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 



小荷觉得很委屈。


每次回到家,姐姐都会找各种理由要让她帮忙带孩子。她特别累,但每当她想拒绝的时候,姐姐会觉得她矫情、冷血,然后表达各种不满。


当小荷大声拒绝的时候,姐姐就会说:妹妹,为什么你每次回来都要发脾气。


这也就罢了。


妈妈也说:你姐姐那么累,你就回来这么几天,就帮帮她吧。等你有了孩子,你就懂了。


小荷觉得:我回家来,是想要的是被姐姐和妈妈关心,可她们不仅不关心自己,还用力榨干自己。


她觉得:我知道姐姐很不容易。可是已经很努力地关心她的孩子了,为什么她看不到。


对啊,她们怎么就能那么过分呢?

你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她们看不到呢?

你也很累,为什么她们不体谅你呢?

你很需要被关心,为什们她们无动于衷呢?


每次回家,谁不想得到家人的关心,谁喜欢总是被要求干各种活。虽然心疼他们,愿意帮助他们。但这不是无休止干的理由啊。


谁不希望被体谅。


为什么这么个需求,就这么难得到呢?




 · 02 · 



小荷的需求就是,希望被关心、被重视、被看见、被体谅。


比你需要什么,我更关心的是,小荷在如何处理内心的这些渴望呢?


一方面,小荷通过忍耐和付出。


小荷觉得她们也不容易,所以会坚持帮忙带带孩子。当她累了,姐姐和妈妈却再要求的时候,小荷就会再忍忍,然后再付出一点。


就像挤牙膏一样,她们挤一挤,小荷就再忍一忍。


小荷以为,通过体谅她们,就能换来她们的体谅。然而这只是小荷的一厢情愿。现实是:


小荷每次体谅,不仅换不来体谅,只会换来更多的要求。


另一个方面,小荷企图通过沟通、拒绝、呐喊、发脾气唤起她们的重视和看见。


结果却是:


换来“冷血”和“自私”的指责。


忍、付出、沟通、拒绝、愤怒,这些方法都没有用。



小荷的绝望就是:


在这个家里,无论她怎么努力,无论她使用软的还是硬的方法,她都没有办法得到姐姐和妈妈的体谅与关心。



既然得不到,那不要了,我逃可以了吗?


小荷决定不再回这个家,拉黑了姐姐和妈妈。可姐姐和妈妈都有办法给她打电话,一句句多么不容易,击打着小荷的灵魂。这又让小荷很自责,觉得自己是否真的太冷血。


逃也无处可逃。



WechatIMG64.png





 · 03 · 



小荷不是很明白:


我就是想要家人能够关心我。我错了吗?即使他们不关心我,但是体谅我一下可以吗?


小荷没错。


每个人都渴望父母的爱,渴望家人的爱。我们累了,会渴望一个港湾。我们付出了,会渴望被感恩。


这些都没错。小荷的需求和愿望,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但,妈妈和姐姐就是给不了。


这不是方法的问题,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你即使全对,也没有用。她们就是给不了。


这是小荷面临的一个冲突:


  • 需要与现实的冲突。



你想要,这没有问题,但现实就是给不了。




我一个朋友就如此,离婚协议里规定给她20万。你去要这个钱理所当然。可前夫就是没有钱,你怎么办?




需要与现实冲突,需要只能给现实让步。




有一种人,我觉得特别敬畏:一次次努力尝试,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尝试的人,从来不知道绝望的人。




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偶尔气馁,从不放弃。




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在控诉自己的原生家庭。希望爸爸妈妈能给自己尊重、认可、接纳,虽然他们一次次失败,百般武艺全都用上,虽然最后都没用。




小荷尝试了那么多次努力,可小荷依然没有放弃渴望被关心、看见和体谅的心。




可这是方法的问题吗?




这是他们不给的问题吗?

因为他们没得给啊!

你想要,

别人应该给,

别人想给,

别人有能力给,


这完全是N件不同的事。





 · 04 · 




她们为什么给不了呢?




因为她们比你更累,她们比你更需要被关心,她们比你更需要被体谅。




这个孩子就像是个能量榨干机。无论你有多少精力,都会被他通通吸走。姐姐和妈妈在面对这个孩子的时候,精疲力竭。




她们就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再给你了。除非她们能先放下孩子不管,先来管你。但是可能吗?




在这样的情境下,重视、关心、体谅,都太奢侈了。她们自己都自顾不暇,渴望趁你在的时候能顶一会儿,自己好喘口气。还关心你?




