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以前你能把我捧在手掌心里,现在却对我这么冷漠?


为什么以前你善解人意贤惠温柔,现在却像不定时炸弹?
为什么以前你目标远大有上进心,现在对在公司平庸在家葛优躺?
我们常忍不住问,为什么婚姻会让一个人发生如此多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个问题……我们来想一想。
WechatIMG79.png
基于尽量逻辑严谨性的态度,我们要先思考,确实存在“婚姻让伴侣改变了很多很多”这样的事实么?
当我们沉浸于“为什么,为什么”时,往往是坚信为什么后面的信息是确凿无疑的。
那 “婚姻让伴侣改变了很多很多”真的是确凿无疑的事实么?
我想用精神分析理念看待“事实”的话,往往是这样的公式:
一个人在我们面前呈现的变化=这个人事实上的变化+这个人在我们心中成像的变化。
这个成像很好理解,就是指那个人在我们心中的形象。
成像需要两个基础条件,一个当然是像的真身,另一个是我们心中的成像系统。
有时候,拜我们心中成像系统的不稳定所赐,即使像的真身一点变化都没有,我们也会感觉对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做个假设,恋人S和K,经历了甜美的热恋,携手走进婚姻。
S真实智商为100,恋爱时,在多巴胺的催化下,S在K心中成像的智商为110。
结婚后,两个人赤裸相对,多巴胺分泌越来越少,S智商的成像在K心中恢复为100,K发现后,急切地问S,你智商怎么变低了?你给我变回去!
在K的苦口婆心下,S在K心中的智商就是“回不到”110,这让K失望至极。
后来,K越看智商“变成”100的S越生气,身体里由此分泌另一种催化剂,使S的智商在K的成像系统中由100变成了90。
K更急了,你怎么更笨了?结婚才两年,你智商就降低二十分,以后还不得变成白痴?不行不行,不能因为结婚了就堕落,智商必须给我恢复到110,否则你就是不爱我。 
S可能会觉得自己没有110聪明,也没有90笨,但TA没有测智商的习惯,TA无法证明自己真实的智商到底是多少,TA可能会觉得自己没有变,变的是K,也可能会觉得自己真的变笨了。
无论是怎样的可能,对S来说,智商变成110是极困难的,所以K永远不会满意。
WechatIMG80.png
我们的成像系统如果出现紊乱,会扭曲很多现实。
这两天刚好在《沙盘游戏与讲故事》中读到一句话:


所谓“现实”其实大部分是由我们的期望和信念建立起来的(Blakeslee&Blakeslee,2008)。


当我们进入婚姻,深受“对方变了”折磨时,也许可以感受一下,真的是对方变了,还是我们心中成像系统里的“对方”变了。
我们需要学习去辨识,哪些部分是对方的真实,哪些部分只是跟我们心中的成像。
人啊,事啊,物啊,会在我们心中成不同的像,都成了我们心中的“现实”,万一这个“现实”跟事实上的现实有偏差,可能会让我们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两个“现实”差距越大,我们越觉得生活欺骗了自己。
问题是,我们是被生活欺骗了,还是被自己欺骗了?
其实,我们内心中的很多冲突,都源自心中的像与真身的悬殊张力引起的,这种悬殊也可以称为幻想与现实的差距
WechatIMG81.png
热恋中的情侣会一同营造出梦幻美好的幻想空间,然后一同坠入其中,享受其中。
热恋中的情侣,对彼此的优点感受力更敏锐,在多巴胺的催化下,缺点也是极可爱的。
热恋中的梦幻,让人踩上云端,进入理想国,在这种状态下,最容易产生理想化幻想,在理想化幻想中,恋人并不是TA本来的样子,而是被美化,被夸大的样子。
可惜,理想化的美好终归会破灭,比如婚姻会把人拉进现实。
以前的理想化有多丰满,跌落的现实就有多骨感。
幻想中越愉悦,现实中可能就越愤怒。
这个愤怒,会让曾经的美化变成巫化。比如以前给你增加10分的智商,以后就给你扣除10分。
在这种美化或巫化中,伴侣本来的样子,根本没机会被看见。
WechatIMG82.png
幻想会让生活扭曲,但我们又如此需要幻想。
幻想让我们可以成为主宰者,在我们自己的幻想王国中,我们可以为他人赋权。
当时,你的恋人踩着五彩祥云,并不是因为TA脚下真的有祥云,而是你赋予了TA祥云。
TA是美的,丑的,高的,矮的,主要还是由你决定。此刻,潜意识暗爽。
在多巴胺的积极催化下,TA的成像总是会更趋向你心中期待的形象,或者说会更符合你心中剧本的角色。
你按着自己期待的形象,将恋人套进去,构建了美好的恋人,在这种有关恋人的构建里,你眼中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甚至是夸大美化自己看到的,而会无意识中忽略到自己不想看到的。
直到有一天,你们天天挤在一个空间里吃喝拉撒,过度的亲密到让你不得不离开幻想空间,你惊呼,what?原来这里是坟墓!
你不甘心,你努力,想把一切变回去!
WechatIMG83.png
变回去?
亲爱的,这时候你恐怕又进入另一个幻想空间,以为通过你的努力,你就可以改变TA,让TA智商恢复为“110”。
很多人就是愿意相信虚假,而拒绝真实,因为真实太失控。
当然,热恋中也不是绝对的梦幻,婚姻中更不是绝对的现实,大多时候,我们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
而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我们有时觉得爱人特别特别好,有时觉得爱人特别特别坏。
在好与坏中摇摆,我们陷入矛盾。
这种矛盾,也是在幻想与现实的摇摆。
摆进现实里,我们就痛苦;
摆进幻想里,我们就开心。
幻想那么美,那么熟悉,自己在里面还可以做导演,干嘛还要回到现实跑龙套?
越是喜欢幻想的人,越容易拒绝现实,而这样的拒绝,会带来更多的痛苦,继而更加无法在现实里待住,极端的情况,可能会让一个人走向精神分裂。
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归现实,越贴近现实,我们心中才越有存在感,越踏实。
WechatIMG84.png
与现实骨感痛苦和解的方式,不是去摆脱它(当你想摆脱ta时,你很可能会又忍不住逃进另一个幻想理想国),而是与它待在一起,感受它,看它发生了什么,看它背后的情绪是什么。
努力辨识出,关系中有多少相信,是自己构建的,而非现实。
当意识到原来那是自己的构建时,你的幻想才能够被打破,你才可以接受:哦,眼前的爱人,才是真实的TA。
看到真实的那一刻,也是我们丧失幻想的一刻,这种丧失会带来一些或很多的失落,然而,在哀悼完失落后,最终我们会收获踏实稳固。 
外面的世界与我们心中的成像接近一致的时刻,也是我们真实看见自己的时刻。
在那一时刻,你安然存在于时空之中。
WechatIMG86.png
-End-


作者简介:清心,本名高予清,二级心理咨询师,沙盘游戏咨询师,管理硕士,心理硕士在读,心理专栏签约作者,壹心理认证作者。图片源自pexels.com网






❀福利:如果你也想用心理学的知识觉察行为模式,帮助自己成长,帮助他人疗愈。扫描下方图片中的二维码开启你的心理学奇妙之旅。德瑞姆心理学院,陪你在助人自助的路上实现梦想!


WechatIMG87.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