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姆研究生院成立以来,有越来越多的来自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加入我们。在学习之余,通过一些线上交流和线下活动的接触,我们了解到,我们的校友可谓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他们各自也有不少属于他们的人生经历和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

所以,德瑞姆研究生院除了为大家提供学习平台,同样的,这里也是大家交流和互相了解的平台。趁着德瑞姆20周年的生日,我们专门成立了德瑞姆20周年校友专栏,通过对一些校友的专访,让研究生院优秀的你们,可以互相更多更深入得了解,在我们研究生院的平台上互相整合资源,彼此成就更美好的未来。


这一期我们视频采访了来自去年9月刚开班的西班牙马德里临床心理学硕士班的李熙城同学,虽然他加入德瑞姆大家庭的时间并不长,但是短短的几个月,他也有不少心得感悟想与大家分享。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英俊帅气的大男孩的视频采访吧!


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来自西班牙马德里临床心理学系1班的李熙城,现在是上海郁馥投资的执行董事,也是德帆商业保理的创始人,很高兴通过这样的一个模式和大家来见面!

1671523342506498.jpg

 

1、您对心理学的理解是怎么样的呢?

答:比如说我现在在跟你谈话交流,那其实只是一种言语上的一种普通的沟通,那心理学它应该是心与心的一种桥梁,更加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一种较量,这个是我理解的心理学。


2、是哪一个契机让您关注到了心理学并真正决定来德瑞姆学习心理学?

答:在没有接触到德瑞姆之前,过往的这十几年,其实与心理学应该是没有关联,或者说也没有任何的链接的。那回顾这十几年下来的职业生涯,上一次也突然想到,在15年以前,其实我们有一个小型的一个同学的聚会。我非常要好的一个朋友,在十几年以前其实他已经在看心理咨询,因为他本身有可能在这一方面有一定的需求。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原来我们可以在某一方面,除了身体之外的一些状况发生时,我是可以通过心理咨询来关注到自己内心的健康,那个时候就了解到这个行业。


在今年的三四月份整个上海疫情的大爆发,我相信对于整个上海所有的市民来说的话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但那个时候呢,其实又有更加多的时间能够让自己安静下来,去寻找一些之前一直比较忙碌的工作之外所没有办法去做的一些事情。那时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去翻了一些以前的书,也非常的巧,正好看到了一本20年以前,小时候就买的一本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我相信在20年以前看的时候,完全就是以字面上面在了解或者说在理解这本书的含义。那20年以后作为现在已经到了一定岁数的人,你再去看这样一本《人性的弱点》的这一本书,我的角度有可能就发生了不同的改变。那当时是让我有一些新的启迪,在之后慢慢的你会问自己是不是除了我自己现在本职的工作之外,在疫情有可能还要继续持续的一个情况下,我们是不是要有给自己多一个选择?那个时候就决定任性一把,与其说我想再选择一份职业,那不如说我想跟随自己的心,找一个自己真的喜欢的一个兴趣,心理学有可能对我来说,或许他未来是我这一次做的一个改变,是让我未来能够获益终身的东西,所以选择了心理学。


3、您原来是搞金融的,不知道在跨行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或者障碍需要去克服的?

答:首先从字面上来讲这是完全不同的行业,一个是金融,我们更加多的其实还是跟金钱打交道。那当然金融行业它其实也会有不同的工种,那我呢,基本上和金钱打交道的机会会比较少,那我更加多的有可能还是以谈判为主。在一个项目落地之前和落地的过程当中,我更加多的还是在谈判桌上和我的客户、企业、包括一些合作伙伴在这样一种模式情况下沟通,这是我最常见的工作的模式。而心理学呢它其实是一种交流的模式,也没有离开人,那其实从某一种程度来说的话和我现在的工作的职责是非常契合的,所以说既困难但它又很容易。这个是我到现在来学习心理学没有太多的一些觉得我很难去上手或者说我完全和心理学有很长的距离,一点链接都没有,那我觉得其实这当中一直存在着一个比较微妙的联系。所以困难也面临着挑战,有挑战你要去克服,随之而来的就不困难了。


4、为什么在德瑞姆众多的研究生课程中,您选择了西班牙马德里的临床心理学研究生班?

答:当时在选择德瑞姆之后呢,就去看了一些关于接下去能够修读的一些课程,那之所以选择马德里临床呢,应该有几方面的原因。第一个临床,从我自己本身的工作范围来说的话,临床会比较偏向于个案,这和我本身的职业它比较有关,而且我自己比较擅长的应该也是偏向于直接接触个案的这种模式。另外一个呢,应该说本身德瑞姆有很多的硕士的一个课程选修,偏管理的偏统计的偏学术的,临床在这一方面来说的话,我相信应该是比较契合或者说是比较合适,另外一部分呢其实既然是临床,那我更加多是关注到它有可能解决的就是我日常工作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你可以更好地去解决一些周遭的关系处理、人际的调解,包括家庭的维护以及客户谈判上的一些实操,那这个是我选择临床或者说马德里临床的一个最大的一个原因。


5、我了解到您刚刚成功任选了德瑞姆研究生院学生会秘书长这一职务,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您在进入德瑞姆研究生院学习时间并不长的情况下,会去参与这个竞选?并且对于这个职务您将来是有什么打算吗?

