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4).jpg

作者 | 栾晶


来源 | 栾晶(luanjing007)






 · 01 · 




我今天想为你们演示一下,一个总觉得别人在攻击自己的女孩子,她来做心理咨询,我们大概会说些、做些什么。

说在前面的是:
1、这是心理咨询的浓缩版,真正的心理咨询很长、很复杂;
2、尽管一个人的人际关系问题,只是她某一方面的表现,但我们今天只谈人际关系这一条主线;
3、这演示的是极端顺利的情况;
4、这是一个虚构的案例。

yoyo,人际关系不和谐,她总觉得关系中充满攻击,自己内心疲惫。她来做心理咨询目标明确:我想让我的人际关系和谐。

那一上来,她会告诉咨询师她的困扰。

yoyo:我与一位同事发生激烈的矛盾,在公司会议上,她当众提出我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我当时怒火中烧,直接情绪失控,愤然离场。

咨询师:是因为这件事来做咨询吗?

yoyo:算是个导火索。让我下定决心来做咨询的是,这已经是我换的第三份工作。我觉得我可能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假如再任由这样发展,我怕自己永远都处理不好人际关系。

咨询师:看上去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

yoyo:工作中发生过很多次,我总觉得我的上司在责备我,同事在故意为难我。因为一些小事,我就会陷入极度不愉快的情绪中。有时候我觉得所有人都相处得很好,就我融入不进去。最后人际关系一团糟,也无心工作,只能换新环境来解决。

咨询师:都是在工作中发生的吗?

yoyo:和朋友之间也是这样。最近我和一个好朋友冷战,因为她总是提醒我多买些护肤品,我觉得她在攻击我不懂护肤。以前还有个朋友提醒我不要总是丢三落四,我当时生了很大的气。

咨询师:你以前是怎么解决这些冲突的?

yoyo:我反复告诉自己,也许别人不是这样想的,但当我处在那种“所有人都在攻击我”的情绪中时,真的无能为力。最后我就只能换工作,换同事,换朋友。

咨询师:看来是这样的情绪太强大了,你有思考过它们都是什么吗?

20200219_190344_023.jpg






 · 02 · 

通过描述事件,我们进入咨询的第二个框架中——探索事件背后的感受。

yoyo:你是指这些情绪是什么吗?

咨询师:是的。

yoyo:就是感觉他们都在针对我,责备我,攻击我。我觉得别人孤立我,而且不告诉我原因。我想和他们吵架,问问他们原因,也想指责他们不该这样对我。

咨询师:你描述的不是情绪哦,只是你的想法,或者说,这是你对事件的评价。

yoyo:你所说的情绪是什么?

咨询师:比如,你感觉他们都在针对你,因此你产生了什么样的情绪?   

yoyo:我觉得很生气。

咨询师:yoyo,我相信任何人感受到被攻击,都会生气。但你怎么会气到种程度,连工作和朋友都不要了?   

yoyo:我也不知道。

咨询师:假如你继续留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或者你继续和朋友相处,你想象一下会怎样?

yoyo:我觉得我没办法想,因为我忍受不了继续和他们相处。

咨询师:仔细去体会一下,是什么让你忍受不了?

yoyo:是一种...被指责、被嫌弃的感觉。

咨询师:这不是感觉哦,“被指责、被嫌弃”是你对事件的评价。这个评价带给你的感觉是什么呢?

yoyo:被指责是感到愤怒,被嫌弃,是觉得害怕和羞耻。

咨询师:看上去你在二者之间做了一个联系——别人指责你,是因为嫌弃你不够好。

yoyo:对,这种感觉非常糟糕,让我忍受不了。

咨询师:有忍受得了的时候吗?

yoyo:......在我以往的生命中从未有过。

咨询师:你怎样看待这样的情况?为什么有些人能忍受,有些人不能?

20200219_190344_024.jpg







 · 03 · 

在这里会进入第三个阶段,通过现在发生的事情,探索现在的感受,找出现在感受的某些“不合理性”,去探索过去的原因。

yoyo:从小就不能忍受。我做每一件事都会被指责,他们永远都不满意。哪怕我已经那么努力,他们也不满意。明着的,就是直接指责,暗着是冷嘲热讽。他们的眼神中永远都没有欣赏,只有不断的挑剔,要求。我不管怎么做,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行,永远都不行。

咨询师:他们是谁?

yoyo:我的父母、爷爷奶奶。

这个阶段的探索会持续非常非常非常长的时间,并不是我们看到的,只要找到过去的源头,现在的人际关系就能立即好起来。所以很多人说:道理懂了那么多,还是过不好。

yoyo在接下来的咨询中,会对她的咨询师反复哭诉这些经历,花去很多很多小节的时间。她仿佛有永远流不完的眼泪,诉不尽的心酸。有时她自己也纳闷,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她也许会感到羞耻,尽管眼泪和情绪一样珍贵。

但她在不断的诉说中,她的感受会一点一点发生变化,她的人际关系也是。她过去的经历被她的咨询师看到,并好好呵护了。咨询师承认她的委屈,她当时是那么害怕,以至于即使到现在,还那么怕。

就在她与咨询师的关系日益亲近时,有一天她突然说:

yoyo:我想结束咨询了。

咨询师:能告诉我原因吗?

yoyo:我觉得我已经好起来了,而且我觉得咨询费有点高。

咨询师:我的咨询费一直没有涨,是什么让你现在表达呢?

yoyo:说实话,我觉得你不喜欢我。最近有几次咨询,我感觉你在指责我还有,上周你在咨询中上厕所,我觉得你对我不耐烦。

咨询师:虽然我感觉有点糊涂,但我很开心你选择和我讨论,而不是像以前的关系一样直接回避了。

yoyo:你很糊涂?你自己这样做的,你不知道吗?

