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常常有人问我,你做咨询师累吗?


那么多人轮番跟你说那些痛苦、困扰、压抑、情绪垃圾,你不觉得自己会被影响吗?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不会。


因为我不觉得那是负面的,我不觉得那是情绪垃圾。


我不觉得我要帮助他们赶走什么,逃离什么,我也不觉得我要去改变他们。


我所做的,就是去看见这个真实的他,


看见了那华丽完美的袍子之下,这个人满目的疮痍、内心的废墟、毁灭的怒火、卑微的自我,


在这之后,我仍然在这里,稳稳地,不带评判地,共情地,一如既往的在这里。


去理解就好了。


如果要加一点的话,那就是不只是去理解他,还要去帮助他理解他自己。


让他,从未被接纳、被允许、被承认的那部分,在我这里,能够被接纳,被允许,被承认。而因此,他能渐渐完成,对自己的接纳、允许、承认。


WechatIMG169.png


不仅仅是我对来访者,还有来访者对自己,再到每个人对自己和他人,这都是通往疗愈和解脱之路。


做咨询这些年,这就是我的初心。



 · 02 · 


成为咨询师,走上心理学的道路,实为偶然。


但我想,人活在世界上总要有某种意义感。


说实在的,成为了一个咨询师,写作者,看到咨询、文字、课程能够帮助到他人,我找到了那种意义感。


人人都有控制。也可能会经历控制与全能感幻灭的时刻。


那是很多人因此走进了咨询室的原因。


我曾经历过这样的时刻。


我陷入了低谷,信念崩塌,几乎是抑郁的程度。


在很黑暗的状态里,我曾暗许心愿,如果,如果我可以走出这个低谷,如果我能重生,那么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去感受生命的一切,不再苛求控制,不再傲慢执着。


放下了控制,经历了幻灭,完成了对人生真相本不完美的接纳,我渐渐好了起来。


我体验到了心理学大师荣格所说的,


一个人在一生中,也许会有一次或几次,经历信念的崩塌,崩塌后的废墟,会让一个人迷茫、怀疑、跌入黑暗抑郁的低谷,


但如果他能从这崩塌中站起来,重塑一个新的信念,他就获得了重生。他肯定会比之前,活在那个旧信念里,更有力量。



我觉得,很有幸,我经历了这个过程。


也许幸运不是偶然,是为了让我去做点什么。


然后我成为了一个咨询师。


然后我开始心理文章的写作。


为什么开始写作呢?


我想讲一个故事,


我有一位来访者,从外地坐火车来找我咨询了一次,很可惜,她只出现了一次。


就咨询而言,一次短到可以说“咨询还没开始”。


但是,在这唯一的一次咨询结束时,她告诉我,“我这段时间一直处在一种很剧烈的感觉里,觉得自己要崩塌了,我好像碎成了一片一片,我的情绪起伏得厉害,整个人都紧绷着,但是今天咨询完,我突然有一种,很稳定的感觉。


好像,我又一次站到了地上。谢谢你。”


我想,在这一次咨询里,发挥作用的,一定不是我用了什么方法就帮助她,一次的共情也还远远不够,一次的咨询也不足以建立长期关系。


一次五十分钟的时间太短,短到不可能传授什么解决问题的方法给她,并令她掌握,那究竟是什么在这短短的一次咨询里发挥了作用呢?


我意识到,比技术比方法都要重要的是——一个咨询师的内在人格,潜意识中的力量。


“如果,人格可以在咨询里被来访者感受到,能够令他体验到力量感,稳定感,能够帮助他去粘合他碎裂的自我,


那么人格也同样可以在文字里,在声音里,传递给另一个人。”


所以,我开始写作。


每一篇文字,都是真诚的,这是我对自己唯一的要求。


我并没有想到,和预计过,我的文字能够被那么多人看见,能够得到那么多敞开心扉留着热泪写下的,令人动容的回应。


我看到读者犹如在咨询中一般,内心固有的认知松动,触摸到自己的创伤,而后看见了它,理解了它,宽容了自己的不够好和那些攻击、恨意,


我看到读者说,“好像被击中” “心被戳了一下” “泪水夺眶而出” “我的世界读完文章好像变清晰了,犹如眼前玻璃被擦干净了一样”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一个人,我也有存在的价值”……..


