他们最好的礼物,”Jennifer Watson 说。你需要培养他们,让他们成为真正的自己。

 

 

我们都很有天赋

我们如何看待孩子最好的特质,对任何一个孩子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有没有可能让班上每个孩子的父母都认为他们的孩子是天赐的礼物——而且他们都是对的?

当然可以。

这种现象在社会心理学中被称为特质性定义。当我们考虑关于我们自己和我们孩子的信息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套过滤器,”Mark Leary说。我们想都没想,就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滤信息

换句话说,我们重新定义了积极品质的含义,这样我们就可以说,我们或我们的孩子拥有积极品质。

例如,家长对天才的定义可以是按时完成家庭作业; 也可能是数学得了高分。Leary说,不同寻常的定义让我们每个人都能保持这样一种感觉,即我们有一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并将这种感觉投射到其他人身上,原因有很多,包括让我们在社交上看起来更好

 

参考文献:Nick Friedman,2014, Parents Just Don't Underst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