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家长和神兽们在各种陪练与练习中,体验到了空前的相爱相杀带来的挫败大爆炸。受到我们的集体无意识驱动,诸如‘写错一个字,罚抄100遍’,这种条件反射式的操作逼疯了娃,也把平日优雅的辣妈们变成了亲子版的河东狮吼。面对这种局面,我们在忍俊不禁的同时,也许是时候该要重新审视,以便寻得新的突破口了。



1



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中》提出了一万小时定律,他的研究显示,在任何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与天分无关,只是练习的问题,需要练习一万个小时,且一万个小时是达到世界级水准的底线,没有例外。这个定律激励了很多职场奋斗者,它有效地扮演了帮助人们克服惰性的使者,为我们日复一日的重复赋予了意义,也成就了很多专业人士。的确,人类脑部需要足够长的时间,去吸收某种特定的技能,尤其是达到世界级大师水准,更是要保证足够的训练。那些一流的运动员、翻译家、棋手、音乐家,皆是经年累月不断练习、不断重复塑造出来的,像我们从四五岁开始学习钢琴的小朋友,没有十年如一日的训练,基本只能算是业余爱好;像我们当年中学才开始学英语,十几年的学习依然开不了口,直到将课文大量重复,背诵几十遍上百遍,才终于告别了哑巴英语,练习、重复的练习是磨砺某种专项技能的关键,我们对此心存感激和敬畏。

 

然而,这里有一个问题,对那些能够做到并享受通过不断练习来锻造自己技能的人来说,这通常都是他主动的选择,他清楚,这是通往熟能生巧的不二法门;他渴望,通过这样的方法,让自己达到某种能力的巅峰,有了这样的认知和准备,重复就有了意义,它不但不再枯燥,而且还是磨砺技能、修炼安忍的通道。可是,对幼童来说,他们的心智还没有发展到理解和领悟重复的意义,尤其是外界强加于他们的重复,孩子们只能体会到单调枯燥,以及“一遍又一遍依然学不会”带来的挫败感。


1597816045377413.jpg



2




带来的既得利益后,人们甚至是会对重复上瘾的,因为它会带来不断的满足感和自我效能感(也就是说,是否愿意重复,关键是能不能在重复的过程中体会到乐趣和成就感)。婴幼儿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有一种本能,会以他自己的方式极尽所能地吸收周围环境提供的能量,尤其是在他们天赋很好的事情上,我们常常惊叹他们的学习能力以及不厌其烦的重复,总会有类似的感慨,“没有人教过他呀,他怎么就会了呢。”



由此,我想到了我家神兽的一个例子,以MBTI的视角来看(美国的凯恩琳·布里格斯和她的女儿伊莎贝尔·布里格斯·迈尔斯研制了迈尔斯-布里格斯类型指标“MBTI”。这个指标以瑞士心理学家荣格划分的8种类型为基础,加以扩展,形成四个维度,即内倾-外倾、感觉-直觉、思考-情感、判断-知觉,经过组合把人的意识分为16种类型。)。