她们只有先照顾好孩子的基础上,才有可能照顾你。可这个基础,永远都发生不了。




虽然你在力所能及地关心她们。但这比她们吃的苦来说,这点关心微乎其微,并不能将她们从旋涡中解救出来。




那怎么来关心你?




要一个特别需要被关心的人来关心你吗?




怎么体谅你?




要一个特别需要被体谅的人来体谅你?




要一个更累的人,来关心你累不累?




要一个更穷的人,来关心你穷不穷?




要一个特别需要被照顾的人,来照顾你?




就像为什么爸妈喜欢批评孩子,不认可孩子。因为没有人认可他们啊。




要一个自己都特别需要认可的人来认可你?




当你抱怨父母批评你不好的时候,你给过他们认可吗?




就像为什么有的爸妈对孩子特别苛刻,不懂得宽容。因为没人宽容他们啊。要一个自己都需要被宽容的人,来宽容你?




当你抱怨父母控制你的时候,你对他们说过“没关系”吗?



WechatIMG65.png




 · 05 · 




其实我也很好奇。一个孩子而已,怎么就把个两个大人弄得这么累。小荷说:




她们会无限制地宠溺孩子。




这让我觉得,如此的教养方式,的确会榨干参与进来的所有人。姐姐、妈妈已经被榨干了,然后又盯上了偶尔回来的妹妹。这就像是吸血鬼盯上了一个活人一样。




这个教养方式是有问题的。如果不给孩子设置边界,孩子的确会无休止地纠缠大人,没有人能扛得住。




可小荷能做什么呢?小荷难道要改变姐姐和妈妈的教养方式吗?这谈何容易。




小荷被吸进去的时候,要自保吗?你自保的方式,就是拒绝。可你拒绝,她们就是会觉得你冷血。



  • 要也要不到,逃也逃不了,拒绝也拒绝不了。



解决小荷这个困境的方式,就是选择:




1.放弃轻松的需求。跟姐姐一样吃苦。吃到姐姐那个地步,比姐姐更能吃苦,姐姐就看到了:这孩子,也太拼了。




只要你吃苦没吃到那个份上。在姐姐看来,你都是冷血的。因为她的潜意识就是:你为了享福,不管孩子。




很遗憾,虽然孩子是她的。但用起你来,她就是一点都不把你当外人。




2.放弃被体谅的需求。接受姐姐和妈妈眼里冷血的自己。因为你没她们吃那么多苦,相对于她们,你就是冷血。这是她们的判断标准。




每个人都是以自己为坐标,判断别人的。




每个选择都很难,因为每个选择,都意味着放弃了一个需求。这就是小荷第二个困境:


  • 不同需求之间的冲突。



小荷既渴望被关心被体谅,又渴望轻松不那么累。





 · 06 · 




那么,小荷到底该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很多人的生活处境,都无数次面临这样的困境:




想要的不多,但就是现实不允许,自己没这个命。需要和现实有冲突。




想要的不多,仅有的几个也冲突,就是不能既轻松又有爱。




那能怎么办呢?




想要什么,就去努力下。能得到的就得到,得不到的就认命。不必羡慕谁谁家有,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




对小荷来说,妈妈和姐姐都应该给你关心,但你就是要错人了,此刻她们更喜欢吃苦而不是更喜欢关心你,她们更喜欢这个孩子而不是你,这你得认命。

这个孩子是第一位的,你是第二位的。

听起来有点悲哀,但其实这是一个好事情。因为人只有在丧失的时候,才有可能去找到一个终极方法 :




爱自己。




你是一个成年人了,有能力为自己的需要负责了。为什么还是那么需要别人的重视呢?




当没有的时候,你可以为自己做什么呢?




停一下,回头望望自己的生活,看看自己的内心。问问自己:




你还好吗?
你需要什么?
你在怎么应对内心的渴望?



-End-


*作者简介:丛非从,一个深邃、好玩的心理咨询师,长期在北上深开设“萨提亚自我成长工作坊”和“OH卡探索潜意识工作坊”,著有《自我成长的力量》、《原来,懂比爱更重要》、《找到意想不到的自己》等,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福利:如果你也想用心理学的知识觉察行为模式,帮助自己成长,帮助他人疗愈。扫描下方图片中的二维码开启你的心理学奇妙之旅。德瑞姆心理学院,陪你在助人自助的路上实现梦想!
WechatIMG66.jpeg