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305323486584.jpg


当我们想到青少年,我们最常想到的是他们对长大的迫切需求。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更多的自由想要尽快从十几岁的青少年变成二十出头的青年。他们想约会,想开车,想要尽快的脱离孩童时期
 
尽管通常情况都是这样,但仍然有另一些青少年。这些青少年会对即将到来的改变感到焦虑对未来即将面临的巨大变化感到恐惧。他们安逸于目前熟悉环境中的一切而难以接受对未知的世界的冒险。
 
我儿子属于第二类不喜欢变化的那种

16岁,身高近18却仍不打算换掉他的双层床。有时我担心他半夜起床会给自己摔得脑震荡!

我们也直到他12岁才说服他,把他房间里学前班时买的火车型桌子扔掉其实他5岁左右就没用过了。这个原因很简单放弃那些小时候的东西会让他感到很不安。
 
1611305357566137.jpg

我儿子对变化的抵触并没有影响到他其他方面的发展。然而,在我的临床工作中,经常遇到那些因害怕长大而影响到正常生活的青少年。

在这些青少年中,我发现他们面对变化时经常出现两种思维方式
 
首先,他们在面对变化时会对这个新阶段做出“好”“坏”的假设
 
在辩证行为疗法(DBT)中,我们鼓励人们不加判断地观察事物。在判断过程中,我们会区分区别性判断评价性判断

区别性判断使我们能够区分差异,比如这个人比那个人高。相比之下,评价性判断给存在差异的两者赋予了价值,如一种方法优于另一种方法。
 
面对即将要进入新阶段,许多青少年从区别性判断即下一个阶段将不同于过去几年转变为评价性判断他们认为这些不同是不好的。

例如,他们可能会假定进入下一个年级很糟糕,而没有意识到这两个阶段只是有些不同而已。这些不同可能消极的也有积极

对这样的青少年来说平衡这些想法是有必要的,因为对即将到来的变化做过多的负面评价只会增加焦虑。


 1611305618302851.jpg



与做出这些评价性判断类似,害怕改变的青少年在他们的思维过程中往往还有另一种不平衡。

具体来说,变化通常包括两个部分:我们失去的和我们得到的。这些青少年倾向于过分关注他们正在失去的东西。尤其是当他们对所获得的还不清楚或者还不知道的时候。
 
以我儿子的火车桌为例,他更关注的是火车桌的丢失,而不是这能为他另外想要的桌子腾出更大的空间。同样的,他(和大多数青少年一样)将秋天的到来视为失去了自由的暑假,却忘了的一会有新的机会新的活动。
 
在更大程度改变中也可以看到这些青少年丧失过度关注。

比如青少年常常会因为思考自己失去了些什么而在大学过渡时出现困难。他们其实正在失去的是原本的舒适圈和熟悉感。然而,大学他们获得新阅历带来无限的可能。
 
1611305655899408.jpg

认识到评价判断高度关注丧失影响后,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帮助这些青少年。

我们可以先确认他们的想法,然后帮助他们改变这些想法。
 
确认的第一步至关重要。如果青少年认为我们不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只会走的更深
 
我们不需要同意改变全是坏的或者充满了损失。更确切地说,我们可以先承认未知是非常可怕的让他们知道他们的感觉是有意义的,即使这不符合实际。
 
比如尽管我非常希望儿子放弃睡双层床从而避免脑震荡风险,但我也能理解这张床对于他维持儿童时期的安全感是有意义的
 
一旦青少年的感觉得到了确认和理解,他们就会更愿意接受思维的转变。

在这时候,我们可以继续确认他们目前的想法,同时也指出改变带来的好处以及改变的实际优点和缺点。并告诉他们有时改变只意味着不同,而没有好坏之分
 
1611305691102526.jpg

我不认为这些青少年会马上接受改变。然而,这些策略可以帮助他们更轻松地面对未来。最重要的是,我想提醒孩子,也告诉我自己,唯一不变的是我永远会支持他。

(来源:Psychology Today)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