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故事 | 我和催眠这条不归路





2017年11月4日,北京,阴。

 

妻子被护士缓缓推进手术室。我在一旁看着,心也跟着揪了起来,手术室门很快关上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我焦急而忐忑,不停地祈祷她平安无事,也盼望刚才教她的方法能够起作用。


 


 · 01 · 

 

去年十一月初,妻子被查出患有子宫内膜癌,这对于整个家庭特别对她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

 

一方面,我多方沟通核实病情、商讨最佳的治疗方案;一方面,我还要安抚妻子的负面情绪。

 

在手术之前,我和她商量着用我学到的催眠来缓解手术的痛苦。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将学到的催眠应用在身边的人身上,而且是对我最重要的老婆身上。



1.jpg

 



 · 02 · 

 

早些年我就对催眠就很感兴趣,但总是无缘。

 

几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德瑞姆一个活动,在德瑞姆北京校区的谢校长和党老师的帮助下,有幸参加了台湾著名催眠大师唐道德老师一个催眠的工作坊。

 

两天的时间让我认识了催眠,了解了催眠,感受到阿德老师风趣幽默的讲课方式,也被德瑞姆北京校区全体工作人员的踏实、热情、贴心的工作态度和理念所感动。

 

带着极大的兴趣,我参加了阿德老师的授证培训班。几天的培训下来,自己更进一步熟悉了催眠:熟悉了“唤醒”技术,知道了“中正”状态,也亲身体验了症状沟通的感觉。

 

同时,我也更多体会到阿德老师不苟授课、认真严谨的真金品质。




 · 03 · 

 

培训课程结束后,阿德老师仍然关注我的成长,通过各种方式与我联系、沟通和指导。

 

我的催眠技术和能力也在应用中,不断得到运用和提高。但是对于催眠效果的深刻体验,还是在这次妻子生病期间。

 

我用到了阿德老师交给我的“中正状态”与“症状沟通”等办法,也用到了“EFT”。总之,用各种暗示,唤起她心中的“正念”,让她有积极的心态来面对一切。

 

在妻子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我把她带入催眠状态,用手指在她的左手心写下“止痛”,在右手心写下“愈合”。同时暗示她握住左手就是在止痛,握住右手就是在愈合。

 


2.jpg




 · 04 · 

 

手术很复杂,进行了六个半小时。手术结束后,她的意识清醒但是麻醉剂还在起作用。为了安全起见,我让大夫在她体内安置了止疼泵。

 

等六个小时的危险期过了,麻醉剂的作用消失,她感觉伤口的疼痛很轻。而且只要她握紧双手几乎感觉不到疼。

 

又过了半天,我们就商量把止疼泵撤下。开始大夫不同意,说止疼泵一般要使用48小时。我们多次要求说明真的不疼了,大夫才同意撤下。

 

撤去止疼泵后,她的疼痛感也没有反复,大夫也拍手称奇。感谢阿德老师,我们度过了第一个难关。

 



 · 05 · 

 

手术成功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六次化疗在等着我们。

 

由于时间原因我不能每次都给她催眠,于是我计划着给她一些积极的心理暗示。

 

我想起阿德老师说过“潜意识很懒,记不住长的句子;而且潜意识也很固执,一旦抓住就很难放下”。于是我就设计了两个句子:“让毒素流出我的身体”,“让难受流出我的意识”(这些词语是我深思熟虑过后,从很多类似词语中选出来的)。

 

在每次化疗前,我都让妻子做一次自律训练。

 

不同的是,我在自律训练的后面加上这两个句子。每个句子重复三遍,连续默诵三次。

 

第一次化疗时候没有起到明显效果,我没有放弃,让她继续做训练。果然,第二次就有效果了,末梢神经的疼痛感减轻,疲劳感也减轻。

 

以后的几次化疗中,副作用的表现都在减轻。从呕吐到偶尔的干呕再到没有呕吐感,她食欲不振的现象一直没有明显出现过。

 

直到六次化疗做完,除了头发脱落外,她的化疗副作用表现比其他同期病人轻很多。由于食欲没有明显减退,化疗期间,她的体重还增加了四公斤。


3.jpg


这样一次一次的成功,让我见证了“相信”的力量,见证了催眠的神奇。感谢阿德老师,感谢大林校长和党老师,感谢德瑞姆的全体!

 

催眠,我还会继续下去。

 

催眠是一条不归路。因为不归,所以前行。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德瑞姆心理教育

111.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