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562196242688.jpg


在我的个人体验做到第20来次的时候,朋友问我现在和咨询师相处得如何,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心理咨询师作为来访者去找其他心理咨询师做咨询,叫做个人体验)

 

事实上,在咨询室里,我和咨询师聊得挺好的,我很放松的谈论自己的事情,她也会适时给予我回应,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但在咨询结束后,回到生活中,我的咨询师就消失了,生活得靠我自己一个人继续。

 

我很难向朋友描述我和咨询师究竟是怎样的关系,毕竟,我对面的这个人,她喜欢什么、爱吃什么、有怎样的兴趣爱好、如何长大的,我全然不知,我知道的只有她的受训背景从业经历擅长领域等看起来可以证明她的“专业能力”的东西。

 

我在挑选咨询师的时候考察的就是这些内容——专业资质合格,照片也挺合眼缘的,感觉不错,就决定是她了。

 

然而,在咨询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但我对她的了解仅限于一堆专业资料,这让我感觉冰冷,甚至有些无情。

 

更何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等着我回答:没有理性的分析,没有事实作证据,我都不认识我眼前这个人,我该怎么知道我和这个咨询师是否匹配呢?

 

我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的感觉,这对我来说有点陌生。

 

离开了咨询室,回到生活中之后,她对我的影响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我总是会时不时回想起她说的某句话,或者是她讲的某个故事。

 

正是因为她对我产生了这样持久而深远的影响,让我确信我和她是匹配的,我们的咨询可以继续下去。

 

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人,却无法在我想起她的时候伸手去触碰她。我和她的关系是真实的,但这个人却不是真实的存在于我的生活里,她只能短暂的存在于每周和她会面的一个小时里。

 

这样的我和她,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咨询师对我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正巧,在德心班的课上,庄丽老师给出了她的答案——咨询师是那个和你一起做梦的人。

 

这也说出了我的心声。

 

2.jpg

 


1
敢做梦的人,才能更勇敢的生活


在开始咨询之后,我会开始做一些尝试,甚至有些尝试是危险的,不那么招人喜欢,但尝试就意味着在现实层面有了更多探索的空间。


我读了很多书,许多探索都停留在想象层面;我也爱玩游戏,再多成就也只是停留在虚拟世界里,一抬头面对生活,仍旧是一片荒芜,免不了会有失落和空虚。对现实生活也有探索,总是缺少一点力气,即便没有太多现实层面的阻碍,心里仍旧会有担忧,迈不出关键的一步。


在开始咨询之后,我多了一些在现实生活中探索的勇气。关于我究竟要做什么,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都有了更多的探索,仅仅靠自己的想象是不够的,需要真实的体验。


当然这并不能全部归功于咨询,如果有人觉得咨询改变了他的命运,无疑是夸大了咨询的功能。如果一定要感谢谁,我首先还是得感谢那个没有放弃挣扎的自己。


但是,有一点是咨询师确实给到我的,这是靠自我调整做不到的事情——她让我更相信自己的感受,让我更清楚的看见我究竟在经历些什么。


这感觉就好像是,我被困在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中,一次又一次的惊醒,总是在重复着同样的梦境,每个梦刚开始的时候都以为是一个全新的梦,可等到梦醒时分才发现和过去的梦都差不多,只是有些许的不同。


咨询师是那个能够进入我的梦里的人。在梦里,她站在我身旁,和我一起穿越了我的噩梦。那条路不再那么孤单,我也相信自己能够慢慢走出来。


3.jpg



2
梦是会醒来的,咨询也是如此
如果你深陷噩梦之中,当你梦醒的时候,你会庆幸、会松一口气;可如果那是一个美梦,梦醒时只会感到无比失落,为什么我又要面对残破不堪的现实?如果可以,希望这个美梦永远不要醒来。

可事实是——梦境是梦境,现实是现实。

对咨询有期待是不可避免的,这就像向日葵永远追随太阳一样天经地义。但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必定会遇到挫折,我们对咨询的期待也不可能被全部满足。


  

每个人都渴望自己被无条件的爱着,小时候希望被父母爱,长大了想去寻找真爱,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人,在TA面前可以尽情做自己。有时候我们也会把这种期待带入咨访关系中。

 

对我自己来说,我的人际关系本就是相对疏离的,也不太容易信任别人,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走进咨询室,就不自觉地想要她了解我、走进我,于是我无条件的信任她,向她敞开心扉,我想珍惜那宝贵的50分钟。

 

回到生活中,存在于咨询室里亲密无间的感觉消失了,她与我的联系好像断掉了,这引发了我很大的困惑,一时之间搞不清楚我和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样的咨访关系其实也是我现实生活中人际关系的镜映。

 

这是我的体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关系模式,也就会和咨询师建立起不同的关系,对咨询师也会有不同的感受,我相信一名合格的咨询师可以看见我们身上的这些模式。

 

咨询师不是来满足来访者的期待的,他们来帮助我们看见期待背后潜藏着怎样的个人议题。

 

我们对咨询师的情感、态度,很多时候都是无意识的,就和做梦一样。选择进入咨询室就意味着我们要开始触碰这些过去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部分,看见它,就有触碰的可能,改变的机会就潜藏于其中。

 

对来访者来说,要尽情做梦,还要从梦中醒来:不管在咨询室内发生了什么,不管当时的感受如何,你都可以将这部分感受同你的咨询师进行探讨,将它们变成了解自己的通道。

 4.png



3
关于“勇气”


美梦被叫醒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硬要打开尘封已久的心门去敞开自己,也必然会伴随着痛苦、尴尬和不习惯。

 

但是,只要你坚定了一颗想要成长和改变的心,我相信这些痛苦都会是暂时的,穿越痛苦的迷雾过后,会迎来“新生”——理想的生活可以由自己亲手创造出来。

 

好的咨询师能够从杂乱无章的陈述中准确的识别出你内心中想要成长的力量。这也离不开每个来访者自身的努力——去面对自己内心最不愿意面对的部分需要极大的勇气。

 

我无法肯定咨询能给我带来多大程度的改变,毕竟咨询也只是诸多成长道路中的一种,我曾经学习的心理学、哲学、九型人格都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收获,我不确定哪些是咨询带给我的,哪些是其他学习带给我的。

 

但是,和其他自我成长的途径比起来,心理咨询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处在一段真实的关系中,咨询师的旁观者视角能带我去向我自己无法涉足的领域,一个人无法触碰自己的潜意识,在她的帮助下,我可以去探索自己意识不到的这个部分。


尽管自我开放、建立信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当你想要开启自我成长的时候,心理咨询仍旧是一条非常可靠的途径。

 

新生总是伴随着阵痛,祝愿每个人都有勇气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

 


本文作者谢先子系德瑞姆心理咨询中心精神动力学两年系统培训课程第四期“德心班”(行在人世,德在心间——是为“德心”)在读学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