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德瑞姆咨询中心




  一个心理咨询中心助理的酸甜苦辣

 

今天的天空特别晴朗,阳光也特别温暖。中午,我在阳光下呆了半个小时,静静地发呆。


今天是我在家线上值班的第3天,也是没去中心的第18天。我总觉得这是偷来的时间,安静的有点不真实。曾经,我一天最多需要跟将近200人发微信,做电话沟通。而现在,一天50个微信可能就算多了。


了解胖丁工作时间的人都知道,除了法定节假日,我们基本9:00-21:00都要上班,虽然有三位助理轮班,有时候仍觉得,真累。很多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还在坚持?但更多的时候,这些疑惑又被一些点点滳滴拼凑起来的记忆模糊掉。


比如有一天,有一位来访站在前台冲我怒吼,具体原因我已经记不清了。等他走后,另一位来访站在我面前,特别诚恳地告诉我,这不是你的错。拍拍我的肩膀,走了。这时,我的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感谢她的理解,能读懂我的委屈。 


我还记得,有一位家长,咨询结束了一段时间,给我们发来消息,給我们看她孩子的成绩单以及老师对孩子的评语,妈妈说孩子进步很大。我真的为她感到高兴,这让我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有意义。


还有一位来访者,从家里走了很远的路,给我们送了一桶红糖,一瓶消毒洗手液。虽然礼物不贵重,但满满的都是心意。


哦,对,还有一位小来访,来的第一次打了我,可后来,我发现他越来越乖,变得遵守规则,有礼貌。我看到了一种孩子的表达,也看到了他积极的改变。


就是这一点点的变化,让我觉得这份工作值得我继续坚持,我不知道我能帮到多少人,我也不奢求我一定能帮到多少人。我只希望,我可以尽量给来访提供一个安静,安全,舒服的空间。这大概就是我一直追寻的意义。这些记忆像水,融化了我的困惑,滋养着我的心灵。


每个人这一生都会遇到很多坎,有的人可以自己跨过去,而有的人则需要别人推一把。上班的时候,我总想,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给自己好好地放个假。


现在,我虽然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是因为疫情。其实这样也好,可能是因为我一直都想让时间变得快一点,而忘记了,我们应该找机会,让自己慢下来,好好看清自己,好好陪陪家人。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我的妈妈就翻看着网上的各种消息,然后告诉我们今天又增加了多少例疫情,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我问妈妈:你好像每次都是晚上的时候开始看各种信息,然后不停不停地说。 


我又想到,是不是在黑暗来临的时候,我们会更加地恐惧和不安?类似过多看这类的新闻,只会加重这份不安;而在清晨的时候,我们本应可以感受更多的光明和希望,带动这一天的好心情。 


我的妈妈好像明白了我想表达什么,此后,她开始专心研究每天要吃什么,还学会了做面皮。而我终于有时间看书了,这几天看了三本书,觉得特别满足;我也终于有时间听妈妈讲她的故事了,可以和她一起喝茶,一起“葛优躺”;我终于有时间和妹妹一起玩“流体画”;终于有时间感受阳光、感受蓝天;如此的每一天都过得特别安心。


然而,我也有一点想念,我们中心的每一个人。


                                                                            -- 胖丁(栋媛)





看见就是爱,无回应之地就是绝境

 

孩子的沙盘个案越来越多了,周六周日扎堆儿地来。孩子来的多了,就衬着沙盘室少了。机构会议上就这个问题探讨多次,儿童沙盘个案的数量在我们中心的业务咨询量中明显提升。我满脑子都在想,为什么孩子的咨询越来越多,那些可爱的孩子们都是什么样的问题?

 

故事分享:

某天下午,一对夫妻带着一五六岁左右的男孩来到我们中心,妻子先进到咨询室和老师沟通,留下爸爸带着孩子在沙发上等待。小男孩先是左看看,右瞅瞅,满是好奇,又满是警惕,用一双乌亮乌亮的大眼睛打量着周围。

 

好奇归好奇,我还是观察到小男孩的拘谨不放松,从他至始至终没有离开沙发半步,一直紧靠在他爸爸身旁,肢体上没有大幅度动作都可以做一些推断。

 

我留意着小男孩爸爸,在小男孩小心翼翼面对陌生环境的这段时间里,甚至从坐在沙发上的那一刻,就一直在低头刷手机,如雕像一般静止,徒留一个右手指头在手机屏幕上下机械晃动。从未和小男孩有任何语言或者肢体的交流,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彷佛除了手机一切都不存在。

 

小男孩看久了,好奇心消停后耐不住爱玩的天性,跟自己玩了好一会儿手指,突然间似乎发现了好玩儿的事情,迫不及待的要跟爸爸分享,我听到他兴奋的语调,提高的嗓音:爸爸,看我!看我!他摇晃着爸爸的胳膊,试图引起他爸爸的注意。他爸爸却充耳不闻,一挥胳膊,甩开男孩的手,眼睛依然如胶粘在手机上,眉头皱在一起,不耐烦应付道:别烦我,我办正事呢!

 

小男孩意料之外惨遭拒绝,着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义正言辞质问:什么正事儿?你有什么正事儿啊!刷手机叫什么正事儿啊?!这声音纯正清亮,铿锵有力。发出了一个5岁男孩最深切的呐喊,渴望关注,渴望看见,渴望陪伴,渴望爱……

 

这话很触动我,我替这男孩的爸爸脸红,也揪心地盼着他能给予男孩稍微的回应,可是没有。小男孩满心的渴求如石沉大海。我越发沉重,不难想到平日这小男孩都是被怎样忽略的。正如武志红说过一句话:看见就是爱,无回应之地就是绝境。

 

小男孩沉默了三四秒,委屈、不甘心、难过、压抑的愤懑掺杂在一起发酵,他开始自言自语:如果这时候有一只鸟从你的头顶飞过,拉了一坨屎……


他没有再说下去,没有人愿意听他说,接下来会怎样,他也许还有很多想法,但都只会存在于他自己建构的世界里吧,那个世界离他的爸爸会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我时常会想起小男孩没说完的那句话,我填补的结局是:如果这时候有一只鸟从你的头顶飞过,拉了一坨屎,那你是不是可以看看我?


总感觉很讽刺,只是不知道这是一个孩子的讽刺,还是我的讽刺。还请广大的父母,把注意力从手机上转移到孩子身上,多多关注孩子,听听孩子渴望的声音吧。


                                                                             --胖丁(玥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