咨询师:你能告诉我我做了什么吗?

yoyo:上次咨询,我问你为什么有时候看着我不说话。你说有时候和我说话时,需要谨慎措辞,你怕我会多想。我觉得你在指责我太敏感,我感到很不舒服。

这一周里我都很不舒服,我觉得很生气,你是我的咨询师,连你也要这样说我。还有,你还告诉我“也许你可以试着告诉朋友你的感受”。假如我能做到,还需要来找你吗?你们总是告诉我,你该这样做,你该那样做,你们总是觉得我做得还不够好。

在与咨询师的关系中,yoyo再现了她以往的人际关系。但这次有所不同,她选择了勇敢地告诉咨询师她的感受。在其他关系中,这样表达是有风险的——朋友会感到自己被yoyo攻击,而反过来攻击她。

20200219_190344_025.jpg

咨询师:很抱歉我让你产生了这样的感受。

yoyo:你倒是挺诚实,没有狡辩。

咨询师:我没有狡辩,你的感受是?

yoyo:我觉得我的感受被承认了——不管它是不是真的,它被承认了。实话说,我觉得有点感动,甚至有点想哭。

咨询师:这样的体验似乎你很少有过,而且,你思考过你感觉到的也许不是真的。

yoyo:我一直都知道也许不是真的。但我的感受不放过我,今天你承认、看到它了,我觉得我被自己放过了。现在,你愿意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咨询师:我只是想反馈给你在我们的关系中,你带给我的感受。我认为这也许对你有帮助,但我忽略了你也许会觉得被责备。至于上厕所...头一天我吃了火锅。

还有一种情况,咨询师是真的在攻击她。

咨询师:你不说我没有意识到,你一说,我好像的确有攻击你的意思——我说什么,你都会觉得我在指责你。和你相处我总是需要小心翼翼,这让我有点不耐烦,于是就真的想去攻击你,甚至想去厕所。

yoyo:你的意思是我的错咯???

咨询师:你觉得被我指责了。

yoyo:不是我觉得被你指责了,而是你就是在指责我!

于是他们吵起来了。

yoyo:老子下次不来了。

咨询师:尽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还是想邀请你一起讨论发生了什么,是怎么发生的。很抱歉我不完美,有时候无意识地也会防御,会攻击你。






 · 04 · 

这样在冲突中去澄清,对yoyo的人际关系会有莫大的帮助。另一个人无保留地与她谈论关系,她会分清什么是她幻想的,什么是真的。她做了什么使对方要那样做,对方又做了什么,使得她要那样反应。这在她生活中的关系里,很难得到。

与咨询师经营的这段关系,会让她明白原来人是这样。回到她的生活中去,她的人际关系会稳定很多。

有读者会问,假如不做心理咨询怎么办?有一个办法就是:主动去问对方。我前面谈到了会有风险,因为你表达的方式未必友善,或者因为对方自己的局限,他会防御,会攻击你。最终关系会不欢而散,这带给我们的,又是一次糟糕的体验。这样的体验积累多了,我们会无比挫败。

20200219_190344_026.jpg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yoyo的咨询,会在以上三个阶段中不断循环。她在现实中遇见麻烦,她与咨询师讨论这些麻烦,哪些与当下有关,哪些与过去的经历有关。然后他们回到过去的经历中,yoyo感到很糟糕。与咨询师开撕,讨论他们的关系,这关系哪些是与过去有关,哪些是真实发生的......如此这般循环。

这个案例中少了“阻抗”的描述。所谓“阻抗”,就是阻止心理咨询顺利发展的力量。这个力量通常来自来访者——他潜意识选择自我保护。

最后用yoyo来描述一个阻抗的场景。

yoyo:我想结束咨询了。

咨询师:哦。

yoyo:我是说真的。

咨询师:说重点。

yoyo:上次我说了你上厕所的事情后,你就不上厕所了。

咨询师:是的呢,你说过你会介意。

yoyo:但我一点也不开心,我觉得你为我做了牺牲,我感到很内疚。

咨询师:所以你想咋样咩?我上厕所你也不高兴,不上你又不高兴。反正你就是要把我拉黑,我怎么做都没用,是咩?

yoyo:我不喜欢别人嫌弃我,但我也不喜欢在关系里欠别人的——这是我要来的,是你施舍给我的。

咨询师:感觉不妙啊,你有为此折腾过谁吗?

yoyo:有啊,我前男友。我抱怨他总是指责我,后来他不指责了,我又觉得他没法好好做自己,而且觉得这感情不是真的,是我要来的。后来我就分手了。

咨询师:我看到的是,我因为在意和你之间的关系,而做出了一些妥协。这妥协我原本以为会换来你的亲密,但你把它理解为是一种对你的羞辱。而且似乎你不相信一个人为你做出妥协,会是心甘情愿的。

yoyo:what?所以是我自己不相信,关系会以温柔的方式存在。

咨询师:不管你信不信,它都在。



-End-



作者 | 栾晶,来源 | 栾晶(luanjing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