于是,反过来我也产生了另一种动力——那就是我从大家的回应里证实了,原来文字也真的可以在合适的机会下,疗愈到一些人,甚至去粘合他们内心的碎片、给他们力量、帮助他们体验到接纳的真实感,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潜意识也能开始拥抱不完美的自己。



 · 03 · 


是的,这就是心理学治愈的地方。


一个人的痛苦,无非是求而不得,无非是得后失去,无非是本以为可控制的却失控了。


然而,这却恰恰是生活的真实。


WechatIMG170.png


因为被这样的生活的不完美的真实击垮,


因为自己完美的幻想被击碎,


很多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活着,焦虑、惶恐、自我怀疑和攻击。


但是,心理学让大家去解构真相,去看到真实的自己,


去接纳消化那一切不完美和缺憾,接纳不完美的自己,放下对完美的期待和掌控,


如此,才是人格的成熟,才能与不完美的当下和解,与自己和解。


我们常常会“理想化”某个人某件事,而不自知,也不想知道。


理想化一个人的时候,你以为的那个人,其实并不是那个真实的人本身,


而是你幻想的一个角色。


以爱情为例,


你将你幻想的角色投射到你遇到的一个男人/女人身上,可能他/她有20%的特点是符合这个角色的,


但是如果你仔细去看,你会发现,可能剩下的80%都有问题。


可为了保住自己的理想化,为了快点完成自己的期待,


比如这个时候你非常希望,一下子就能找到你理想中的伴侣。


你特别希望,这次遇到的这个人就是你心目中的那个人,


其实实际情况是,这个人仅仅是在一个你特别需要的时刻,满足了你的一个渴求,可你却觉得他是你等待已久的神,能拯救你的全世界。


所以你的潜意识做了一件事,


就是,将剩余的80%屏蔽掉了。


并将20%扩展成整个人,


你自己靠幻想,填满了剩余的80%。


你的幻想,早于偏离了那个人本身。


以爱情为例,我是想说,所有关系皆如此。


我们对伴侣,恋人,孩子,朋友,父母,均有幻想。


如果我们能看到这份真实,我们就接得住关系的幻灭,不会成为关系里面的受害者,和父母完成分离,放弃理想化的期待,不被创伤定格。


而同样的,我们对自己也有很多幻想。


我们给自己设定了目标,觉得自己一定要达到,不能接受自己做不到。


但其实,做不到的那个就是真实的你。


如果你看不到这个部分,对自己的要求设定得太高,将一切事情都扛在身上,希望所有人都对你满意,


那么最后你会将自己逼到绝境,你会慢慢耗竭。


很多人在关系里的痛苦,来源于有所期待后,对他人的失望。


很多人面对自己时的攻击,来源于对有所期待后,对自己的失望。



 · 04 · 


是的,如果一个人能看到并接纳这个真实的不完美的世界,


不再活在父母给自己的完美的设定里,


可以允许自己在零和一百分之间拿个六十分,甚至在特别弱的地方拿更低的分数,


那么这个人就能放过自己,就能理解自己,能爱自己。


这就是和解,这就是心理学一再提到的整合。


可是,一个人,没有力量,是无法去看见真实的。


这种力量,就是一种稳定的接纳的人格的力量。


如果不曾从父母那里被接纳,如果父母没有这种接纳的功能,


那么这个人就没有力量去接纳不完美的自己,


他会极度恐惧,他会在做得不好的时候,体验到如临深渊般的毁灭感。


因此,很多人一生都在寻找,可以帮他疗愈自己的,变得有力量一些的关系。


这就是,关系的意义。


单靠心理学,无法完成治愈。


单靠咨询里的解构、分析,也无法让一个人去面对真相。


一个人需要被另一个人的人格承托、陪伴着,就像当年刚出生时,妈妈的陪伴一样,才能不害怕,才能有勇气去面对,这份世界的不完美的真实。


当我们在关系里遇到这样的人,我们也会逐渐被疗愈。


当我们在咨询里遇到这样的咨询师,我们也会慢慢开始疗愈自己。


很多人喜欢问方法论,成长没有哪种方法,照着一二三四做完就能成长。


内心的成长是对心灵去工作。我们最需要的是心灵的体悟。


需要新的体验和新的感悟。


唯有这些才能覆盖住旧的体验和旧的感悟。


你才能完成对潜意识的工作,重塑内在模式,处理创伤,让人格变得更完整更强大。




*本文作者:周小宽,心理咨询师、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陪伴者、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有点特别。首部作品《你不必更好,也很好》正在热卖。周小宽(ID:xiaokuanjoy),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一个人的疗愈,需要被看见。如果你想治愈自己,帮助自己成长,来德瑞姆心理学院学习心理课吧,请“长按二维码”点击“阅读原文”,预约免费试听课,希望你能在课程里体验到被看见,被理解,被接纳。


WechatIMG168.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