答:当时去选择或者说去竞选学生会的时候,其实我当时的想法还是比较单纯的,为了更好地去融入到或者说进入到心理学这个行业,我还是希望能够有更加多的一些机会去接触。那显而易见我们研究生学院学生会是来得最直接的,这样一个非本职在职的德瑞姆工作人员的最好的一个组织。所以当时觉得无论是哪一个职位或者说是不是能够做部长也好,怎么样也好,我觉得我得先去试,那万事其实你都得先试嘛对吧,尤其像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所以当时非常肯定地就去选择了这一块。至于进入学生会以后,你会发觉原来好多优秀的人都在这其中,那我们也是希望通过学生会能够更加多地去复制到所有德瑞姆的学员,大家除了我们仅仅在这里学习之外,更加多的是能够真的学到一些东西在里面,或者说我们是能够通过学生会自己来组织获得一些活动上面的体验,这个是当时进入到学生会以后所产生的一些想法。


6、研究生院的哪些项目活动是让您最印象深刻的?后续您希望我们更多组织一些怎么样的活动?

答:在10月份的时候我记得还比较清楚,当时应该就是张倩这边有安排过一次沙盘的一个活动。那当时在这样一个活动之前,其实我对沙盘是一无所知,或者说我在参加这个活动之前也没有去做过功课,没有去看过到底什么是沙盘,就抱着去了解一下,去探究一下的这种心情去参加了这样一个沙盘的活动。那当我那天去了华敏以后,看到或者说我进入到这样一个沙盘的工作室当中,所映入眼前的是好多的这些摆件,我突然就明白了,或许它有可能是人与人之间内心的一种独白,它通过了另外的一种模式来呈现。那果不其然在最后,我们是以这种方式完成了这样一个沙盘的活动。这个活动对于我来说,我觉得还是比较有感触的,因为在现在的这种相对来说比较复杂或者说比较繁杂的这种社会的状态情况下,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已经变得越来越少,甚至于说大家既然没有沟就没有通对吧,所以我个人认为沙盘的这样一个活动,对于人的互相之间的这种表达体现出了这种不同的形式,从而达到互相大家能够来了解的这样一个结果,所以我觉得这个活动,我是印象非常非常深刻的。

(后续)对于德瑞姆来说,包括我现在在学生会的这样一个状态,那我肯定是希望在目前这样一个疫情比较滋生的一个状态下,真的是可以把心理学走进大众,走进人群,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到我们在整个社会的状态下,不仅仅要身体健康,其实有时候更需要的是心理健康。这个我也是期望或者说我也愿意和德瑞姆一起帮助到大家真的把心理学给推广出去。


7、在您个人的生活或者工作方面有什么小成就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答:在学习心理学之前,其实很多人都会把每一天的生活或者说每天和他人说话想的比较的简单,自从进入到德瑞姆之后,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那这种习惯呢又来得很自然,或者说慢慢的变得很自然。因为我们办公室会有一个律师的团队,以前每天和他们的沟通,其实来得很公式化,我说很简单化,我们每天都会去讨论一些所谓法律上面的一些知识,包括一些个案的情况,那这个个案和我们的个案不一样。那在学习了心理学进入到德瑞姆之后,我真的会从心理学的角度和他们去沟通,那我们会把一些案子从另外的一个层面去看。我记得非常清楚在应该是在9月份刚进入到德瑞姆之后,有一次我跟我的核心的一个律师在聊一个案子,这个案子其实不大重要,但核心的是我跟他的点不一样,他会完全按照法律1234,那我的角度就是,我们是不是能够从人性的这一面去看一看,或者说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从他的背面去了解一下这个案子,是不是他有其他的一些想法,或者说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去打这样一个官司。那个时候我的律师也会有一种不同的感觉说好像确实如果我们都按照条理来说的话,那我们的案子其实都很死,那如果按照人性的角度去理解的话,你会发觉确实好像有点不一样,那这个我觉得应该是从学习了心理学后,你会真的把心理学的一些东西带入到生活,慢慢的养成了一个习惯,和不同的人的交流,和不同年龄层次的交流。

这个我觉得还包括在自己的生活当中,因为我有个10岁的女儿,以前有可能我会比较喜欢以工作形式的这种方式或者说是以一个长者的方式跟他讲道理,但是你慢慢的在学习了心理学之后,你知道每一个年龄层次的他的认知心理是不一样的,那你会知道你跟孩子讲道理是无用的,那这个时候你要明白一点,就是我们要通过怎么样的话术,怎么样的一种所谓的沟通的模式,再去和这样一个10岁的孩子去沟通,这样会来的第一是和谐,第二个我还是说了嘛,你要沟通,你得先沟,但我们的核心是要通,那这是在学习心理学以后给我非常大的一种帮助和益处。


8、那您对于心理学和您的工作生活相结合这一块上面有一个怎样的打算呢?