1597816136547850.jpg


他的优势功能体现在外倾感觉,所以他的身体智能比较好,两三岁的时候,有一次在游乐场,看到一个两三层的网状攀爬设施,他看到后不但不害怕,还很兴奋,立刻冲了上去,手脚并用在网子上自如攀登,兴奋得不能自拔,一遍又一遍地上去又下来,下来再上去,不只是我,周围的其他家长都看呆了。与此同时,旁边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她被爸爸各种训斥,“你看人家弟弟那么小就很勇敢,而且玩得那么棒,你看你怎么就这么笨。”一边说,一边要求继续练,爸爸把小姑娘放到网子下面,他在上边像教练一样不停地指导,左脚应踩在哪里,右手要抓住哪里,如果小姑娘不能按指令完成某一步,爸爸就很焦虑地指责,并且要求必须做到,语气不容置疑,而小姑娘呢,满脸通红,表情既略显害怕又很无奈,只能按爸爸的要求一遍一遍地练习,完全没有享受到玩的乐趣,这般练习给她带来的是对自己的否定以及更深的胆怯和恐惧。这时,我忍不住了,不请自来地跟这位爸爸说,“你先让孩子休息下,每个孩子天生敏感的东西不同,要给他们时间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来。”他还是很焦虑,但没有抗拒,比较挫败地让女儿从下边上来了,并且加了一句“你好好看看别人是怎么玩的!”。女孩在休息,我问:“你喜欢这个活动吗?”她不敢吱声,低下了头,我等了片刻,问她“你在学校,最喜欢上哪门课程?”她眼睛立刻就亮了,说“语文。”然后开始侃侃而谈跟语文课有关的那些东西,我立刻就变成谈话的背景了,那一刻,我完全感受到了,她对背诵那些唐诗宋词的享受,重复了无数遍,不厌其烦。


1597816169993516.jpg


因此,对幼童来说,我们要看到存在于他们身上的优势与劣势部分,而不是不加区分地要求他们样样信手拈来,重复的目的首先是增加以及累积他们对自己充满信心的体验,这比起学会什么更重要,如果学习某一项技能对孩子来说比较困难,那我们除了重复之外,再试试其他的办法,直到孩子体验到‘我能行’的那一刻。在孩子和一件事还没有建立起积极愉悦的连接时,机械的重复一百遍,重复的不是技能,是沮丧和挫折。



3



四岁的小泽,开始学习英文字母描红,刚开始学习握笔,孩子觉得很难,同时试着描了两个,写得歪歪扭扭,这样的呈现可能是破坏了他心里对美的感觉,他说“太难看了,没意思,我不写了。”把笔丢到一边,悻悻然。


妈妈看到孩子陷入了困难,想起了他最喜欢的《猫捉老鼠》,于是坐到小泽身边,在他的本子上,在第一个字母旁边画了只小猫,说这是小猫的出发地,它现在打算追老鼠,老鼠就在你的笔尖上,这些字母就是老鼠的逃生路线,如果老鼠速度比猫快,他就可以顺利逃生。妈妈在最后一个字母下方画了一个老鼠的大本营,老鼠做了个成功手势表示挑战成功,而且还配着胜利的表情。这画面鲜活得勾起了小泽的兴趣,此刻,他集结全部的注意力帮助老鼠逃生,似乎全然忘记了刚才握笔的困难以及写得是不是好看。写到中途的时候,还很担心地问,“妈妈,小猫现在跑到哪里了?”妈妈随手指了个还在追赶中的位置说,“跑到这里了,时间还来得及,小老鼠要不要休息下再跑?”小泽说“不行不行,他得赶快跑。”然后一口气完成了全部描红,当小老鼠到达终点的那一刻,小泽情不自禁地也做起了胜利的手势。他就这样愉悦地建立起了他与写字的联结,这联结意味着有趣、胜利、我能行。

  

想象一下《机器猫》中的大雄同学,时常被学业和同学搞到一脸晦气,不断为他救火的正是机器猫肚子前面的那个神奇口袋,里边的神奇工具给大雄带来了很多的信心与乐趣。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要求孩子对某件事情进行单调的重复,当我们需要孩子学会一些本领时,尤其是他们天生不敏感的那些本领时,也许需要的正是那个神奇的口袋和那些丰富的工具,所以,让我们家长以及教育工作者成为那个神奇的口袋,不断创造出更多的神奇工具,让孩子借助这些工具,体验到学习的乐趣,以及由掌握了新本领而带来的成就感,那么重复和练习也许就会自然发生,健康发展。


4.webp.jpg


作者:刘慈匀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应用心理学硕士、上海心理学会会员;擅长方向:情绪问题(焦虑、抑郁等)、儿童青少年问题、亲子关系、亲密关系、女性特殊阶段(孕产期、更年期)情绪问题及人格发展、中年危机议题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