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


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帮助夫妻修复他们的关系。陷入困境的关系最常见的例子出现在伴侣吵架的方式上,以及这些冲突是否会导致消极或积极的后果。如果这些破坏性的分歧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争吵,那么双方重建爱情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多年来,我已经确定了哪些冲突会以令人疲惫不堪的恶性循环结束,以及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修复这种关系。

 

夫妻做心理咨询通常是为了帮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好。他们想要停止消极和无益的互动,即使已经尝试很多次,但往往看不到它们停止的迹象。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人想要看到他们关系中积极的一面,忘记不快乐的时光,这是很自然的。那些仍然爱着对方的人想要原谅和忘记对方的过错,希望未来会变得更好,但如果他们继续重复没有解决问题的消极沟通模式,他们最终会破坏他们的关系,令关系无法修复。

 

如果我能帮助他们看到并制止这些破坏性的、无法解决的冲突,他们就有机会在为时已晚之前改变这些模式。在我们相互探索的过程中,伴侣们常常意识到,这些无所谓赢家的冲突正在掩盖他们真正需要解决的更深层次的问题。他们俩都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正在为那些永远无法拉近彼此关系的事情,而无助地、危险地抗争着,却不去处理那些实际上可能治愈他们关系的问题。

 

如果夫妻们能预见到这些必败之战的到来,停止参与其中,并学会更有效地互动的技巧,他们将会在治愈他们的关系、重新获得他们曾经拥有的爱和信任的道路上走得更好。我从很多例子中挑选了其中七个最常见的、重复出现的冲突类型,这些都是我见证过的他们在相互伤害的冲突中的真实感觉和互动方式。


1、无力感表达为愤怒


因为大多数夫妻都希望在吵架后能重归于好,所以他们往往会把对方推开。他们害怕在这种痛苦的互动中体验自己的无力感,反而以对他人行为的愤怒来表达自己的感受。这就好像如果用愤怒来支撑无助的内心感觉,那么即使它在当时造成了更多的伤害,它也会变得不那么可怕。其中一方或双方摆出的姿势比他或她真正感觉的更强势、更自信。这种伪装表现为指控、指责或无效的宣告,因为每一方都担心,如果自己不能继续掌权,就会遭受情感上的打击。

 

通常情况下,无力感表现为愤怒失控。对失去的恐惧和想要表现得强大的欲望结合在一起,造成了对控制的迫切需求。这种重复的相互作用迅速恶化为敌我之间的权力斗争,一方以另一方为代价取得胜利。争论可能会结束,胜利者会出现,但是关系会再次受到伤害。

 

2、想要关心,但同时又把它推开


当一方或双方迫切需要滋养、原谅或支持,但又觉得另一方生气或得不到支持时,他或她可能会打击对方,而不是问对方需要什么。内在的体验是一种凄凉的顺从,感觉无论多么重要的渴望都会自动地发生拒绝。当一方或双方都有这种感觉时,他们通常会拒绝对方,只是为了在被抛弃之前避免被抛弃的痛苦。

 

更多的男人会放开他们的手,选择先离开,并让另一方相信是她做了一些事情导致的“分离”,但她不会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挽回关系。另一方面,女性会比男性更容易突然屈服、退缩或哭泣。这种反应意味着,她的伴侣没有看到她的攻击性行为背后的痛苦和脆弱,并在她并非“有意”的时候让她承担责任。即使他们同时表现得好像都不在乎了,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种反复发生的冲突的悲哀之处在于,伴侣有可能会自食其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的一方或双方可能会逐渐相信另一方真的不再在乎他们了,并以各种错误的理由离开一段关系。

 

3、战斗疲劳


两个疲惫不堪、屡败屡战的敌手在下一次战斗开始前都感到痛苦和沮丧。这就好像任何他们没有立即看到的东西,可以变成另一个不幸的战斗,一直不断爆发。对几乎任何事情都持有不同意见比试图和睦相处要容易得多。就像被监视太久的士兵一样,双方都变成了高度警惕的战士,不能脱离他们的盔甲,也不能把朋友和敌人分开。

