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扪心自问,

到底是要一个优秀的孩子,

还是要一个健康的孩子,

如果两者无法兼顾,

我宁愿只要后者。”




 · 01 ·



今天的文字,要从一桩悲伤案件谈起。

 

广西民族大学女教授陈老师和丈夫黄律师,在家中双双遇害。

 

因为正值暑假,陈教授没有课,虽然住在大学家属院,但惨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内,身边人都未曾发觉。

 

她丈夫黄先生是一名律师,手头接有案子,案件当事人找到律所,律所多次联系不上他,察觉出异样,这才报了警。

 

8月10日,警方赶到陈教授家中时,发现他们夫妇已遇害多日。

 

听闻这个消息,陈教授的同事和学生,震惊悲伤之余,不禁唏嘘不已:

 

陈教授教民俗学,气质美丽温婉,教书认真负责,同事们从未见她大声说过话,学生们都喜欢她干货满满、生动有趣的课堂。



1598341843940976.jpg



她和英俊高大的丈夫黄先生,可谓郎才女貌,是邻居羡慕的模范夫妻

 

更令人震惊的是,杀害陈教授夫妇的,不是外人,正是他们22岁的亲生儿子黄某阳。

 

知情人透露,黄某阳在苏州读过两年书,后赴英国留学,由于英国高等教育宽进严出,拿到学位并不轻松,为此他压力很大,没有毕业,就回国休学在家。

 

而早在去英国留学之前,黄某阳的心理和精神就有些问题。

 

为此,陈教授还曾带儿子去精神科看病,并邀儿子昔日的好朋友,来家里开导陪伴他。

 

案发时,这个看似美满幸福的知识分子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警方公布的消息是:

 

黄某阳杀害父母后,将家中空调温度调至很低,然后潜逃出国,去了柬埔寨。

 

8月17日,柬埔寨警方将黄某阳抓获。


1598341931212294.jpg



唯一的儿子,为什么杀害亲生父母?

 

这个在外人看来圆满的家庭,到底承受着哪些不为人知的伤痛?

 

目前官方并未公布,我们也不必妄加猜测。

 

我们知道的是:


因为那个内心扭曲(不管是真有精神疾病,还是没有,这一点都是肯定的)的孩子,这个三口之家就这样毁了。

 

我们还知道,精神病和心理病,都不是如此残忍地弑母杀父的借口,只是高知父母双双惨死在亲生儿子手中,还是让人们在悲伤震惊中,不禁发问:

 

我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 02 · 




这两天,另一起悲伤又感人的新闻,也传遍了朋友圈。

 

8月22日,四川泸县一名15岁女生,从一小区最顶层的25楼一跃而下。

 

得知女儿跳楼,站在楼下的父亲,试图张开双臂,接住女儿,结果被砸成重伤。

 

父女二人被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3.webp.jpg



红星新闻报道称,事发当时,女生在这栋楼上补习钢琴,由于对补习班产生抵触情绪,后跳楼身亡。

 

惨案发生后,女生的妈妈悲伤地说,女儿患有抑郁症,曾接受治疗,学钢琴并非父母逼迫,而是孩子主动要学。

 

早在今年上半年,女儿就被抑郁症困扰,划伤了自己的胳膊,向父母流露过轻生的念头,遇到问题也不愿意和父母长辈交流。

 

直到,她选择以如此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就连如山的父爱,也无法将她起死回生。

 

这是一个底层之家的伤痛:

 

冒死徒手接住女儿的父亲,是建筑工人,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最大的希望不过是孩子们能好好读书,有个好前程。

 

而纵身一跃的女生,是个学业繁重的中学生,有学业压力,被抑郁困扰,在绝望和痛苦中,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只是,父亲的爱,最终未能留住女儿的命。

 

而女儿的自杀,最终也带走了父亲的命。

 

一周之内,两桩悲剧,两场亲子伤痛,两个破碎的家庭:

 

孩子的心灵生了病,进而吞噬了一个家。

 

面对惨案,我们不会为弑母杀父者开脱:

 

一个孩子内心要生病扭曲到何种地步,才能下此毒手?

