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402115783577.png


作者丨苏金刚 

来源丨胡慎之(ID:hushenzhixl)





 · 01 ·


老公买菜回来,边气喘吁吁地走进厨房,一边发着牢骚:“那么贵的菜,居然给我掺进来这么多烂的,真是黑心卖家。


我一听他牢骚满腹,就不耐烦地回他说:“那你不会自己挑一下么?!人家给你啥你就要啥啊?”


他顿了几秒,扯着嗓子就凶起来:“你厉害,你去买啊!"


女人气呼呼的跟我描述着这场争执。


“我不就说了这么一句嘛,他就凶起来了!我难道说错了么?!”


——也许他本来就挺责怪自己没有把这事儿做好的,你似乎又多捅了一刀。


她沉默了一下,“但是他也没必要用这种口气冲我啊!他每次争吵到最后,就都要补一句,说跟我过这辈子真是短命,倒霉。你听听他的话,有多伤人!”


她愤怒地控诉着:“他在外面人家都评价他幽默好玩,但是跟回到家跟我,他就知道黑着脸!为什么就这么嫌弃我?!”说完眼泪开始啪啪地往下掉,咬着嘴唇憋了一会儿,终于哭出了声音。


我看着她,猜测她跟我妈妈的年轻相仿。已经年过半百的她,委屈的就像个小孩。


她哭着说:“这辈子我跟他过得更累!每次吵架就动不动说跟我结婚是倒了霉。这话实在太伤人了!”

的确,挺累的。


像两个饥饿又负重前行的人,彼此都给不了对方食物和帮助。


也的确,很伤人。


这是两个相互长满刺的人,一靠近彼此,就扎心一般。


也许男人只是想要听一句:“是啊,商家就知道贪图利益,真让人恼火。”或者简单的一句:“可不么,看你累的,快歇歇先。”


而女人却没办法说出这样的话。


当男人暴怒,她感觉到委屈,觉得自己一心为家付出了几乎全部,也不过是想求得对方的一句认可,对方能对自己有一份喜爱。


一件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最后上升到对关系强烈的否定。


失望,沮丧,愤怒,崩溃,羞耻感。一层接一层的袭击着你。


我们被伤害的,永远不是某个事件,而是我们的感受。


你是关心我菜买的好不好,还是关心我买的累不累?


 · 02 ·

当你匮乏时,你也无力给予


而为什么我们没办法去关怀对方的感受,说出基本共情对方的话语,而是用这样敌意的攻击?


在《101防御机制》一书里,描述【敌意的攻击】这个防御机制的时候,提到这样一个案例:


一个男士在治疗中说,当他的妻子穿了一件性感睡衣上床时,他生气地奚落她是穿着妓女服。这个评论使得他的妻子非常恼火,以至于走开了并独自睡在客房里。在这件事里,他对妻子敌意的攻击,是无意识的企图把她推开,以避免他对亲密和性功能的多重焦虑。


当我们没有能力去亲密,就会选择用敌意来拉开距离。


在亲密关系里,不带着觉知的话,不久之后,都会变得爱恨交织。

爱给予你的痛苦和欢乐一样多。


当积极与消极之间失去平衡的时候,消极和毁灭性的情感周期就会越来越频繁的出现。


曾奇峰老师说:当男人在婚姻中只讲对错的话,是把妻子当成了机器,忽视了妻子作为人的不那么理性的浪漫的需求。这是对“浪漫”的一种防御。


对女人而言也同样,当我们用头脑谈对错的时候,就能回避掉自己内心不能表达出来的需要。


当我们的感受一再地被忽视,被否定,我们就开始累积抱怨和委屈。这个雪球会越滚越大,以至于你忘记了最初那个雪球小小的内核是什么。


不停的抱怨,是因为你不想看到自己那些得不到回应的愿望中的丢脸而幼稚的难堪。用抱怨掩盖自己对这份需求的羞耻感。

温尼科特说,没有单独存在婴儿。一个婴儿的存在,前提是有一个妈妈的存在。我们在妈妈的眼里,得以确认自己是一个人。我们从妈妈的眼里去确认自己是否可爱。


当我们和爱人在一起,我们希望从他的眼里,确认自己的存在和可爱。


而这个被你认为是“丢脸的幼稚”的需求,就是雪球的内核。


我们每个人原本都是有价值的,珍贵的,值得拥有想要拥有的,独一无二的。


但养育者让我们失去了这个原本的自恋,所以我们对自己的很多缺点感到羞耻。深深地为自己的不够好而羞愧,感到自己没有价值。


当对方对你质疑,不接纳的时候,你的【无价值感】以及自我意识中固有的恐惧、痛苦和缺乏感就都会浮出水面。


关系本身是不会造成痛苦的,它们只是将已经在你内在的痛苦激活了。


【无价值感】不是生来就有的,它是被赋予的。


【有价值,内在一切具足】,才是天然存在的。


1578402166435884.png


 · 03 ·

如ta所是,非如你所愿


在李雪的书里,有一句特别棒的话:“如他所是,而非如你所愿”。虽然这句话是针对亲子关系说的,但同样适用于亲密关系。


爱人对你的不认同,激活了你内在的自我攻击。


自己不能达到的要求,把它向外投射,就会对对方要求变得苛刻。


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和哥们一块去打麻将,两个人都输了,他哥们的媳妇会说,“今天手气这么不好,下次说不定就扳回来了。”


而他的老婆只是破口大骂:“叫你不要去打麻将!就是不听!你是嫌家里钱多啊?!”


他说他特别羡慕他哥们,能有这么好的媳妇。


当我们羡慕他人,希望对方能成为我们想要的那种人的时候,其实就在逃避面对当下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


你不想面对你面前这个人本来的样子,你希望他成为别人。


我们都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客体关系,是因为他们能提供稳定的共情性回应。


【共情】是什么?它不是廉价的安慰,是进入你,了解你。是放弃改变对方的意愿。


真正的尊重,就是允许他人以他们的本来面目存在。


当一个人不能做自己的时候,也不能允许别人做自己。


但我们只有真正地做自己才会有力量,自己有力量才能有爱去反哺他人。


当你做好了做自己的准备,你就不会再害怕失去谁。


1578402206504035.png



 · 04 ·

来碗鸡汤?


我的红颜知己说了一句惊人名言:“爱的匮乏限制了我们对人生的想象力。


我们常常说,因为我们缺爱,所以没有安全感。也许是我们本末倒置了,是因为我们拿不出爱,我们才会有庞大的不安全感。


你自己不愿意先拿出来,对世界的投射才是无爱的。


亚隆说:要完全与另一个人发生关联,人必须先跟自己发生关联。


如果我们不能拥抱我们自身的孤独,我们就只是利用他人作为对抗孤立的一面挡箭牌而已。只有当人可以活得像一只老鹰,不需要任何观众,才能爱慕地转向另一个人。


只有在那个时候,一个人才能去关心另一个存在的生长。


“是过还是不过,是改变他人还是改变自己,是继续爱还是不爱?


当我们陷在二元对立的悖论的维度里时,给什么答案都是错的。


破局的唯一方法就是跳出现有的维度,以爱的方式前行,用爱来包容所有不足。


得到爱的唯一手段,就是爱。


当我只是作为真实的我自己存在着,当我面对爱人,真实的敞开,我就像一个管道,爱将自然的经由我,流向对方。


而当爱出现,一切困难就都不是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