 

他们已经忘记了脆弱和设身处地的感受。他们坚韧、有抵抗精神,而且“随时准备好了冲突”,这让他们的挑衅和攻击技巧变得更加尖锐,以至于双方都成了对方无情破坏的受害者。

 

在没有赢家的冲突中,忠诚的夫妻可能仍然会在争吵的背后深深依恋对方。虽然继续参与这些消极的、破坏性的互动,但可能有两个人仍然对伤害彼此感到害怕,但却无法停止。他们在假装不在意对方的同时也在挑战对方,但他们的内心还是很在意对方。然而,当一方试图缓和时,另一方又重新开始,他们太过谨慎,不相信对方会接受和平的提议。


4、爱与恨并存


在战争中,在爱与恨之间摇摆的夫妻总是误解对方。通常是不同步的,一个人伸出手去寻找连接,而另一个人还没有准备好或不愿意冰释前嫌。然后,当另一方准备好联系时,场景就会逆转,当另一方无法或不愿回报时,对方也会同样伸出手来。

 

这种反复冲突的基础可能是恐惧或无法维持持续的亲密关系。一方或双方都想要亲密,但可能都害怕沦陷和被抛弃。他们希望对方不要太近以至于感到被侵犯,但也不要太远而感到关系的潜在损失。或者,这两种人都是在关心对方的同时不能让自己爱地太深入的人。他们似乎担心,如果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自己会变得太脆弱。他们跳着一种危险的舞蹈,在别人不要求的时候表现出爱,在别人需要的时候却有所保留。在自我保护和屏蔽中,他们不希望被认为是贫穷的或自暴自弃的。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亲密,持续的时间超过了双方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们就会抽离,冒着看上去不像他们那么在乎的风险。

 

两个人都会告诉别人他们有多在乎自己的伴侣,但从来不会当面告诉对方。而且,如果有人对其中一方不满,另一方就会冲过去保护他或她。他们已经接受了一个危险的信念,即他们可以在不失去彼此忠诚的情况下反复完成这一过程。他们生活在一个深渊的边缘,谁也不相信他们会掉下去,可悲的是,当关系不能再恢复时,他们往往措手不及。

 


5、想要赢,但不想当坏人


这种冲突是一种奇怪的组合,一会儿把对方打倒,一会儿又用道歉和自我责任来支持对方。愤怒的指责击中要害,显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随之而来的往往是迅速的道歉。参与这种冲突的一方需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当其他一方受伤时,他们不想承担成为坏人的责任。

 

在这类冲突中,一个有趣的现象经常发生。冲突刚开始不久,一方或双方似乎都在与过去的某个人争斗。早期的创伤是在无意识中被触发的,争论感觉就像两个平行的相互作用正在发生,一个在现在,一个来自另一个时间和地点。在这些无意识的反应中,先前的忏悔常常被抛诸脑后,感觉就像受到了不公平的攻击。事实上,他们从未想过要出现在当前的关系中,因为他们不是由当前的关系所创造的。当一方或双方都成为对方过去的象征时,来自过去关系的记忆就会侵入现在。

 

这些夫妻通常在冲突中相处得相对融洽,但一旦冲突开始,他们很快就会卷入这些令人困惑的互动中。有时,双方会同时触发对方过去未解决的冲突。例如,他们可能都有两个愤怒的父亲伤害过他们。现在他们会下意识地做出反应,就好像他们现在的伴侣是那些过去的父母一样。很快,他们就会退回到过去那种不堪重负的状态,再也认不出现在的伴侣。一个人可能会以他或她小时候无法做到的方式反击,而另一个人则会以成人的方式体验。从过去的经验中获得更多力量的话语,从来没有伤害的意图,现在却被触发了。一旦过去的记忆失去了它的力量,治愈他人创伤的愿望就会强烈地出现。