 

我们也不觉得,被抑郁困扰的孩子,走上自杀的路,就是对的:

 

并非为感恩父母,而是活着,病也活着,痛也活着,难也活着,本身就是生命自带的使命。

 

我们直面悲剧,是为了找到问题,进而和更多家庭站在一起,去面对真相,避免类似哀伤:

 

相比学业和成绩,我们这个时代和这届父母,更该关注的是孩子的精神和心理问题。

 

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是扰乱孩子内心秩序的隐形杀手,也正在把更多孩子和家庭推向绝望之地。

 


4.gif



为了不必要的误解和争论,我需要说明一下:


下面的文字,和上述两起案件本质上没有直接关系。

 

而是,去探讨每个家庭在孩子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的一个问题:

 

相比面子和荣耀,我们是否更应该关注孩子的内心健康?


如果无法两全,你是选择一个优秀体面的孩子,还是只愿你的孩子成为一个健康朴素的人?

 

洞见并解析这个问题,就需要从硬币的两面说起:

 

一面是父母,一面是孩子。




 · 03 · 



这两年,接二连三发生的悲剧,都指向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的家庭教育,正陷入前所未有的错位和误区。

 

我们的父母捧出全部的真心,却把孩子养成了最恨的人。

 

我们的孩子拼尽了全部的力气,却还是成不了父母的希冀。

 

飞速的时代和焦虑的教育,让两代人之间的鸿沟和误解越来越深,矛盾和暗伤越来越多。

 

为什么这样?



5.png



青少年教育专家、心理专家陈默老师,通过20多年对“问题孩子”的调查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中国的孩子早已变了,老师和家长却还执迷不悟。”

 

陈默老师把今日中国孩子的问题,概括为这7种脆弱:

 

①沉重的亲情:

 

一个家族的6位老人,都在给他们无力回报的爱;

 

②隐性的焦虑:

 

每天见到的人,都是父母、老师这些焦虑高危人群;

 

③被限的自我:

 

很小就有自我觉醒,却不得不受制于封建家长的权威;

 

④压抑的个性:

 

接触更多知识,渴求更多尝试,却被大人当成考试机器;

 

⑤摇摆的善良:

 

富足环境下的单纯,处处遇到社会变革下复杂人性的碾压;

 

⑥现实感孱弱:

 

网络崛起中长大,和现实社会缺乏强韧的连接和关系;

 

⑦衰老的少年:

 

过早被成人世界里的成绩、分数、奖励、面子蒙蔽,过早丧失了对人生百态和人间烟火的赤子之心。

 

这每一条,都能单独写篇文章。


但这所有文章,都只有一个中心思想:

 

为人父母,我们把那个幼小的生命,带到这个剧烈变革的时代,他们享有着这个时代的阳光和雨露、便捷和快餐,也遭受着这个时代的撕裂和暗涌、刁难和伤害。(陈默系列亲子课:陪孩子平稳度过青春期陈默系列亲子课:陪孩子平稳度过青春期)

 

他们正成长为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孩子,完全不同的人。

 

而从旧时代走出来的我们,还对着泛黄的旧年历,拿着过去的书本和教鞭,思想和理念,强迫他们必须按照我们要求的来。

 

渐渐地,孩子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远到我们想追赶他们时,已经追不上;

 

想拥抱他们时,已经够不着了;

 

想和他们做朋友时,已经为时已晚;

 

想重新当一回父母时,已经没有机会了;

 

想让悲剧止步时,悲剧已经发生。



6.png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只会遵从本心,陪她健康开心地长大,而不是成为一个我预设的那种人。”

 

这是我认识10年的朋友,在她女儿确诊抑郁症后,哭着说的话。

 

她是一个离异的单亲妈妈,独自把孩子抚养大,为了证明给前夫看,给外人看,她把自我的期待,都一一强加到那个原本活泼灵动的孩子身上:

 

给她报这样那样的补习班,逼她学这样那样的特长,要求她必须每次考到班级前三;


孩子抗议不满时,她惯于情感绑架:“我一个人把你拉扯大,容易吗?还不是都为你好!”