答:首先我之前有谈过我的本职工作和心理学很相似,一方面是我每天都会或者说我经常需要去和一些企业和一些比较高净值的客户在谈判桌上去沟通一些事情。当然我们基于的是谈判桌,我们更加多的是一些所谓的合作模式的一种契合。那在心理学学习以后,你会知道就是其实每个人他都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那在谈的过程当中,如果你知道或者说你能够了解到,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到他的想法究竟是怎样的,从心理学的角度去理解他,那个时候这个谈判会来得比较的顺畅。慢慢的慢慢的你会把心理学和你的工作和我现在的职责所结合起来,其实会变得比较的简单,他不会像在以前我们就按照合同的这种方式去沟通,慢慢的大家可以变成另外的一种聊天的模式,去进行一个交流,等到我的方式或者说我跟他的这些我们所谓的共情真的能够达到了某一个层级一个阶段,其实合作还是来得比较得顺畅。


9、一路成长,您秉承的座右铭是什么?

答:座右铭我好像已经很久不用了,这个应该还要追溯到又要说到20年以前,那个时候我还记得我人生的第一双运动鞋是阿迪达斯的,当时阿迪达斯就会有一句广告语叫impossible in nothing当然翻译过来是没有不可能,那个时候会对这句话觉得,加上那个时候年纪也比较轻还是学习的一个时代,就会抱着一种不羁的想法,就觉得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抱着这种原则在做一些事情,因为在这样一个疫情的状况下,其实各行各业都会存在很多的一些难处,甚至于说瓶颈也好难关也好,甚至于面临一些很大的风险。那越是这样一个情况下,有危才有机嘛,那我们要看如何去看待这样一个事情。这个座右铭一直能够伴随到现在,我觉得也是坚持我一路走到现在,从原先的普通的职员到一个部门再到一家公司,再到自己创业,再到我在创业的某一个阶段再选择我自己现在感兴趣的心理学,一路走下来的一个坚持。那其实每个人都会觉得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不可能有可能是你的自证预言,我有我的皮格马利翁的效应,那这个就看大家的角度不一样,一旦到了某个点是能够契合的时候,其实任何事情都是人能够去做的,那我们就先试去做,再去看结果。


10、最后,今年是德瑞姆20周年的生日,可否请您对20岁的德瑞姆说一句祝福的话呢?

答:跟德瑞姆其实也算有一点点小小的缘分,那第一个就是在今年的三四月份的时候我决定选择自己心生所向的一个兴趣心理学。选择了心理学,因为这十几年其实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人,那更加多的其实都是在交流当中去完成我的工作,所以心理学有可能在这一方面是跟我比较融合的。那另外一方面呢,也是在今年的开学季,当时冯校长也过来,那冯校长当时有说德瑞姆的英文翻过来是dream的意思,这个就让我非常非常当时就有点应该是有共鸣啊,那个时候还没有到共情有点共鸣。因为在去年的时候我有看过一部剧,这部剧的名字也不重要,核心呢他其实是一个主人公空降到一家公司,然后这家公司呢原先有可能是一盘散沙的一些人员,到最后他们一步一步一步一步铸造了他们自己的成就,当然这肯定是一个以比较好的结局为结束的,是的这个团队当时就叫dream,而我自己在看完那部剧好以后,我的核心团队的群昵称也改成了dream,就在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跟德瑞姆好像是冥冥当中有点注定的。因为那部剧到最后,其实你在当时是一个管理者的角度去看这样一部剧,那我完全是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我看到这一部剧这个啊manager这个CEO他是如何把这家散沙的这样一个团队联合到一起,慢慢的让他们各司其职,每个部门都做的很好的这样一个过程。但你学了心理学以后,你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到的是人的内心的激荡激情,不甘或者说失落以及最后的期望期待和内心一直在隐藏的或者说是潜意识的东西激发出来的这样一个过程,再去看这部剧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

德瑞姆今年20年,那我也是希望德瑞姆在未来的10年20年30年一直在心理学这个行业傲视群雄,也一直能够传承下去。希望在未来或许我们也看不到,但是真的真的能够成为在心理学界的第一个百年老字号!


特别感谢本次接受视频采访的熙城同学,这是一个从男孩到男人的成长故事,也是一个人由外向内的探索过程。我们期待在熙城同学和我们学生会主席及各部长的配合带领下,为德瑞姆的学员们带来更多丰富的活动体验。


我们也期待更多的优秀校友参与进来,用这种视频访谈的形式,分享故事,分享心得,谈天说地,让更多人产生共鸣,让心理学的大爱无限延伸。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