 

在这样的争吵之后,双方都为自己给对方造成了如此多的痛苦而感到痛苦,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争吵。他们立即停战以使一切恢复正常。可悲的是,迅速弥合损害的紧迫性要求双方压制任何可以理解或合理的分歧,以避免再次伤害对方。



6、在内心切断联系的同时还假装在战斗


对于亲密的夫妻来说,这些冲突很难忍受,因为它们让人抓狂。在冲突中使用的词语与身体语言、面部表情、声音或参与冲突的人的节奏不匹配。

 

有时夫妻之间会进行一些表面的、毫无意义的互动,因为他们实际上已经不再关心对方,而争吵是他们唯一还在一起做的事情。更常见的情况是,他们被之前从未解决任何问题的冲突击败。他们只是没有精力进行有意义的辩论。

 

有些夫妻隐藏他们更脆弱、更痛苦的情绪,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内心却有更深层的反应。他们非常担心事情可能会失控,所以他们会抑制任何感觉太强烈或太危险而无法表达的情绪。

 

这些冲突通常会很快结束,给双方留下压抑的想法和感受,双方都试图独立于对方来解决。他们甚至会为自己能迅速解决争端,从不让事情失控而感到自豪。也许他们已经学会了复杂的谈判技巧,但他们很少触及双方真正的问题所在,同样的争端没完没了。

 


7、防守到防守


防御性反应是每一场争论的一部分。然而,在一些争论中,这些争论不仅是显著的,而且是连续的。

 

一开始,一方会对另一方的行为进行温和或明确的批评。事实上,人们的反应从来不是为了某术语的定义、当前评论的理由、之前的情绪环境,或者表达批评的人可能处于的情绪状态。相反,感觉受到攻击的一方会迅速做出防御反应,引发另一方同样的防御反应。

 

这就好像一方看着另一方眼睛里的镜子,不喜欢镜子里的反射,并试图打碎镜子。另一个人,为了维护他或她看到情况的权利,也会反击。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双方就会展开攻击,有时甚至是残酷的攻击,双方似乎都没有试图阻止对方的反击,也没有倾听对方绝望地试图保持无敌状态下的伤痛、沮丧或恐惧。

 

防御性可以用多种方式表达。最常见的有:反过来指责另一方、使用借口、努力让另一方感到疯狂、提出指控的例外情况、使用试图让对方感到内疚或失败的语句,这些方式都是为了消除对方的“合法性”。双方都站在证人席上大声疾呼,要求对方证明自己有罪。

 

解决冲突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当亲密伴侣在他们的欲望或目标上面临合理的差异时,他们自然会推动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然而,大多数人不希望以牺牲自己的伴侣为代价。学会分配重要的资源,如“可用性”、感情、牺牲,甚至是独立的需要,都需要耐心和技巧。大多数的关系都是以大量的精力和承诺为开始的,这些精力和承诺是为了彼此的包容和宽容而把自己放在一边。但如果太多冲突发生了,曾经非常愿意原谅和重新唤起解决问题的欲望的伴侣就会开始动摇。

 

许多信息来源教我们如何公平地战斗,如何更有效地倾听,以及如何在事情失控的时候“断开联系”。为了让这些技巧发挥作用,亲密关系中的伴侣必须能够在陷入冲突之前识别出无法解决的、重复的冲突。一旦这些破坏性的互动开始,任何关系冲突的方法都很难有效。


好消息是,我已经看到许多夫妻通过停止他们的负面互动而迅速痊愈。这种关系开始用积极的螺旋取代消极的螺旋。这对夫妇现在准备用有效的沟通来解决他们的分歧。



参考文献:


Randi Gunther Ph.D.  2016,No-Win Conflicts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How you resolve your arguments affects the  state of your relations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