7.webp.jpg



渐渐地,那个成绩名列前茅的少女,那个见谁都笑的女孩,那个曾当众说自己要去哈佛读书的孩子,对学习丧失了兴趣,对一切都提不起热情,看见谁都目光呆滞,不停落泪。

 

甚至,扬言自杀。

 

高考还没到来,孩子未老先衰。

 

这个朋友和我沟通后,给孩子休了学,从调试自己的心开始,放弃焦虑和控制,养成耐心与平和,陪伴孩子进行漫长又艰辛的治疗。

 

所幸的是,她的孩子,如今在渐渐好转。医生说,这个秋季开学,她有望重返校园。

 

朋友说:


陪孩子治病的这一年多,很多时候,她都扪心自问,到底是要一个优秀的孩子,还是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如果两者无法兼顾,她只愿选择后者。

 

因为,她用自己的肉身,把孩子带到世上的那一刻,从未想过孩子将来要如何体面,但一直祈祷的,都是平安健康。




 · 04 ·


硬币的另一面,是我们陷入分裂和暗伤的孩子。

 

平日里,因为咨询,因为回信,我每一周都要和孩子们对话。

 

除了父母的错误教养,学习的沉重压力,我发现倾诉的孩子,都有一个共性的问题:

 

在和父母的对抗中,渐渐迷失了自己。

 

因为反对父母的做派,而放弃自己去做事。

 

因为憎恨父母的行为,自己也不再有所为。

 

因为抵抗父母的控制,而走向自暴自弃的叛逆。

 

口口声声说着不要过父母的人生,却日复一日地在浪费自己的人生。



8.png



这就是原生家庭的魔咒之一,也是脆弱少年的误区:

 

走出原生家庭的最好的路,不是叛逆,不是自伤,不是对抗,不是谋杀,而是做好自己。

 

当自足独立的你,从经济到精神都获得了自我的掌控感,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突围了原生家庭的问题。

 

你强大了,丰盈了,富足了,来到了更高的人群,更开阔的场地,拥有了更大的格局,更好的观念,更棒的行动,就已经远远地把原生家庭抛在身后。

 

所以,原生家庭的问题,说到底是成长是否足够的问题:

 

我们成长得好,变得更强,原生家庭就不再是问题。

 

我们没有成长,原地踏步,一辈子就会困扰在原生家庭里。

9.png




“我与父母的和解,在40岁以后。”

 

这是我的一个男读者在后台的留言。

 

他父亲也是个暴戾的人,小时候曾差点把他打死。

 

他自卑胆小,性格软弱,心胸狭隘,少年时曾多次有过杀父的念头。

 

后来虽然考上大学,结婚生子,但工作不顺,婚姻也遭遇变故。

 

他一度将这一切,归结于原生家庭的创伤,甚至长达5年没有回过故乡。

 

35岁这年,一个偶然的机遇,他和朋友一起走上了创业之路。


历经种种艰辛,他成了年入千万的成功男人,手下有100多个员工,和比自己小9岁的爱人结了婚,生了一对龙凤胎。

 

事业的成功和婚姻的幸福,养大了他的思维和格局,也让他与原生家庭和解:

 

他依然无法原谅父亲,但他不再在憎恨中,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我想,我们与原生家庭的和解,绝对不是原谅。”


他说,活到40岁,他才明白,与原生家庭的和解,本质上和父母无关,而是我们在一路奋战中,成为了更慈悲的自己。

 

是的。

 

每个孩子,走出原生家庭的最好之路,都不是假惺惺地对父母说:“你也不容易,我原谅了你”。


而是找到了更稳妥更慈悲的自己,所以超越了过去。




 · 05 ·


关注孩子的精神和心理问题,是比考上北大清华,重要100倍的事情。


这是今天这篇文,最想表达的核心,也是太多悲剧,给我们的教训。


电影《银河补习班》中,父亲马皓文对儿子马飞说:

 

北大清华不是目标,只是过程。


人这一生,唯一的目的,是找到自己。


什么是最好的家庭教育?

 

是爱的教育。

 

是父母真正的爱,把孩子当成一个人而非一个工具的爱,看见孩子生命是他自己的而非父母的爱,理解孩子有他要去的远方而非父母指定方向的爱。

 

什么是一个孩子最后的归宿?

 

是他内心的热爱。

 

是他在肉体和精神不再分裂中,找到内心热爱的事情,他在为这个事情奋战中热血沸腾,他在步履不息中感觉到活着的力量,看见生命的可贵,人间的美好,平等的众生。

 

所以,

相比考上北大清华,

我们的孩子,

更值得拥有的,

是内心如画。

眼里有光,

灵魂有爱,

脚下有路。


*作者介绍:闲时花开(ID:xsha369):作者刘娜,80后老女孩,心理咨询师,情感专栏作者,原创爆文写手,能写亲情爱情故事,会写亲子教育热点,被读者称为“能文艺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本期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